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舟女神

英譯 English Translation Tanja Wessels 中譯 Chinese Translation ALICE kok
圖 Photos Eduardo Martins
於四年前成立,巴打聯體育會今年以全女班隊伍參加龍舟競賽
於南灣湖水上活動中心舉辦的龍舟競賽賽事展開速度飛快,剎那間一分鐘內比賽就結束了。從遠距離外觀看,60秒是很快的,甚至可能太快,但從這著名的中國傳統運動船上去經歷的話,時間的概念又是另一種感受了,卡德蓮娜·哥特申(Catarina Cortesao)如是說。她是巴打聯體育會的其中一員,雖然已經熟習了比賽的節奏,但卡德蓮娜形容初次下水時的感受,在南灣湖的鏡面中「一分鐘內充滿了張力和責任,我們總會想看看其他隊伍在什麼位置,但一定不可以分心。」
 
在預留給隊伍的寬闊的木制甲板上,巴打聯佔了自己的空間,其他競賽隊伍在他們周圍把船槳堆在地上,還有 彷彿無窮盡背包和布袋等層層堆疊。在這麼多的道具和物件中走動並不容易。在紅色的涼篷下,熱騰騰的氣氛混合了汗水和濕度加上稍微混亂的環境,一種凝重的感覺慢慢湧上心頭。
 
「去年更甚,」祖安娜·斯亞巴說。她也是巴打聯的隊友。
 
巴打聯的槳手們在準備熱身,之前有些等候的時間,這段時間對隊長祖安娜·卡來說正好是集合隊伍並安排運動員於第一輪比賽中的龍舟位置的合適時機,她強調「我要根據運動員的重量安排,並肯定她們都有機會出賽。」
 
卡德蓮娜·哥特申和祖安娜·斯亞巴解釋,最強壯的運動員不會被派往第一輪比賽,「這樣他們可以留力於第二輪比賽中全力以赴。」
 
這時候16名運動員最後聚集,喊出巴打聯的口號,之後12名隊友開始進入比賽區域,其中一名留守的隊友盧雯琪,說她「非常緊張又興奮」,看著她的隊友們前進到起點上,她一邊為她們打氣,一邊看著附近的大屏幕。
 
一個輪著一個,由鼓手到舵手,運動員各就各位,準備隨時大顯身手。在上船之前,隊長用槳把龍頭撒在龍舟上,這是划船比賽中眾多的儀式之一。
 
全部隊員登船,準備離開碼頭,這彷彿是一個對她們身負的光榮的考驗,於是她們用力把船划到起點上。從船隻進入到起點區域開始,「一切都會很快」,戴安娜·瑪莎達說,「當我們前往起點的時候我們已經在比賽的模式了」,她補充說。
 
從岸邊的板橋上看,我們可以分別出不同的隊伍和他們的位置,隊伍的名稱會被宣佈,船槳會被舉起並發出勝利的吶喊,「我們出發前必須全體連成一線,而且要檢查員過來確定我們全部排好了才能開始,但這因為有風和水的阻力所以其實十分困難。」戴安娜解釋道。
 
發動開始的槍鳴聲之前是一刻的沈靜,警號響起,在回音還未到達木甲板那邊之前,水已經向上提升,划船選手已經全力開發,緊張的氣氛被選手的脈搏帶動著。
 
回到碼頭上,運動員顯現了疲態,一個一個地離開船上,之後重復她們的口號:「我們開心嗎?我們性感嗎?巴打聯!巴打聯!巴打聯!」
 
「我們成功完成了賽事,沒有翻船或被取消資格,」安琪亞·拉姆說,這是她第一次的比賽。最後賽果顯示巴打聯以1分3秒的時間完成第一輪比賽,佔第四位,成功進入准決賽,於女子划船小型船比賽中爭取更高排名。
 
第二輪比賽開始之前全部隊員來個大合照,正好去年的教練夏哥也到場為她們打氣。今年比較特別,隊伍的訓練沒有教練。就在划船選手準備回到起點區域的時候,團隊的前經理人Simon Fat也來了,有六年的時間,他一直幫巴打聯做組織的工作,雖然今年他也有別的隊伍要照顧,但他的衣服上仍是寫著「巴打聯體育會」。讓運動員出發之前,他集合了隊員們給她們打氣,這麼多年來的連繫一直沒變,「放鬆,好好享受這場賽事,如果不小心殺了人也不用擔心,」他開玩笑說。
 
路德斯·嘉斯巴是團隊的鼓手,她認為她被邀請參與這個角色主要因為她「很輕」,這樣船頭才不會過重。坐在龍頭的旁邊,路德斯要在自己的節奏和隊友們划船的節奏中取得平衡,以讓她們保持協調。站在她的隊友前面,她用盡力氣地吶喊,為她們打氣,「在最後的訓練中我差點失聲了,」她笑著說。
 
在船的另一端,面對著路德斯而坐的,是Swing,她是舵手。她的位置讓她可以對齊所有划船員,並改正她們的位置,她會發出號領,如「集中」或「全體一致」。Swing說去年因為遠離了賽道所以被取消了資格,第一次當舵手的她只接受了兩個月的訓練,這讓她非常緊張,「今年我很緊張,我感到很大壓力,一定要把船保持直線。我要專注在一個點上,一個建築物或一點燈光,因為船兩邊的力量是不同的所以我要調整船身的平衡。」她解釋說。
 
於第二輪比賽,巴士聯完成了賽事,以2秒之差失落冠軍,得到了既難忘又意料之外的季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