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藝雅舍

Translation By: 
João Pedro Lau
By Antonio Mil-Homens
由兩間氹仔市中心單位組成的住宅,是本地藝術家Todi Kong和她家人一個雅緻的家

十六年前, Todi Kong和她的丈夫Mario Sousa在當時澳門最新住宅項目之一的氹仔濠景花園裏租了一個單位。在往後的一場房地產熱中,Sousa的單位被放售,於是他們就決定把房子買下來,再於不久後購入同一樓宇中一個較高層的單位。

當第二個單位入手後,他們就從物業中介那裏得知他們新單位的相鄰單位亦被放售。於是他們就把握這個能夠擁有一個二合一單位的機會。同是出身工程師界的Sousa夫婦,決定把這個大空間改造成為現在這個他們已經享受了十一年的家。

Todi說:「我們把這兩個單位拆得只剩下骨架,然後把它們合成一間。那時每個設計都是我親手做的,弄得我多夜無眠。」而當工程進行期間,他們亦能在午餐時跑到樓上監察工程的進行。

這兩個濠景花園三房單位中的睡房都非常大,於是Sousa夫婦決定把其中一個單位保留為睡房區,另一個就變成起居生活區。

生活區裏的寬敞主人房與其中一間較小的相鄰睡房被連在一起,變成一個衣帽間。而客房則改成了為他們那正於曼徹斯特大學修讀軟件工程的21歲兒子而設的書房及娛樂空間。最後一個睡房則成了Todi的工作室。

在進入Todi的家時,客人的目光會立即被玄關中那個水池裝置以及上面的蠟燭和蓮花所吸引。

Todi笑說:「我喜歡水,也愛看燭光映照。有時當我們在家中宴客時,就會把這個佈置起來。可是在潮濕的月份中,我們就會把池中的水抽走,然後用木蓋上,再在上面放上不同的裝飾。」

入口的右手邊是一座石雕,明顯是Sousa數件珍愛的藏品之一。石雕的一部份已被打磨,使其表面在觀感和觸感上都與木材相似。

「當我們在幾年前到澳洲旅遊時,我們在黃金海岸找到一家西班牙人開設的店,裏面有賣很多由津巴布韋來的雕塑。老闆給我們講了關於每件雕塑的有趣故事,所以我們都對那似石頭很神往。」

「當我們每去一個地方時,我們都喜歡在那裏買一樣東西來讓我們記往這次旅程。所以它不只是一件物件,它的背後是有故事的。」

在屋內的其他美麗擺設,還有雕塑、銅像、畫作及其他珍寶。它們都來自泰國、印尼、越南、柬埔寨及中國等多個國家。

過了玄關後就會看到那非常大的客廳。客廳裏的色系整體上都是以米白色來突出淡焦糖色及黑色。

Todi解釋說:「我喜歡中性的顏色;顏色要是保持中性的話,我們就很容易可以通過更換擺放在外的小東西,例如軟墊、地毯等來改變家中的色調。我們也喜歡把一些自然物料帶到家中,所以這裏也有很多木頭及石頭,這真的很能讓人放鬆心情。」

一張超大及超豪華的米白皮梳化被配上了淺米色斑點地版及較深色的焦糖米色邊線。地上放了一張米白色、印有幾個黑白圓型的厚地毯。Sousa夫婦設計了幾件傢俬,並委託了本地的師傅製作。它們包括一張淺木色咖啡几和擺在兩張梳化中間的邊桌。邊桌中間有一個洞,可以把植物放在裏面。

從客廳往裏面走就是一個娛樂空間,放有桌球枱及影音器材。

整個大單位內的各道門都被更換過,新門上的中間都鑲有五塊鏡,加強空間感。

娛樂空間後的就是飲廳,放有兩張餐桌。

 

 

Todi解釋說:「圓的那一張是在只有我們一家三口吃飯時用的,感覺親密一點。而大的那一張就是當朋友來訪時用的。那張枱大得我們要讓師傳們在我們的單位內把它造出來,因為它一定塞不進電梯裏。」

「當我設計一件傢俱時,我會想它有多過一個功能」她指着兩個及腰的邊桌說。兩張邊桌的桌面都能被拿起,裏面是有栓的不銹鋼盆,讓他們能夠在宴客時在裏面放冰來冰飲品。它們也可以用來放沙律或頭盆。當冰融掉後,水就會通過一條喉集中到一個水桶裏,真是一個聰明的設計。

兩幅畫着兩位白色女士的油畫,是出自越南藝術家Nguyen Dieu Thuy的手筆。而另外一份由上海購入、畫有中國女性的板面油畫,則被分為四份並被裱起,讓它們成為某種敍述。

單位的廚房十分具空間感,而且也非常光亮及現代化。裏面有全白的櫥櫃、瓷磚、不鏽鋼檔板、啡、黑、米三色花崗石面流理台及地板,以及不鏽鋼煮食用具。窗邊的棕櫚及牛至讓人有一種置身花園的感覺,又可給窗戶帶來一點遮掩。

Sousa兩夫婦的家很明顯反映出他們對藝術的欣賞,但其實也不至於此。雖然Todi的正職是土木工程師,但她從小起就喜歡畫畫,而這興趣也於後來為她帶來了對雕刻的愛好。

「我在過去八年都在嘗試這事,可是直至四年前才決定要對我的藝術多付出一點。而在一年半前我就辦了自己第一個展覽。」該展由東方基金會舉辦,展出了Todi的十三份美麗雕塑作品。她現在於澳門的藝術圈中,也由於自己的創作而被人認識,也在為下一年的另一場展覽在努力創作新作品系列。

「要造出一份作品,大概要一至兩個月,所以進度不快。我用混合筆地這種會自己變硬的物料為我的雕塑造模。由於不需要把它放進烤箱中,所以它給了我更大的自由去在不依靠其他因素下造出不同型態。」

她之後會在雕塑上色,讓它們有一種像銅一般的金屬感覺,也會在它們上面加上經過硬化處理的織品。在她家中各個角落都能找到一些她的作品:一個母親與嬰兒,其中坐着的那個雕塑更為特別,因為是為Todi母親所造的作品;一個穿着一件橙色長袍的女子,女子的身驅由不鏽鋼網造成,外面塗上混合筆地、織品及顏料。

Todi不止以雕塑表現她的創作性,她也畫了一幅立體的壓克力及布料畫作,掛在酒吧那裏。

而由於Sousa的小孩現在已經在英國讀書,他們又會不會有一天搬到歐洲呢?「我們喜歡這裏。澳門依然是一個生活的好地方,這裏安全、方便....只是交通真的不方便!」她大笑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