麗影

首屆澳門國際電影節暨頒獎典禮讓一眾電影界 精英於上個月齊集澳門
首屆澳門國際電影節暨頒獎典禮讓一眾電影界精英於上個月齊集澳門
 
 
由澳門旅遊局及澳門影視製作文化協會共同主辦的第一屆澳門國際電影節暨頒獎典禮於剛過去的12月8至13日假澳門文化中心及澳門科學館舉行,帶來了多位知名電影導演及行業巨擘。
 
籌辦影展的目的,是以自由及促進交流的態度,推廣華語電影,以及來自東亞和世界各地的電影,將其各個面貌 – 作為娛樂及產業;作為藝術及展開對話的工具,一一展現出來。
來自世界各地的電影界名人均有出席這場盛事,當中包括影展大使、著名導演Clemens Klopfenstein、愛丁堡國際電影節總監Mark Adams及釜山國際電影節理事會執行長姜受延等。
 
其他來澳的還有美國導演、編劇及演員Tom McCarthy。他曾出演《非常外父揀女婿》及《各位觀眾晚安》等電影,也有在《警網》、《高校風雲》及《律政風雲》中亮相。McCarthy也有在《下一站,幸福》、《幸福來訪時》、《幸福雙贏》及《焦點追擊》的編劇工作上得到很好的評價。其中《焦點追擊》獲得奧斯卡最佳影片獎,也為McCarthy奪得了最佳原創劇本,亦被提名最佳導演。
 
另一位有出席IFFAM的著名導演是來自葡萄牙的Marco Martins。他最為人熟悉的作品是2005年的電影Alice。這電影於康城首映,並於雜誌《電影雙週》得到了最佳影片。他也執導了《How to Draw a Perfect Circle》及《Saint Jorge》,而後者更在IFFAM中奪得了最佳導演,電影的男主角Nuno Lopes也因為他在戲內失業拳手的角色得了最佳男主角。
 
 
 
TOM McCARTHY
文 Marco carvalho / 譯 João Pedro Lau
 
你是首屆澳門國際電影展的重要嘉賓。你覺得這裏是否真的需要更多電影節呢?
這是一條很好的問題...這裏真的有很多(電影節)!但我真的不知道是否會有足夠的一天,對不對?這些事情大概都是把不同文化及國家的人帶到一起,去討論一下我們喜愛的事-電影。每個地區都有他們自己可以提供的東西。我對於有像澳門這樣被認為是世界賭城的小城市引進一些像電影節這種有文化價值的東西而感到很興奮。這真的非常好。而能夠來到這世界的另一個角落去分享及討論電影,也是一件很好的事。
 
《焦點追擊》的成功有沒有出否你的意料?
我覺得每當你拍一部電影,你都希望把它拍到最好。至於《焦點追擊》,我覺得要把故事講好的難度非常高,所以有一定負任要把它拍好。用了兩年時間進行的調查和討論,當中的對象不單止有一眾記者,還有所有涉及的人,當然還有受害者......用了這麼多時間,我們的感覺是「我們想為他們做好這件事。我們希望用一個可以與觀眾聯繫的方法去說好這個故事。我有在澳門與參加影展的人談及這部電影,他們有對我講述這電影如何令他們動容,這為我而言其實很有趣,因為這顯然是一個充滿情緒的題目,一個涉及痛苦感受的事。但我們嘗試從當時記者的角度去看這事,這也其實比較公平。我們嘗試不要權衡太多。我們嘗試讓事實及各種資料自己呈現出來,而我覺得這在某程度上讓觀眾與一件平常可能不會接觸到的事產生連結。  這些案件能夠持續那麼久,某程度上是因為沒有人希望談論關於兒童被性侵的事。我們又有誰會希望討論性侵呢?這實在是一件很可怕的事,談起來都令人覺得恐怖。可是這份沉默、這份不對話卻正是讓這事發生的原因。我覺得我們作為講故事的人要以這種方式去處理這件事。
 
你第一次到訪澳門已經是二十年前的事。這次你受洪永時先生的邀請重遊故地。那我們會不會有機會看到一些有洪先生那間「十三第」酒店的作品?或者會不會看到Tom McCarthy在澳門拍攝呢?
沒有甚麼事情會比這讓我更加高興。你說得沒有錯,我與Stephen (洪永時)及Deborah是朋友,而我也很高興來到這裏。他們也對於這電影展、十三第及十三集團感到很興奮。能夠在這令人意想不到的酒店內遊了一圈,感覺十分之好。可以來到這裏,以及與這些人相處實在十分好。他們都是十分有創意和積極的人。Stephen是一位有創意得難以置信的人,可是他也知道每種生意都要經營得很好,與這種人交流實在很有趣。
 
 
 
MARCO MARTINS
文 Hélder beja & wendi song / 譯 wendi song
 
這次您的電影在第一屆澳門國際影展暨頒獎典禮上斬獲兩個大獎。請問您此時感想如何?
我們在做電影時,就沒想過拿獎的事情,我們只關心電影的觀眾受眾群。但的確,獎項也很重要,它會讓更多的觀眾和媒體都注意到這部電影。像這部與政治相關的電影,媒體關注會有很好的效果──因為他們會同時討論電影和電影的主題,這其實很重要。
 
《Saint George》其實是一部非常大膽的電影,內容是關於發生在葡萄牙的經濟危機,這是個特別而敏感的時刻。你是從何時決定開始做這個選題的呢?
當我開始寫Saint George這部片子的時候,周圍的人都跟我說拍一個關於當下正在發生事情的電影是很冒險的,因為我們不能有一個準確的觀點,幾年之後事情可能會發生變化,而你也可能會對其有不一樣的看法。我傾向同意他們的觀點。但是,這是我們歷史上近乎決定性的時刻,我們失去了很多社會福利,很多人失去了他們的工作,一切都在改變。我認為報紙上的新聞和電視總是在談論政治和數字,沒有人關注人民的感受和經濟危機的真實的一面。所以我覺得冒這個險。我之前從未拍過社會議題的電影,這部電影與我之前的作品有很大的不同。對我們這代人來說,這件事非比尋常,它看起來像是人人都同意我們向歐洲支付債務。
 
這部影片的主演 Nuno Lopes 拿下了最佳男主角獎,他之前在威尼斯影展上也同樣拿下了最佳男主角。你覺得他的表演有何特別之處,會如此打動人心?
我認為他在電影中的表演非常有特點。Nuno 是個情感充沛的演員,也是功力頗深的演員。他有著堅韌的個性,就像一個一直在出拳的拳擊手。他不光身體壯碩,內心也很堅韌。人們因此會被他的性格所吸引。
 
您會否考慮過來澳門拍電影呢?
我的電影,要麼是關於我所熟知的事物,要麼是關於我想進一步了解的事物。我更容易選擇那些自己熟悉的題材,所以我基本上都在葡萄牙拍攝。而紀錄片的話,我則更多在國外拍攝,日本,印度或者巴西。我將來一定也會來澳門拍攝。對於我們葡萄牙人而言,澳門充滿了魅力,它就像是一片丟失在歷史長河之中的時間,待你去探索要如何去處理這樣一個題材。而當你覺得一件事物充滿魅力之時,正是你以之為電影的時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