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電影之筵

Translation By: 
Stacey Qiao
來自世界各地的精選獨立 電影亮相平遙國際電影展
影展的場地絕佳。曾經廢棄的柴油機工廠園區蛻變成為工業風十足的「電影宮」,成了年輕的平遙國際電影展的舉辦地。
 
園區內的建築群被改造成了露天舞台、電影院、展覽廳、辦公室和咖啡館,飾以色調沉鬱的電影海報和巨大的戶外屏幕。長長的紅毯一直延伸到500座多功能電影廳的樓梯上,留下了一些最受喜愛的中國藝人的足跡——楊冪,姚晨,馬伊琍,尚雯婕等。
 
在令人愉悅的秋日陽光下,藝術電影愛好者們熱烈討論著蘇聯新浪潮電影,不時喝一口手中售價35元人民幣的拿鐵咖啡。園區外,是已有2700年歷史的平遙大道。塵土飛揚的大道上密佈著眾多遊客喜愛的餐廳,攤檔和別緻旅館。大道旁迷宮般狹窄的小巷,仍然可以讓人瞥見幽居一隅的小城生活。
 
平遙國際電影展創辦於2017年,是中國最著名的獨立電影製片人賈樟柯和電影節老將馬可·穆勒(Marco Muller)的心血結晶。兩人選擇了平遙——位於煤炭大省山西省的內陸古城——作為電影展的主辦地,因為賈樟柯是山西人,一直希望重塑家鄉的文化景觀。
 
在距平遙一小時車程的故鄉汾陽,賈樟柯已經建立了賈樟柯藝術中心,在那裏組織學生的電影展映。未來幾年,他還打算創辦一所電影學院。
 
然而賈樟柯最看重的還是平遙國際電影展。這是一年一度的「精品」電影展,得到了當地政府的支持,致力於在中國介紹、展示和推廣「世界各地新鮮的、有衝勁的、有張力的電影」。
 
第二屆平遙國際電影展於10月11日開幕,當天舉行了紅毯慶祝活動和開幕影片《半邊天》的放映。五位女導演Daniela Thomas,Elizaveta Stishova,Ashwiny Iyer Tiwari,劉雨霖和Sara Blecher以「當代女性情感與社會」為主題進行創作,講述了不同女性的故事。
 
平遙國際電影展的目標是成為觀眾和電影製作人自由交流想法的平台,以及在國內發行入選電影的跳板——無論是在影院還是在 視頻點播平台——這一點從節目編排中顯而易見。
 
為期一周的活動將55部入選影片(包括常駐澳門的葡萄牙導演范思澳的新作《帝皇飯店》)分為以下幾類:臥虎(全球範圍內新導演的處女作或第二部電影);藏龍(世界各地最新趋势、集合最新元素的优秀类型片);影展之最(从年度主要的国际电影节中精选出优秀影片,在平遥国际电影展进行亚洲首映或者中国首映);華語新生代(关注华语新人,放映华语新导演的新锐作品);回顧/致敬(重新發現經典);以及特別放映(與平遙國際電影展有特殊關聯的電影)。
此外,每天還有論壇、研討會、慶祝活動、派對,還有各類獎項頒發,致力於支持新一代電影人,並將他們介紹給中國越來越多的年輕電影愛好者。
 
在獨立電影中,《空間》(塞爾維亞)、《眾人驚異之人》(俄羅斯)、《幻土》(新加坡)、《小家虎》(俄羅斯)和《索妮》(印度)是以藝術電影的形式吸引主流關注的作品。《寶貝兒》,一部細緻入微研究中國獨生子女政策後果的的影片,由中國一線明星楊冪主演,是導演劉傑的公檢法主題三部曲之一。
 
此次影展還為山西本地的電影製作提供了一個窗口,例如由楊瑾執導的《巡警寶音》:在內蒙古小鎮的片警寶音幫助下,卓拉找到了失散多年的父親,南方姑娘李紅也適應了牧區生活,然而李紅不幸喪命,寶音踏上了追凶之路。
 
影展藝術總監馬可·穆勒曾擔任洛迦諾、威尼斯、羅馬和北京電影節的負責人,也參與了2016年第一屆澳門國際影展暨頒獎典禮的籌備活動。他承認,在一個力圖實現各種形式媒體主導的國家,藝術電影的發展機會也在增多。
 
「它可能永遠都是一個小眾市場,」他承認。 「但是考慮到中國龐大的人口基數和各個省級電影學院的興起,我們應該能夠覆蓋超過五千萬人。即使在全球範圍內,這個規模也足以成為藝術電影的最大觀眾群。」
 
「大多數公眾看到的電影都是大公司的大製作。而儘管有商業化背景,我們仍然希望平遙國際電影展成為獨立電影的平台。這樣,觀眾可以關注到最具活力的電影製作,」他補充道。
 
在培養新的電影愛好者以外,賈樟柯的願景是拓展到整個電影生態系統,用他自己的話來說,「形成完整的閉環」。這位堅韌不拔的現實主義者正在變身為電影大亨。他喜歡抽粗粗的雪茄,並開始嘗試多樣化發展。除了長期運營的獨立製作公司西河星匯影業,他還新成立了暖流文化集團,獲得了招商銀行和網路巨頭騰訊的投資,意欲探索「電影相關的生活方式」。考慮到這樣的蛻變,在平遙國際電影展上看到豪車、中國白酒和約會APP的廣告與藝術電影共享屏幕,也就不那麽令人驚訝了。
 
雖然平遙放映的每一部電影都處在「山西和平遙相關政府部門的指導下」(據《中國日報》報導),但影展還是創造了大量機會,讓觀眾可以一窺超出國家機關通常限制的影片。例如,突尼斯導演Mohamed Ben Attia的《親愛的兒子》細緻描畫了在後阿拉伯之春時代的突尼斯,一對關係破裂的父子,敘事方式微妙而優雅。中國導演白雪的《過春天》獲得了平遙國際電影展最佳電影獎和最佳女演員獎。影片中,一個双城生活的女孩冒著失去一切的風險,踏上了去另外一個地方的冒險旅程。
 
至少在過去十年,賈樟柯對妥協這個詞已經非常熟悉了。
 
「人們總認為與當局打交道是妥協,」他曾說過。 「我不那麽認為。妥協與否,必須看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