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陷囹圄的童话囚徒

从Melania Trump的拍照视角谈起

為什麽第一夫人沒有露面履行職責?為什麽?

 
我是如此的執著於這個疑問,因此我去翻閱了Melania的推特歷史記錄。我註意到在2012年6月3日至2015年6月11日這三年期間,她曾經發布了470張自己拍攝的照片。我仔細看了這些照片,他們像是某個工作的一部分。
 
 
每個人都有自己拍攝世界的方式,無論我們是否認為攝影師。我們所選擇拍攝的方式及如何去構思主題總是會泄露一點我們觀察世界的方式。對於像Melania這樣的人而言,訓練有素的防範媒體,她所上傳的推特照片無疑提供了另外一種接近真實的她的角度。她的防衛是如此的嚴密以至於其他的無論采訪還是公開露面都無從接近。
 
那真實的她究竟如何?她是那個沒有長發沒有王子救贖的長發公主,被鎖在自己的意志的塔樓裏,欣然自得的重覆著對於自己的囚禁。
 
為什麽沒有搬去白宮?我們來分析看看。
 
那三年裏,Melania僅僅上傳了一張她與Trump的合照。他占據照片的大部分;而她的臉則處於陰影的邊緣。這既是張自拍也是一種消除,是對於她在他們世界中地位的一種描述。
 
Melania上傳了五張Trump和他們兒子的合影。每張都是從兩人後面拍攝,有時候就是從後排座位上拍的。男士在前,女士在後,正如我們在總統就職典禮當日所看到的那樣,這是她的規範。她總是處在背景裏。
 
 
如果說Melania是從後面看她的家庭的話,那麽她則是從上面俯視其余的世界。她上傳了74幅從她位於特朗普大廈的家裏望出去的風景照。她很多時間都在家裏,或者對於一個擁有十億美元和私人飛機的人來說在家的時間太多,總之,足矣拍攝很多同樣角度的照片,一遍又一遍,在一天的不同時刻和不同的天氣裏,有點無聊。
 
 
那些特朗普大廈視角的照片們有一個令人註目的相同之處。她從不改變風景的構圖,這些照片沒有任何個人的印記。時光流轉,她拍下照片,如是而已。這樣做有一種安靜、一種安全。地球圍繞太陽轉動,而攝影者停留原地,日覆一日的處於完全相同的位置。
 
我們在拍攝照片時的確總傾向於重覆自己的構圖。但是,有鑒於我們現在知道這些照片是由這位應該履行第一夫人職責的女士所拍攝的,而這位女士正在起訴《每日郵報》指稱其涉色情陪護,這位寧可令政府一年花費五千萬美元來負責其安保也拒絕離開其住所的女士,這些照片呈現了更黑暗的角度。這些照片就像是一個隱士對於四季變化所做的記錄。任由世界在其眼前坍塌——她哪裏都不會去。
 
她至今仍在那裏,俯視我等蕓蕓眾生,從她位於特朗普大廈的家裏,像一個女王一樣。
 
 
這些照片提出了另外一個問題:如果一個人花費其大部分時間僅僅是俯視其他人,這樣是否體現了她所謂的優越性?
 
Melania還上傳了57張從車裏面拍攝的照片。我一度假設她曾上傳了15張從中央公園步行的照片,如果真是在公園裏面,這意味著她每隔一段時間就要出去散一散步。但並非如此。如果仔細觀察,你會看到樹枝因為汽車的移動而變得模糊,雨點並非掉落而是留在窗戶上,陽光是被折射的。她是坐著車去公園散心的。她是不是會出去,或許偶爾?並不,至少從上傳的照片看不出來。她也會去華盛頓和巴塞羅那,但是她同樣是從汽車裏看那些地方。
 
 
她去的地方是全球炙手可熱的瑪爾拉格超豪華俱樂部,或是從昂貴的包廂裏或第一排的座位上欣賞那些文化活動。
 
關於這點,額外提及一下,就是寄居蟹,也是她所上傳的照片中除了瑪爾拉格裏面競跑的賽馬之外她唯一照過的動物。一種只居住在自己殼內的生物。她必定有所感觸,不是嗎?
 
 
從公開的特朗普的家庭照片裏我們都看到過那些鍍金的怪獸(枝形吊燈,騎在獅子身上的悲傷的男孩,金色的柱子),但是Melania的眼裏看到了不同的角度。她以奇怪的傾斜的角度拍攝她所居住的房子。這就會產生一個奇怪的效果,尤其是當半透明的物品、椅子及天花板都是如此的金色。就像是一個被俘虜在食人魔童話故事中的一個害怕的捂住雙眼的小女孩從指縫中偷偷去看這座城堡。
 
 
我認為拍攝這些組合奇怪的照片的真實的原因,其實是她想更新自己的狀態給追隨者們看,這是她想表述自己很享受這個在家裏的晚上的一種方式,但是,考慮到會泄露室內的裝飾,她選擇了這些奇怪的角度來混淆公眾視野。
 
她的自拍也是如此。
 
自拍,2014-2015。
 
她極少上傳整張臉龐的照片。如果有整臉的照片她就會過度編輯以至整個輪廓模糊。這裏她的鼻子已經只能看到兩個鼻孔了。
 
 
自拍,2015
 
在能看清她的整張臉而沒有過度編輯的照片裏,她帶著遮擋物。有時候是太陽眼鏡,有時候是帽子。
 
 
自拍,2014-2015.
 
而在那些她既輪廓清晰又沒有遮擋物的照片裏,她將自己弄得不太好看。多麽有趣的悖論!她之前做過模特,是公眾人物,“一個非常著名的知名人士”,一個在公眾曝光的女性,而她只會願意分享這種令自己看起來像是可分解的部位的照片。
 
她想藏起來,換句話說,即使是在她展示自己的時候。
 
在Melania所有拍攝的照片中她拍得自己的兒子是尤其特別。她總是模糊他的臉,正如模糊她自己的一樣,像保護自己一樣去保護他。你永遠看不出來照片裏的人物是他。
 
Barron, 2012–2014
 
Melania的關於Barron的照片構圖似乎鏡頭都在上面。他總是身處廣袤的地平線、海洋、棒球或高爾球場的中心。他總是面朝其他方向,不看相機,不僅在直視前方,也在一直向前看,似乎看向未來。
 
這些照片裏沒有被動。Barron就是那個演員。他在運動,在走路,在搖擺,在看。他沒有受到Melania對於自身限制的限制。他不站在任何人後面,沒有障礙,沒有玻璃。在照片的世界裏,她為他創造的那個世界遠遠大過她自己的。
 
 
Melania只上傳過一張她和Barron的合照。這也是僅有的她發布了他正面的一張照片,但是照片裏她以同樣掩護自己的方式掩護了他,男孩帶上了滑雪護目鏡。
 
Melania在紐約逗留的公開原因是她想讓Barron完成學年學習。她不想改變孩子的生活。這有點荒謬,她其實應該在支持丈夫競選總統之前就考慮到這一點。
 
Melania希望Barron的世界大過於自己。他擁有著一個與她完全不同的、更大的、更廣闊的、更有可能的空間。於Melania而言,保護就意味著隱藏。
 
Melania最後一張上傳於推特的照片是2015年6月11日的星期四,是她的丈夫宣布參選總統的前五日。那是一張舊照片,拍得是沙灘上的時年六歲的Barron,他正在俯視著地面,向背景裏面的一個沙子堆成的城堡揮手道別。
 
 
那一日,Melania當然知道,競選活動要來了。回溯起她的選擇,這個周四的帖子似乎是個預言:這是對於她金色塔樓的告別,是家庭的註定坍塌。而對於著一日她仍作徘徊停留,在那座金色塔樓裏,待到不能再待為止。
 
所以,為什麽不搬去白宮呢?
 
她在躲藏。她是如此的想要藏起來以至於她不管不顧其他的一切。不在乎她的國家,不在乎她看起來有多糟糕,不在乎花了我們多少錢。她並不因此羞愧,因為於她而言,躲藏並不羞恥。那裏才是安全的。
 
她藏在眼鏡後面,躲在車裏,在她的房子裏,在私人飛機裏,在私人度假村裏。她甚至沒有走出車去看風景或在公園裏散步。她從不出現在公開場所裏,哪怕是一秒鐘。
 
Melania Trump是最不適合為美利堅合眾國進行公共服務的女性。我們不期待從她那裏得到任何東西。她居住在一個暗黑的童話故事裏,而童話故事裏的那些被困在塔樓裏的女人從不拯救他人,只拯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