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道上下

Translation By: 
Stacey Qiao
11月,小城街頭再次喧囂。第65屆澳門格蘭披治大賽車和多項精彩活動將讓市民和遊客一飽眼福
今年11月15日至18日,小城街頭將再次迎來令人血液沸騰的賽車轟鳴聲。太陽城集團第六十五屆澳門格蘭披治大賽車將吸引全球最出色的四輪及兩輪賽車手,爭奪多項頂級賽事的冠軍,包括澳門格蘭披治三級方程式大賽-國際汽聯三級方程式世界盃、澳門GT盃-國際汽聯GT世界盃、澳門格蘭披治電單車大賽、澳門東望洋大賽和澳門房車盃。
 
澳門格蘭披治大賽車組織委員會亦將舉辦多項慶祝活動,鼓勵民眾參與。活動包括創意「65」賽車主題相片徵集活動及大賽車主題短片徵集活動。主辦單位會將優秀作品上載至「澳門格蘭披治大賽車」及「澳門體育盛事」網上社交平台,於10月份期間公開讓公眾點「讚」或投票,獲「讚」或投票最多的前十名作品,可獲得大賽車賽事期間集車區入場證、賽事門票以及精美紀念品。
 
11月3日至4日,在塔石廣場將舉行舉行「大賽車親子嘉年華」,活動以大賽車為主題,推出適合全家互動的遊戲。11月10日至11日的「第65屆澳門格蘭披治大賽車開幕禮暨車展」,則將於塔石廣場展示參加澳門GT盃--國際汽聯GT世界盃以及澳門格蘭披治電單車大賽的戰車,讓市民和遊客能近距離親睹多架戰車的風采。
 
11月11日將舉行「慶祝第65屆澳門格蘭披治大賽車-東望洋跑道歡樂跑」,賽事的起點及終點均設在澳門格蘭披治賽車大樓對出大賽車起步位置,環繞東望洋跑道一圈,讓參加者親身感受東望洋跑道的魅力。賽事全長約六點二公里,參加者需於一小時十五分鐘內完成賽事,完成賽事的參加者可獲得紀念獎牌及毛巾,而男、女子組各前十名跑手更可獲得獎盃一座。
 
 
 
 
 
奪冠記錄
 
文 Mark Phillips
譯 Stacey Qiao
 
 
儘管賽前的傾盆大雨令本已高難度的賽道更加兇險,英國車手侯夫(Rob Huff)依然在去年的澳門東望洋大賽中取得勝利,為其自2008年首奪桂冠以來,增添前所未有的第九個冠軍獎盃。他超越了澳門格蘭披治電單車大賽的電單車名宿、「八冠王」路達(Michael Rutter),成為澳門格蘭披治大賽車六十四年史上最出色的賽車手。
 
「澳門顯然是街頭賽道之冠,能在這裏贏得九次獎盃非常幸運,」侯夫在啟程前往中國參加國際汽聯世界房車盃(WTCR)2018賽季的最後幾場比賽之前,欣然接受了《澳門特寫》的採訪。
 
「澳門賽道很特別,還好我已經找到了別人不知道的一些賽道上的關鍵點。我對澳門很有感情,很高興能再次回來。」
 
今年,侯夫將與隊友賓拿利(Mehdi Bennani)一起重返澳門,駕駛新戰車Volkswagen Golf為Sebastion Loeb Racing 車隊比賽。這將是WTCR新規則在2018年生效後的第一場賽事。
 
「其實還是同樣的賽事,但近年來賽車不斷發展。」侯夫解釋道:「自從我2005年開始參加世界房車賽以來,我們已經歷經了四五種規格的賽車,今年可能是變化最大的一年。」
 
「現在沒有廠商車隊,只有十二支私人車隊,每隊兩輛車。其中一些車手可能代表汽車廠商,但沒有廠隊了。」他補充道。
 
新名稱WTCR反映了從TC1到TCR技術規例的轉換。與此同時,從世界錦標賽到世界杯的變化標誌著國際房車賽新時代的開端——希望更低成本的技術規定可以提振競爭者的興趣。
 
新的TCR賽車將取代舊的世界房車錦標賽TC1賽車,以確保更多品牌的參與。在2018年世界房車盃賽季中,共有七家車廠參賽,所有賽車均為前輪驅動,並由三百五十馬力的渦輪增壓發動機提供動力。
 
「去年的赛车是TC1规格的,配置有很强空氣動力學和地面效應的1.6升渦輪增壓器,很輕,有大量碳纖維,但運行成本非常高。」侯夫說:「今年我們換成了不同類型的賽車,成本要低很多,所以去年一輛賽車的預算今年足可支持兩輛賽車。」
 
現時世界房車錦標賽週末賽的另一個變化是,每個賽事由之前的兩場正賽增加到了三場。開賽當天會舉行一場排位賽和第一場正賽,最後一天將與傳統賽制保持一致:兩場正賽,其中第二場採用逆序發車。
 
談到自己的新車隊和新賽車,侯夫說:「Sebastion Loeb車隊在拉力賽車中非常有名,曾經九次獲得世界冠軍。我們代表Volkswagen出征的戰車 Golf也異常出色。Golf 通身都很結實,在潮濕環境中表現也十分優秀,尤其適合街頭賽道。」
 
他希望能在中國為本賽季取得良好收尾。此前,侯夫在幾站比賽中失利,還在6月葡萄牙站遭遇了大規模撞車。那一站時,他和隊友賓拿利以杆位出發,先後進入第一個彎道,但是兩車突然相撞,導致侯夫的戰車全毀,多輛賽車連環相撞,比賽陷入停滯狀態。
 
「本來,以桿位出發,在葡萄牙的週末賽應該很順利,結果變成了一場災難,」侯夫惋惜道:「這是一場可怕的撞車事故,我受傷了。但事故中有二十七輛車相撞,十一輛完全被摧毀,每個車手卻都能從車中走出來,也證明了賽車的安全係數。」
 
「在混凝土牆間打拼了十五年,撞車事故已經成了我工作的一部分,並沒有影響我的信心。你不能灰心喪氣,因為如果失去信心的話,回到賽道也沒意義了。」
 
這位英國車手對澳門格蘭披治大賽車信心十足。他希望,在東望洋賽道的比賽經驗能夠大有助益。
 
「賽車時,信心是關鍵,而澳門的賽道能讓你的信心立刻消失殆盡。必須要理解它,尊重它,知道所有的小顛簸,知道在哪裡可以加速,哪裡不能。」
 
「很多人來的時候信心十足,但第一場比賽就失事撞車,根本堅持不到週末。這條賽道可以成就你,也可以摧毀你。」
 
在東望洋賽道歷練多年,仍然有一個彎道讓這位經驗豐富的車手心驚肉跳。
 
「世界知名的文華東方彎應該是整段賽道中最可怕的地方。每次一靠近,我都要屏息凝神,」侯夫說:「接近的時候時速大約二百五十公里,然後下降到二百三十五公里左右。入口和出口兩邊都是混凝土牆,根本沒有犯錯誤的餘地。在彎道接下來的一公里都要保持這個速度,直到葡京彎。」
 
「即使已經贏得九場胜利,不拐出文華東方彎還是永遠不知道自己這次是對還是錯。澳門總是出人意料,無論是在賽道上還是賽道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