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原獵奇

joao Pedro Lau
被稱為「非洲最後依甸園」的奧卡萬戈三角洲

被稱為「非洲最後依甸園」的奧卡萬戈三角洲,於2014年成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名錄上的第一千項遺產。這個奇妙的生態系統中,充滿着野生物種,是動物愛好者以及冒險人士的樂園,而且也為那些到訪這裏的人帶來一個足以改變生命的旅程

安坐於遨翔天際的飛機向陸地探頭觀望時,覺得降落的跑道就如在一片綠色汪洋中的沙痕,而大象及長頸鹿也在多條類似的跑道之間遊走。不覺之間,飛機已然安全着陸。但這並不是航班的終點站,因為這架12座西斯納飛機的是次降落,只是為了讓更多乘客上機,然後把所有人送到真正的終點:溫布拉營地。

一輛吉普車,一條小樓梯,還有在地上一個充滿朝氣的團隊,足以把所有行季放入機艙,並讓所有旅客都安坐機上,扣好安全帶,在短時間內讓一切就緒。Nancy與Marion這兩位來自紐約的人客,正前往奧卡萬戈三角洲裏其中一個最奢華的營地。這旅程既是要慶祝她們26年的友情,更是慶祝她們的90大壽,真可謂「這趟旅行若算開心,亦是無負這一生」。

雖然飛到我們的營地只需短短15分鐘,但途中的美景,那些在碧綠中一條條如靈蛇竄動於草間的小川,真是讓人目不暇給。在客機停穩的那一瞬間,我們都立即跑出機艙,呼吸溫布拉營地這博茨瓦納其中一個最高級野生動物觀賞區的氣息。

溫布拉營地由兩個分開的衛星營地共有14間房間組成。營內有眺望奧卡萬戈三角洲的休息區域及用餐區,觀景台向氾濫平原伸延,讓人可以在晚間於營火旁觀星。

這個動物觀賞區把一份樸實的優雅與舒適感合二為一。房中的四柱特大床與室內淋浴間一樣大得像可以在上面分出不同的地區一般。一個私人小泳池以及室外淋浴間讓我們能夠不間斷地看着氾濫平原上河馬的一舉一動。作為一間生態旅遊公司,Wilderness Safaris把保育放在首位。最直接的例子是,由於該公司認為肥皂通常都會用到棕櫚油,所以他們通常比較偏好梘液。

每間客房其實都沒有真正的牆壁,純粹以防蚊網來分隔室內外,使得野外壯麗的景色可以時時出現在住客眼前。

溫布拉營地位於奧卡萬戈三角洲的北部,並分享着面積達9萬公頃的租借地Kwedi Concession。被當地人稱為melapo的草地包圍着營地,而且有不同的稙被,從氾濫平原到茂密的可樂豆木林都包括其中。裏面的沼澤及島嶼棲息區有各樣的大小島嶼及永久水道,是由當地夏季的雨水及冬季時奧卡萬戈三角洲氾濫的洪水形成的。

我們到訪當地的時候是雨季,由於植物生長得茂盛,令到觀察動物變得困難,而且又多雨,所以一般來說這是一個淡季。可是我們卻見盡了所有動物,而且牠們都十分肥壯健康,並帶着一隻隻他們的迷你版下一代,簡直是意外收穫。

每天的行程很早就開始。是.很.早。因為你在這裏將會跟着自然界的節奏行事。在早上5時30分,營地工作人員就會叫醒你,然後你在6時就會享用一頓豐富早餐。半小時之後,你就要拿穩相機,在吉普車上飛馳,享受着自己的頭髮被風吹起的感覺,跟隨着昨夜間各種野生生物的足跡前進。

我們那舉子如占士邦的嚮導Ike把日程編得十分緊湊,他亦喜歡早早開始一天。在動物觀賞區中,你與嚮導的關係將會非常密切,畢竟你會與他一整天待在一起,經歷着每個扣人心弦的時刻,又要依靠他在你於一座白蟻丘後小解時為你留意安危。

博茨瓦納是一個獨特的動物觀賞地點,因為這裏價格高而遊客數量就低。旅遊為當地社區帶來龐大的財政收入,而租借地的租戶就需要向他們繳交頗高的租金。該國良好的安全紀錄及政府對於保育的決心(這是唯一一個採取shoot-to-kill「一遇即殺」反偷獵政策的國家)也造就該國成為非洲最昂貴動物觀賞地點。

在溫布拉,客人每天可以選擇兩種活動,分別是「遊車河」或者水上活動,例如坐mokoro或者其他小船出遊,兩種都會給你一份難忘的體驗。在我們乘車出遊期間,我們看到非洲大陸上那些最偉然和最有趣的動物,從長有天線般尾巴、四處奔走的「草原小混混」疣豬,到一邊咀嚼葉子、一邊不害羞地直視着你的溫馴長頸鹿,還有呱噪而又像跟蹤者一樣的河馬,牠們在水中潛行,只留着耳朵及眼睛在水面,一直死盯着你,彷彿提醒你牠們是原野中最危險動物。

我們跟隨着「二五仔松鼠」(無錯,這些松鼠是最大型的預警天線,負責在獵食者來臨時通風報訊)的聲音,找到了一隻在叢林中的獵豹,然後跟着牠走過長得高高的草叢中,最後消失在我們的眼前。

我們跟隨着一些痕跡,找到四隻四腳朝天、正在溫暖陽光中睡覺的公獅。牠們的手腳交叉着,整個情境讓這些兇猛的大貓變得十分溫馴可愛。

我們見到每一種能見的羚羊,從高角羚到轉角牛羚,還有五彩七色的小鳥圍着我們的吉普車,而老鷹則在附近的枝頭上尋找牠的下個受害者。我們看到一頭土狼媽媽,並目擊牠們被指有墮落惡靈附身的原因。我們寸步不移(或說穩坐車上,屏息靜氣),看着雌性大象在以搖動耳朵和假裝衝擊來試探我們。我們看着一隻腿上有被獅子攻擊而留下深深傷痕的母斑馬照顧着自己的孩子,同時又要跟上整個斑馬群。我們也觀察到一群狒狒在幹出不同的壞事。

在我們留在營的最後一天,我們中了在動物觀賞區中的頭獎,因為Ike聽到了遠處野犬的聲音。牠們是世上最瀕危的動物之一,很少被看到,於是我們就全速搜尋聲音的來源。野犬是最令人好奇的生物,身披棕、黑、白色毛皮,頭上長着像米奇老鼠那雙大耳,後面拖着大大片白色毛尾巴,就如把幾種你喜愛的物種拼貼在一起。

在我們接近那聲音時,我們看到野犬們在高高的草叢跳動着,準備進入捕獵狀態。我的心跳在看到目睹牠們獵殺的那一瞬間開始加速。當我們到達捕獵現場時,我看到其中一隻野犬的口中咬着半隻小高角羚羊。牠們只花了半秒就把獵物撕開一半。就這樣,這毛茸茸的狗兒就變成捕獵者,而生命的循環就在我們面前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