Jorge Jesus

Translation By: 
ANnYA lei
Photo: Branislav Simoncik. Styling:Jan Kralicek - for GQ Portugal magazine
「葡國教練,冠絕全球」
Jorge Jesus給人的印象不甚謙虛。可是由於José Mourinho在車路士所遇到的困境,以及Nuno Espiríto Santo剛被華倫西亞開除這兩件事,Jorge Jesus現在恐怕真的是最好的一位葡國教練
 
 
他並不會施行奇蹟,可是有時卻令人以為他會。葡萄牙足球教練Jorge Jesus ,經過多年效力里斯本與賓菲加後,現在正式加盟士砵亭。他現在是葡萄牙足球界的中心人物,也是歐洲足球的明日之星。
 
與 José Mourinho、Pep Guardiola 或者 Luis Henrique不同,Jorge Jesus 並不是一位受過很多教育的年輕教練。他用了很長時間才由小球會轉到葡國的頂尖球會裏。在開始執教賓菲加時,他已經54歲了。在賓菲加的六年時光裏,他贏了三次國家聯賽,並帶領球隊二次打進歐洲聯賽的決賽中。他把賓菲加失落多年的偉大成就帶了回來。而現在的他,就想把這份偉大成就帶給士砵亭。球季已經進行了一半,而士砵亭也登上了國家聯賽的首位,這是一件很多年都沒有發生過的事。
 
經常被傳媒描述為太過有競爭性,太過完美主義以及有點點自傲的Jorge Jesus,與《CLOSER》分享他的職業生涯、個人生活、對中國足球的看法以及更多更多。他也承認比起任何球會,他最有熱情的是足球,只有足球。
 
 
你如何看待名利?
我對名利處理得不錯,因為我把自己收藏在日常生活、工作以及私人空間之中。在士砵亭,我花了很多時間在阿爾科謝蒂學院,然後從那裏直接回家。如果不在家中,我都會經常和一小群朋友在一起享受午餐或晚餐。這就是我通常不會改變的生活方式。
 
你有沒有曾遭遇過甚麼困難?
困難大部分出現在人們對於我從賓菲加轉到士砵亭的情緒反應。那些15歲上下,還有那些更年輕的六、七、八歲、看着我一直在賓菲加的年青人和小孩,都跑過來問我:「為什麼你要轉去在士砵亭?」面對這樣的至情至性,我不知道怎麼回答。但是,我還是試着儘量回答...... 令我不解的是,有些孩子是哭着問我這個問題的。我不知道原來我轉會可以會令那些喜歡賓菲加和喜歡我的人產生這樣的情緒。
 
對於那些對你的評價,我想你也讀了很多,你大概都知道他們在說甚麼嗎?
不知道。無論是正面還是負面的評價,我都會躲到自己的世界中,不看它們。
 
如果有些評價已經不是針對你的專業,而是其他事情,例如你說話的方式的話,又怎樣呢?
我們都有愚昧的時候。但我知道我必須謹慎,並且還要變得越加謹慎。我只是不太在乎這些東西。我寧願注重自己作為一名教練的訓練,或者那些我知道如何去做的事宜,例如以我的新想法去發展各種設施。這才是讓我覺得舒服安全的東西。如果我不能說好一句英文......我之前沒有學習過英文,我也不知一個葡萄牙語教師啊!我是一個很真誠的人,沒有人提前告訴我要說甚麼,我只是把我心裏想的說出來,不論是好是壞。有一些事情我不應該講,不過無論如何,我現在正在改變。
 
你是一個迷信的人嗎?
所有運動員都是迷信的。作為一名球員,我想我也是。對於一些小東西,像總是穿同一條短褲或者打底褲踢球...... 作為一個教練,我並不迷信。我相信努力還有那些與我一起工作的人。
 
你覺得哪位球員是你訓練過最好的?
柏保路.艾馬
 
那又是誰讓你覺得很困難,像一個麻煩的孩子一樣?
他的個性非常強烈。我總是告訴他他需要改變,要做這個、做那個...... 他就是大衛.雷斯。
 
有沒有哪些球員是沒有得償所願、闖出名堂的呢
縱觀我的職業生涯,我認為有幾個球員缺少了一些運氣。我很希望幫助他們,可是卻幫不了多少。Yannick Djalo 是一個很棒的孩子。還有Kardec和Cesar Peixoto,我和他們三個關係都很好。他們都非常棒,只是運氣不夠,最終都沒有辦法得償所願,獲得更多的成就。?
 
你是以創造性聞名的。可以講一下你「塑造」的一個球員以及整個過程到底是怎樣的?
有三個方面:身體上、技術上和戰術上。如今,很多教練都嘗試我之前做過的事情,但這比要讓一個球員踢好自己的位置,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你必須能看出這個球員能否做到,而這一切都要從身體質素開始。從前鋒變成中場組織者,完完全全轉變,這個人就是Enzo Perez。這是最難的,因為你必須讓對方相信他們可以踢好這個位置。
 
你覺得教練會比球員更重要嗎?
你可以有11個優秀球員,但如果你沒有一個優秀的教練的話,你是不會贏得勝利的。因為11個球員只會以各自想法出發,而更重要的是教練可以在考慮球員個人質素的同時,讓整個團隊變得更有價值 。在我看來,一個成功的團隊有百分之六十都是來自教練的。
 
有沒有其他在葡萄牙超級足球聯賽的教練是你的朋友?
我更喜歡以相反的思維看東西:我認為我沒有敵人。我們每個星期都在競賽。大家都必須捍衛自己的球會,然而當我們這樣做時,大家都以為我們都是互相的敵人。這是不對的,我們只是對手而已。André Villas-Boas、Vítor Pereira等,在今天我們都是好朋友。但當我們都要捍衛自己的球隊時,我們都要以最有效的方法去達到這個目標。今天來說,我對Rui Vitória或者Lopetegui都沒有意見,只是他們都是其他球隊的教練,而我則需要捍衛自己的球會。
 
你之前提到的有些球員現在已經在國外效力了。有沒有哪一位你覺得是比較特殊的?
葡萄牙教練的職業生涯總是比較特別,因為我們本來就比其他人更優秀。這是在各個領域而言的,不僅僅在培訓:不論是組織外部訓練、製定比賽策略、戰術,在場邊的狀況以及如何看待正在進行的比賽等...... 毫無疑問,葡國教練,冠絕世界!
 
為甚麼你會有這個想法呢?
因為我們遇到的困難讓我們比別人做得更好。我們因為需要學習足球的不同事宜,使我們開拓了眼界。這是來自其他例如巴西等地方的教練沒有的。由於他們擁有世界上最好的球員,所以他們從來不會被逼着去完善訓練。而如今他們被超越了,他們可是比我們落後了20年的發展了。
 
對於你的職業生涯,你有甚麼預期?
我不清楚。教練這個職業是以天來衡量的。當被問到我有沒有去國外當教練的想法,其實真的沒有。要是有,也要是一個能讓我成為全國以及歐洲冠軍的機會。不過這只是我現在的想法。也許一兩年內,我又會有不同想法了。我必須考慮兩點:足球和錢。也許在幾年內我還是會選擇後者,去卡塔爾、沙特、中國這些國家,畢竟他們會支付的是其他人付不起的。
 
說到中國,你有關注亞洲足球嗎?
不多。因為有半島電視台的關係,我會看阿拉伯足球。 我也喜歡關注球員(他們可能有一天會對賺這麼多錢感到厭惡,然後會想要回到歐洲),但除此之外,由於我們沒有得到太多相關資料,所以我對東方的足球並沒有太多了解。
 
但現在士砵亭正在就於中國建立各類足球學校推出合作項目。你認為亞洲足球有令你們感興趣的方面?
的確是有。一般情況下,亞洲有速度快的球員,而在當今球壇來說已經是完成所有要求的一半了。而對於他們而言,戰術和技術是最艱鉅的問題,因為這與訓練有關。如果你沒有一個好的教練,你就不可能發展球隊。然後那些(人口)大國將開始培養高質素的教練,像中國正在這樣做。他們在小學裡發行足球相關書籍,也試圖把技術人員放在球會裏。幾年之內,他們將會舉辦一個世界錦標賽,並且已經在為它做準備了。要做到這一點,他們必須聘請外籍教練。這是培養優秀球員的方法。不過由於他們速度快,亞洲足球運動員的技術是可圈可點的。
 
讓我們談談士砵亭。和賓菲加相比,在士砵亭這個階段對於你來說是不是更容易一些?畢竟你在加入時已經是一名教練了。
兩邊的困難都是一樣的。因為當我剛到賓菲加的時候,球會好多年都沒有贏得任何賽事。士砵亭還算是贏過大賽,但賓菲加甚麼都沒有。為了贏得冠軍,只作為一個場地教練是遠遠不夠的。如今,要成為賓菲加、士砵亭或者波圖的主帥,你必須擁有超越訓練內容、非常全面的國際性知識,否則你將無法實現自己的目標。
 
你覺得士砵亭有成為冠軍的潛質嗎?
在目前來看,聯賽已進行了三分之一,士砵亭有的是技術,而且也贏得了「Supertaça」。要去發展出的,是一整套理念,以及我們已經微調的一套方法。現在已經到達一個精煉的階段,但還不能十分肯定。可是,我們也不是一隊可以肯定的球隊,還有很多事情需要去發展。
 
如果你可以選擇,你會繼續留在和賓菲加嗎?
我不知道......
 
你會如何面對與賓菲加的法律紛爭?
它改變了我看待事情的感受和熱情。這給了我更多的力量和動力來捍衛我的僱主士砵亭。我對每個人都是這樣的,不過在這種情況下我會更加有動力,因為他們不應該這樣對我。我不是在說離開賓啡加的事,而是在離開後發生的事情。一波波的謊言讓賓菲加的支持者都仇視我。我現在不管身體還是心靈都在士砵亭,正如我會全程投入到其他球會一樣。球會的名聲並不是我優先考慮的東西;那令我感動、熱愛和全身心投入的,其實是足球。是足球成就了我,足球讓我擁有比從事其他工作更美好的家庭生活。沒有任何球會比足球更重要。
 
 
 
GQ封面
 
Jorge Jesus很難稱得上是一個時尚的人,但他對自己頭髮的呵護卻是眾人皆知的。可是除此以外,他也不是一位像Pep Guardiola一樣身披華服的教練。雖然是這樣,葡萄牙版GQ依然邀請他做訪問、為他拍照,並把他放到封面上,然後加上「沒有人敢與Jesus鬥X」。該期雜誌最後亦取得空前成功。《CLOSER》希望在此特別感謝葡萄牙GQ,讓我們能用上他們幾張十分出色的Jorge Jesus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