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生萬物

Translation By: 
João Pedro Lau
世界頂級大象專家Joyce Poole向《CLOSER》說明保護這種瀕危物種對於恢復及保持莫桑比克中部

莫桑比克中部的戈龍戈薩國家公園,曾是非洲大陸上野生生物密度最高的地區。可是經歷了長達十六年的內戰後,百分之九十五的大型哺乳類動物,例如大象、獅子、水牛、河馬及斑馬等,都由於士兵及饑餓人口為了象牙、皮草及肉食而被大量捕獵殆盡。為了一個大型野生動物恢復計劃,數名世上數一數二的科學家齊集於戈龍戈薩,並研究公園內的生物多樣性,以協調出一套策略去將之保護。

《CLOSER》在到訪現時保護區面積超過四千平方公里的戈龍戈薩國家公園時,於公園的科學研究中心與頂尖專家Joyce Poole會面。她邀請了我們與它一起走到非洲大地上,觀察大象的生活。同日的下午,我們與Poole及津巴布韋導遊Simba Munyambo會合,等待車輪載我們穿過金合歡樹林,尋找野生大象。

Poole告訴《CLOSER》她自1975起就開始研究大象,到現在已經四十個年頭。她在2011年來到了戈龍戈薩,並從那時起注到這裹的變化-大象愈來愈會走近讓訪客及遊客留宿的Chitengo營地。

 

大象:大草原的建築師

 

我們坐在一輛開篷的草原車上,看着Simba和Poole在地上找尋大象留下的痕跡,例如腳印及新鮮象糞。研究員解釋說這些都標示出大象正在附近。突然間,Simba把車子停下。原來有一隻15歲的雄性象正躲於離主要泥徑不遠的樹後,還有兩隻亦正在靠近。

Poole說:「那兩隻比較年輕的有點緊張。牠們都由於母親不在身邊而感到不安全。」她續說:「牠們都挺怕人的,所以有時牠們表達害怕的方式可能是逃走,也可能是攻擊人。當一隻大象進攻時,牠會做很多揚塵及拋擲的動作。」

戈龍戈薩內的大象都是野生的,所以牠們都不太習慣遊客的存在。由於人類經常都是以偷獵者的身份出現,所以大象對於汽車的反應很多時候都是逃走或擺出一個防禦的姿態,例如吼叫或者假裝要衝前進攻。Poole在這個莫桑比克公園的其中一個任務,就是使大象習慣遊客車輛的出現。

再往前走幾公里後,我們遇到一個象群。Poole解釋說大象有一個「非常錯綜複雜的方法去集體保護家族成員。牠們會彼此溝通,聚在一起,然後當牠們都聚到一群後,就會互相說話或者示意。牠們會根據這溝通來製定行動計劃,讓牠們逃走或者進攻。我們正嘗試了解牠們如何做出那些決定,以及到底大象間的訊號是甚麼。我們已經認出了起過200個姿勢及示意動作和它們的意思。」

對於Poole這位生於德國、長於肯尼亞的美國科學家,大象所扮演的「生態工程師及建築師」這個角色也十分重要。

「大象與河馬一樣都被我們稱為大草源的建築師。與我們(人類)一樣,牠們有能力改變整個生態系統。」

Poole解釋說大象不會邊坐下邊進食,牠們會不斷走動。

「牠們會把樹木撞倒,並讓那個區域重新生長,為其他生物提供棲息地。牠們也會打通樹林,製造出新的生長機會。」

因此,大象的消失對生態系統造成毀滅性的影響。這些大型哺乳類動物也有幫助散播種子。牠們通過進食,把種子帶到別處,再經糞便播送。因此牠們為畜牧業及遊客也是園景工程師,幫助本地經濟發展。

 

無牙之因

Poole現正研究戈龍戈薩國家公園的大象,識別牠們每一隻的年齡及性別、牠們所屬的家族及去向,用以更好地了解牠們及幫助保護工作的進行。她亦正觀察着莫桑比克十六年內戰所產生的餘波對大象的影響,找出這事件如何影響到象群的性別比例、年齡結構及缺乏獠牙的程度。

她說:「據估計,本地象曾經試過只剩下一百頭,所以有很大部份的大象其實都被殺了。因此,很多這裏的大象都是沒有獠牙的。大部份的雌性象都沒有獠牙。」

Poole解釋道,大象本身有一組與性別有關連的無牙基因,所以在大部份象群中都總會有沒有長出獠牙的大象。

雖然象群中沒有獠牙的大象「可能只是佔百分之二至四」,但隨着愈來愈多有獠牙的大象被殺,「這個比例就被影響到,因此我們就有這麼多無牙大象。」

在一些被偷獵得十分嚴重的動物群中,不長獠牙的動物所佔的比較會隨着偷獵而上升,最後可能在動物群中較老的一批會有高達百分之六十是沒有獠牙的。

「當這種動物群和沒有獠牙的雌性交配繁殖,你就會開始見到這無牙基因開始在群中傳播。那是會遺傳的,你可以在任何遭受到嚴重捕獵的動物群中觀察到這個現象,就好像在戈龍戈薩的情況。」

Poole相信這些大象能夠在戈龍戈薩存活的原因,在於牠們都沒有長出獠牙。

「最少牠們因為沒有獠牙而不被偷獵,變得安全一點。」

在2014年十月,從空中做的野生動物統計得出公園裏有535頭大象。

Poole指大象的數目現在會自然地增長。

在過去幾十年間,研究員的記錄顯示無牙的雄性及雌性象在象群中的比例。對於長獠牙大象那長達數十年的過度捕獵可能令到大象的獠牙變短,甚至完全消失。

偷獵、捕獵以及與人類的衝突是現在對大象的最大威脅。

Poole強調:「很多非洲國家都深受偷獵象牙之害。」

而另一方面,對於環境的壓力就更加大,所以「我們現在必須連一尺一吋也要爭取。」

 

一絲希望

 

雖然一群來自莫桑比克及世界各地的專家正在戈龍戈薩推行一套野生動物恢復計劃,而且大象的數目也慢慢地上升,但該國其他地方依然有偷獵的問題,令大象數目持續減少。

在2015年一個由莫桑比克政府與國際野生生物保護學會(WCS)合作舉行的普查結果顯示,莫桑比克大象數量在過去五年下降百分之四十八,從超過20,000頭減至約10,300頭。

而整個非洲大陸的大象數目更是在1979年及1989年間下跌一半,從1979年的一百三十萬減至1989年的625,000。自從2007年的非洲大象情況報告指出大象數量為472,000及690,000之間以來,2013年由「International Union for Conservation of Nature’s African Elephant Specialist Group」發表的最新資料顯示大象數量已繼續減少至401,650。

非洲大象已被列為瀕危物種,而國際間的象牙交易也於1989年起被「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CITES)」所禁止。可是利潤極為豐厚的非法市場卻填補了供應的空缺。而中國就是當今最大的象牙市場,香港則變成一個越來越重要的非法象牙交易中轉站。

在2015年9月,美國總統奧巴馬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就偷運野生生物達成共識。

一份由白宮發出的官方聲明指:「美國與中國致力實施幾乎全面的象牙出入口禁令,包括大力及適時阻止進口作為狩獵紀念品的象牙,以及大力地執行適時的措施去制止國內的象牙商業交易。」

這個共識被視為直至目前為止為遏止那鼓吹非法捕獵大象、對某些物種帶來威脅的象牙工業的最重要的一步。

在2015年12月,華盛頓郵報引述世界最有名的大象保育者及組織「Save the Elephants」的創始人Iain Douglas-Hamilton表示,他相信習主席對於本地象牙交易的誠諾「對壓低需求十分重要」。

雖然他說他對於中國及美國展現它們在這事上的領導地位而十分興奮,他依然說習近平盡快將此承諾放進法律之中「至為重要」。

香港也在反偷獵這個戰爭上踏上一步。據傳媒報導,在2016的施政報告中,特首梁振英承諾將採取措施完全禁止香港的象牙銷售。至於全面禁售將何時發生等細節,則依然未有公佈。梁振英說他們會「盡快完成」這事,取締本地交易,並希望此事能對其他市場產生影響。

 

戈龍戈薩:世上物種最多樣的公園

戈龍戈薩成立於1920年,起初是一個捕獵自然保育區,後來到了1960年轉變成為國家公園。戈龍戈薩曾經是包括John Wayne、Joan Crawford及Gregory Peck等荷里活巨星的出遊熱點。

在1976年﹐即莫桑比克成功從葡國獨立後,於該公園及鄰近的贊比西河三角洲進行了一個空中普查,結果顯示有六千頭大象及大約五百隻獅子,該數字是直至目前為止該地區獅子數量的最高紀錄。

在(1977至1992年的)內戰期間,百分之九十五的大型哺乳類動物,包括大象、獅子、水牛、河馬、以及豹和多種羚羊,都因為牠們的獠牙、皮毛及肉而被獵殺。

到了1994年,戰後第一次野生動物普查只能找到一百頭象、少於十隻獅子及只有幾百隻不同品種的羚羊,例如葦羚、非洲大羚羊及一少群斑馬。

在2004年,莫桑比克政府與由美國富豪及慈善家Greg Carr成立的美國的非牟利組織「Carr Foundation」開始在戈龍戈薩國家公園的管理工作上共同努力。在經過三年的試驗階段後,兩方在2008年開展了長達20年的伙伴關係,並啟動了由Greg Carr領導的「Gorongosa Restoration Project」。經過超過十年後,這位美國慈善家已經投資了過千萬元在公園的復修以及該區域附近社區的可持續發展之上。戈龍戈薩已經成功把不同物種重新引進當地生態中,並在戈龍戈薩山的雨林裏種植了超過三百萬棵樹、建立科學研究中心,以及為住在公園附近的社區提供衛生及教育支援。

Greg Carr也希望可以吸引更多旅客到公園那裏。「這不是因為這裏是一個令旅客覺得驚異的奇幻地方,更是因為他們的到臨及在那裏的活動能夠為莫桑比克中部帶來十分重要的經濟活動。

 

哈佛大學的研究教授及世界其中一位站得最前的生物多樣保育接持者Edward Osborne Wilson在2011年指出,「戈龍戈薩是世界上生態最多樣的公園」。戈龍戈薩國家公園的科學家們正編列出戈龍戈薩生態系統內的所有生命體。研究人員認為這是「一個對於恢復及維護這個獨特的保護區的關鍵」。

 

JOYCE POOLE

關注大象的保護與福祉

Joyce Poole是一個美國人,1956年生於德國,長於肯尼亞。她從19歲起就成了安波塞利大象研究計劃的成員,開始研究非洲大象。該研究計劃成為Poole於1979年在Smith College的榮譽學士的畢業論文、1982年劍橋大學博士論文及1984至1988年間普林斯頓大學博士後研究的主軸。她之後修讀了聲音傳意,並在1985年與另一位研究學者發現非洲大象是運用低於人類能聽到的聲音頻率來溝通。

在1980年後期,象牙交易繼續加劇,人們於是把焦點集中在大象保育上。從1990至1994年,Poole領導了「Elephant Program of Kenya Wildlife Service」,負責肯尼亞的大象保育及管理。自此之後,她回到了安波塞利計劃,繼續研究大象的溝通。她之後在2000年與她的丈夫Petter Granli成立了一個專門以研究及分享知識來保護大象及為大象爭取福祉的非牟利團體「Elephant Voices」。在2011年,Poole被邀請到戈龍戈薩國家公園評估大象數目,並且開展一個讓戈龍戈薩的大象熟悉遊客車輛的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