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海背後

Photos by Cheong Kam Ka
新加坡導演林毅煒嘗試透過一個小小鏡頭訴說另一個澳門故事

個(難得)有陽光的四月下午,導演林毅煒Thomas與他電影班底的成員全擠進一間本地酒吧之中。兩個柔光箱把本來長年暗陰的酒吧內部照得通明,乍看起來與普通電影拍攝現場無異。可是只要細心觀察,就會發現這裏少了一樣東西—在現場連一部專業攝影機都沒有。取而代之成為Thomas新電影《鏡海》唯一攝影器材的,是攝影師Santa Nakamura手上的一部iPhone。

Thomas解釋道:「選擇以iPhone拍攝的第一個原因是我覺得iPhone更加適合我們電影的風格。我喜歡iPhone拍出來的影像質感,很適合我們的故事。」

另外,Thomas覺得以iPhone拍攝這個決定十分配合與他拍攝團隊核心成員的性格。「我們喜歡通過選用最新的科技去推動我們的信念:拍攝電影不需要等到獲得財政支持、不要幻想自己要拍出一套大製作,而是用上身邊任何可以即使取得的資源,因為等待只會消耗一個人的熱誠,而我們想要保持的,正正是這份熱情。」

他相信以iPhone加上穩定器來取代專業拍攝工具的這股熱潮將要來臨,而他們則希望「領先這股潮流」。

而對於用iPhone拍攝十分有經驗的日本攝影師Santa而言,即使iPhone的鏡頭比較沒有傳統攝影機那麼敏感,但轉成iPhone的最大好處,在於它能給予拍攝者更高的靈活度。

Nakamura說:「例如當我以一部大攝影機拍攝時,很多時候都會被現場的設置所侷限。可是當我用iPhone拍攝時,我可以拍到些攝影機拍不到的角度,去到些攝影機去不到的地方。我可以探索新的拍攝角度以及自如地活動......我相信iPhone將會對發展出各種新拍攝方式有很大的幫助。」

第一次在澳門進行拍攝的他,十分喜歡澳門,因為這個城市在他眼中就像一個「大型電影場景」一樣。在一個城市中,能找到拉斯維加斯般的背景、十分「上鏡」的小巷,以及沿岸的景色,令Nakamura覺得這個城市實在「充滿感覺」。

《鏡海》是自《輪盤》後Thomas所拍的第二部澳門電影。對比他的上一次經驗,Thomas說這次不同的是有投資者十分喜愛他的《輪盤》,於是決定支持他這次開拍《鏡海》,讓他得到更多的資源。

「還有的是,經過這麼多年到訪澳門及在這裏居住的經驗,我對澳門的認識更勝從前。所以當我在洛杉磯寫《鏡海》的劇本時,我很容易就能想像到要在甚麼地點拍攝。」Thomas道。

為了把最好的拍攝效果送上大銀幕,Thomas從世界各地邀請一眾專業人士來組成這個《鏡海》的拍攝班底,其中還包括來自本地的澳洲籍演員Sally Victoria Benson及日本演員Kieko Suzuki。

Sally自小在澳門長大,她覺得能夠參與一齣自己城市的電影實在是一個令人非常愉快的經驗,因為她能夠與同事們分享她的獨家澳門知識。

這電影也給了她一個不同的拍攝經驗,讓她嘗試不同的表演手法。「我之前很少會在一個場景中花這麼多時間的。因為當我在內地拍攝時,工作時間表通常都排得很緊密,有時可能一天就要拍三十場戲。我們這部電影有大約一百場戲,但我們就有幾個星期去拍。這實在是很好的事,因為這樣就有更多時間讓表演者去探索及嘗試。」

對於擁有一班來自不同地方的同事,Sally則認為與不同背景的人一起工作,可以豐富拍攝經驗以及電影本身。「當然,有些時候(跟來自不同地方的人一起工作)會出現些問題,但直此目前為止,我們還沒有發現任何問題。我想當我們都有同一目標時,所有人都只會朝着這個目標一同前進。」

而對於Kieko,《鏡海》則是她的首個澳門拍攝經驗。她形容這個經驗「具挑戰性及令人興奮」。

「這裏與我從前的那些拍攝地點很不一樣。在這個城市那份中國與歐洲間的對比,使它非常有魅力。另外,澳門也反映着我們的電影,因為我們的團隊成員都是從世界各地來的。」

Kieko也大讚她的同事們那份專業精神,並特別提到Santa,說他對於光線有很好的觸覺。而Thomas也對此十分認同:「如果沒有攝影師的話,我對光線並不會那麼敏銳。所以當(Santa和我)一起工作時,我們所達到的比我在寫劇本時所想像的還要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