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中巴

Translation By: 
Melanie Ma
巴西其中一位最傑出的當代藝術家 Adriana Varejão 近日帶來了她在香港的首個個人展覽
巴西其中一位最傑出的當代藝術家 Adriana Varejão 近日帶來了她在香港的首個個人展覽
 
 
在這位巴西藝術家 Adriana Varejão 的作品中處處可以看到來自中華文化影響的痕跡。「這是我在作品中想要呈現的一種關係,創作出一個帶着巴西特色的中國。」她解釋道。 Varejão 對中國的興趣最初來自巴西的巴洛克建築,特別是位於十八世紀的採金聖地米納斯吉拉斯、由António Francisco Lisboa 所設計的華麗教堂「Aleijadinho」。
 
巴西的巴洛克建築受到中國的重大影響。Varejão也好奇「到底這些圖像是怎樣從遙遠的中國來到巴西」以及「這些分別位於四個不同洲的前葡萄牙殖民地如何做到文化交流。巴西可以成為一個多元文化的國家有一部份也是歸因於此。」
 
澳門對 Varejão 來說是「一個想像的國度,是巴西通往中國的橋樑」。而引起她對這個小城的興趣則來自一趟到里斯本的旅程,旅程當中她遇到一本1991年澳門文化局出版、由Manuel Vincente、Manuel Graça Dias 與 Helena Resende 合著的「Macau Glória: a Glória do Vulgar」。
 
後來她又在 2001 年於倫敦的 Victoria Miro Gallery 的一個展覽「A Muralha de Macau」中再次遇上這個從未踏足的地方。
 
在1992年Varejão在作品「Passagem de Macau a Vila Rica」中作出了對這個小城的暗喻,把澳門與米納斯吉拉斯的省會 Vila Rica 這兩個完全不同卻又同樣是殖民地的城市在創傷與各種不完美的元素中融為一體。這些創傷與鮮血都是帶着暴力與剝削意味的,卻又同時代表「情色、豐饒、出生、成長與巴洛克式話劇的。」她說道。
 
直到現在,對 Varejão 來說澳門依然是她作品中那個想像中的地方,那塊她從未踏足的土地。然而到訪澳門並不列在她這次香港的行程之中,不列入這個由2012年便開展就葡萄牙的影響的記錄項目旅程當中。
 
- 為歷史著色 -
 
Adriana Varejão 在1964年生於巴西的里約熱內盧,並在1988年舉辦了她的首個個展。她在1993年開展了她的亞洲探索之旅,走上了一段為時三個月在桂林、上海和北京的旅程。在這個旅程 Varejão 帶回了一幅中國國畫、一本宋代的書、一些關於宋代瓷器的書籍和一塊帶着龜裂痕跡的彩繪瓷器片。
 
「當時我的作品仍然是充滿巴洛克和物質性的。但那時候我對宋代的陶瓷可以說是一見鍾情,因為那塊瓷磚上面並沒有任何裝飾或圖案,整片只有龜裂痕,那只是一個外型、一個表面和顏色。」她回憶道。
 
那些中國瓷器的出現便是中國元素開始主導 Varejão 的作品的時刻。
 
Varejão 的作品同時亦受到來自葡萄牙的陶瓷影響。
 
「葡萄牙在十七世紀曾經有很濃厚的瓷磚傳統而在巴西我們處處都可以看得到。我亦讀過很多關於伊斯蘭教、荷蘭與葡萄牙製陶業的書籍。」她分享道。
 
Varejão 的瓷磚裝置是被譽為「似內臟般的」或灑上鮮血的瓷磚牆,更是對殖民時期的暴力與奴隸制度的視像隱喻。
 
香港的展出是這個系列巡演的第八站。部份作品更已到訪過世界各地,甚至在一些聞名遐邇的博物館中展出,如倫敦泰特美術館和紐約古根漢博物館。
Varejão 在她的作品中完美揉合了情色元素、宗教藝術符號、中國瓷器、對動物與奢靡人類的仔細描圖和來自十七世紀對異國印象原畫。並因Varejão對Guignard 作品中所模擬東方特色的景致的喜愛,因此她的作品中的景致也大多有着東方背景。
 
「這些景致都是一整個結構,你不能畫你所見的、你可以畫你來自的地方抑或是你的傳統文化,但不能是一個存在的景致。你怎麼去表達一個景致是一個十分藝術的事情。」她解釋道。
 
被問到這是不是她尋找她的文化之根的過程時,她回答:「通常我們所認識的歷史都是我們在課堂上學到的。特別是在巴西,我們有一個十分以歐洲作主視角的歷史課。我會以一個外來人的角度看待歷史,我喜歡不同版本的歷史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