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陷囹圄的童话囚徒

从Melania Trump的拍照视角谈起

 

为什么第一夫人没有露面履行职责?为什么?
 
我是如此的执着于这个疑问,因此我去翻阅了Melania的推特历史记录。我注意到在2012年6月3日至2015年6月11日这三年期间,她曾经发布了470张自己拍摄的照片。我仔细看了这些照片,他们像是某个工作的一部分。
 
 
每个人都有自己拍摄世界的方式,无论我们是否认为摄影师。我们所选择拍摄的方式及如何去构思主题总是会泄露一点我们观察世界的方式。对于像Melania这样的人而言,训练有素的防范媒体,她所上传的推特照片无疑提供了另外一种接近真实的她的角度。她的防卫是如此的严密以至于其他的无论采访还是公开露面都无从接近。
 
那真实的她究竟如何?她是那个没有长发没有王子救赎的长发公主,被锁在自己的意志的塔楼里,欣然自得的重复着对于自己的囚禁。
 
为什么没有搬去白宫?我们来分析看看。
 
那三年里,Melania仅仅上传了一张她与Trump的合照。他占据照片的大部分;而她的脸则处于阴影的边缘。这既是张自拍也是一种消除,是对于她在他们世界中地位的一种描述。
 
 
Melania上传了五张Trump和他们儿子的合影。每张都是从两人后面拍摄,有时候就是从后排座位上拍的。男士在前,女士在后,正如我们在总统就职典礼当日所看到的那样,这是她的规范。她总是处在背景里。
 
 
如果说Melania是从后面看她的家庭的话,那么她则是从上面俯视其余的世界。她上传了74幅从她位于特朗普大厦的家里望出去的风景照。她很多时间都在家里,或者对于一个拥有十亿美元和私人飞机的人来说在家的时间太多,总之,足矣拍摄很多同样角度的照片,一遍又一遍,在一天的不同时刻和不同的天气里,有点无聊。
 
 
那些特朗普大厦视角的照片们有一个令人注目的相同之处。她从不改变风景的构图,这些照片没有任何个人的印记。时光流转,她拍下照片,如是而已。这样做有一种安静、一种安全。地球围绕太阳转动,而摄影者停留原地,日复一日的处于完全相同的位置。
 
我们在拍摄照片时的确总倾向于重复自己的构图。但是,有鉴于我们现在知道这些照片是由这位应该履行第一夫人职责的女士所拍摄的,而这位女士正在起诉《每日邮报》指称其涉色情陪护,这位宁可令政府一年花费五千万美元来负责其安保也拒绝离开其住所的女士,这些照片呈现了更黑暗的角度。这些照片就像是一个隐士对于四季变化所做的记录。任由世界在其眼前坍塌——她哪里都不会去。
 
她至今仍在那里,俯视我等芸芸众生,从她位于特朗普大厦的家里,像一个女王一样。
 
 
这些照片提出了另外一个问题:如果一个人花费其大部分时间仅仅是俯视其他人,这样是否体现了她所谓的优越性?
 
Melania还上传了57张从车里面拍摄的照片。我一度假设她曾上传了15张从中央公园步行的照片,如果真是在公园里面,这意味着她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出去散一散步。但并非如此。如果仔细观察,你会看到树枝因为汽车的移动而变得模糊,雨点并非掉落而是留在窗户上,阳光是被折射的。她是坐着车去公园散心的。她是不是会出去,或许偶尔?并不,至少从上传的照片看不出来。她也会去华盛顿和巴塞罗那,但是她同样是从汽车里看那些地方。
 
 
她去的地方是全球炙手可热的玛尔拉格超豪华俱乐部,或是从昂贵的包厢里或第一排的座位上欣赏那些文化活动。
 
关于这点,额外提及一下,就是寄居蟹,也是她所上传的照片中除了玛尔拉格里面竞跑的赛马之外她唯一照过的动物。一种只居住在自己壳内的生物。她必定有所感触,不是吗?
 
 
从公开的特朗普的家庭照片里我们都看到过那些镀金的怪兽(枝形吊灯,骑在狮子身上的悲伤的男孩,金色的柱子),但是Melania的眼里看到了不同的角度。她以奇怪的倾斜的角度拍摄她所居住的房子。这就会产生一个奇怪的效果,尤其是当半透明的物品、椅子及天花板都是如此的金色。就像是一个被俘虏在食人魔童话故事中的一个害怕的捂住双眼的小女孩从指缝中偷偷去看这座城堡。
 
 
我认为拍摄这些组合奇怪的照片的真实的原因,其实是她想更新自己的状态给追随者们看,这是她想表述自己很享受这个在家里的晚上的一种方式,但是,考虑到会泄露室内的装饰,她选择了这些奇怪的角度来混淆公众视野。
 
她的自拍也是如此。
 
自拍,2014-2015。
 
她极少上传整张脸庞的照片。如果有整脸的照片她就会过度编辑以至整个轮廓模糊。这里她的鼻子已经只能看到两个鼻孔了。
 
 
自拍,2015
 
在能看清她的整张脸而没有过度编辑的照片里,她带着遮挡物。有时候是太阳眼镜,有时候是帽子。
 
 
自拍,2014-2015.
 
而在那些她既轮廓清晰又没有遮挡物的照片里,她将自己弄得不太好看。多么有趣的悖论!她之前做过模特,是公众人物,“一个非常著名的知名人士”,一个在公众曝光的女性,而她只会愿意分享这种令自己看起来像是可分解的部位的照片。
 
她想藏起来,换句话说,即使是在她展示自己的时候。
 
在Melania所有拍摄的照片中她拍得自己的儿子是尤其特别。她总是模糊他的脸,正如模糊她自己的一样,像保护自己一样去保护他。你永远看不出来照片里的人物是他。
 
Barron, 2012–2014
 
Melania的关于Barron的照片构图似乎镜头都在上面。他总是身处广袤的地平线、海洋、棒球或高尔球场的中心。他总是面朝其他方向,不看相机,不仅在直视前方,也在一直向前看,似乎看向未来。
 
这些照片里没有被动。Barron就是那个演员。他在运动,在走路,在摇摆,在看。他没有受到Melania对于自身限制的限制。他不站在任何人后面,没有障碍,没有玻璃。在照片的世界里,她为他创造的那个世界远远大过她自己的。
 
 
Melania只上传过一张她和Barron的合照。这也是仅有的她发布了他正面的一张照片,但是照片里她以同样掩护自己的方式掩护了他,男孩带上了滑雪护目镜。
 
Melania在纽约逗留的公开原因是她想让Barron完成学年学习。她不想改变孩子的生活。这有点荒谬,她其实应该在支持丈夫竞选总统之前就考虑到这一点。
 
Melania希望Barron的世界大过于自己。他拥有着一个与她完全不同的、更大的、更广阔的、更有可能的空间。於Melania而言,保护就意味着隐藏。
 
Melania最后一张上传于推特的照片是2015年6月11日的星期四,是她的丈夫宣布参选总统的前五日。那是一张旧照片,拍得是沙滩上的时年六岁的Barron,他正在俯视着地面,向背景里面的一个沙子堆成的城堡挥手道别。
 
 
 
那一日,Melania当然知道,竞选活动要来了。回溯起她的选择,这个周四的帖子似乎是个预言:这是对于她金色塔楼的告别,是家庭的注定坍塌。而对于着一日她仍作徘徊停留,在那座金色塔楼里,待到不能再待为止。
 
所以,为什么不搬去白宫呢?
 
她在躲藏。她是如此的想要藏起来以至于她不管不顾其他的一切。不在乎她的国家,不在乎她看起来有多糟糕,不在乎花了我们多少钱。她并不因此羞愧,因为於她而言,躲藏并不羞耻。那里才是安全的。
 
她藏在眼镜后面,躲在车里,在她的房子里,在私人飞机里,在私人度假村里。她甚至没有走出车去看风景或在公园里散步。她从不出现在公开场所里,哪怕是一秒钟。
 
Melania Trump是最不适合为美利坚合众国进行公共服务的女性。我们不期待从她那里得到任何东西。她居住在一个暗黑的童话故事里,而童话故事里的那些被困在塔楼里的女人从不拯救他人,只拯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