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紅革命

Translation By: 
joão pedro lau
Photos courtesy of MGM
來自澳洲的知名節目主持人「Flying Winemaker」Eddie MacDougall乘着一場粉紅革命到訪澳門

論是有氣還是沒有氣的桃紅葡萄酒(rosé),直到最近為止都還是沒有太大的名氣。更甚的是,這種酒被一種(有一點真實成份)的偏見所困:rosé有時根本不被當作葡萄酒的一種,而被視為一種在喜慶時刻、池畔或高級燒烤派對時用來代替啤酒的夏日飲品,並會於次日為人帶來陣陣頭痛。而那些為了補償缺少果皮而加入了有幫保存的亞硫酸鹽,就令整件事變得更糟。

另外,rosé有好一段時間都不是以莊園中最上佳的提子釀製而成,這也對其形象沒有任何幫助。可是那種日子已經(差不多都)過去了,而現在rosé也成為了一種非常流行的酒種,並在行業中增長率最高的一個。在法國所喝的葡萄酒當中,有30%就是rosé(在1990年代也只是10%而已),而法國普羅旺斯rosé向美國的出口量更於2015年上升57%。

戲謔一下1789年Duke de La Rochefoucauld對法王路易十六的一句話:這不是一場叛亂,這是一場革命,還是一場粉紅革命!

與一般人所想的不同,rosé不是由紅葡萄酒和白葡萄酒混合而成的。除了在香檳地區以外,這種混酒的生產方法在法國是被禁止。事實上,rosé只有兩種釀製方法。第一種是直接擠壓葡萄,讓果實的汁液與它那黑亮的皮有短時間的接觸。然後汁液就會被抽出來並開展發酵過程。另一個方法被稱為「放血法」。被搾後提子會被留下來浸皮約2至20小時,然後再從果漿中收取汁液(因此有「放血」這個叫法)去發酵。

直接擠壓葡萄的這種方法多於普羅旺斯被採用,酵出的rosé很細緻及淺色,是現時領導着出口暴增的那一種。而如果走進屬腹地的地區,向朗格鐸-豪斯卜雍及羅納河谷地區走去的話,放血法就更普遍,而那裏的rosé也更深色,這是因為它們與單寧的色素接觸得更久。這些rosé也更複雜及有充盈感。我個人最喜歡的是AOC Tavel這款被法王腓力四世譽為「世界上最好的酒」。

有一小部分的香檳地區酒種也會以放血法取得,而我的個人的最愛是充滿貴族氣派的有氣rosé

不論是甚麼釀酒方法,最終帶起革命的其實是越來越專注於釀酒方法的一眾酒莊(有不少已轉為有機種植及釀酒)、更專業地控制酒的顏色以及更留意市場的動向。

在亞洲,其中一位最支持「RoséRevolution」這場粉紅革命的是澳洲「Flying WinemakerEddie MacDougallRosé Revolution這個在亞洲舉行到第6年的年度活動,以香港作起點、之後在新加坡,而現在還包括了澳門和上海。

在上一個月,Rosé Revolution第2年來臨澳門,這次於澳門美高梅的維天閣舉行,為這個活動帶來輕鬆與時尚的平衡,讓來賓可盡情享受29種主要來自法國南部的美酒。

Eddie MacDougall而言,rosé在澳門取得成功實在是毫無懸念。這不只是「因為這裏的歷史遺下的東西」(馬刁士的rosé),也是因為這裏「愈來愈多源」,這不只是在澳門所能給予的(新餐廳、口味、夜生活的發展、小館美食等),還包括澳門的消費人口(亞洲的新客人、更多國外僑民及更多人有關於品酒的知識)。

Eddie指出:「rosé的光亮清新,加上它那酸味與礦物味的適當平衡,讓它與很多的食物都相配,包括簡單的雲吞。」

本身同是年輕釀酒師的Eddie也說:「我們現正處於一個轉變階段,可是大家都已經很清楚一件事:釀製rosé的人都把他們釀的rosé當成自己的星級產品,而不再是以前那樣的二線副產品。

最後,rosé也可以被當成一種「生活方式的選擇」:「在澳洲,有一個叫Brosé的活動(就是把Brotherrosé變成一個字)。型男美女們都告訴我們喝rosé的原因不僅是感覺問題,更是別人如何看他們的問題。」

時尚、實惠、酒精濃度不高、雖然愈見複雜卻又依家平易近人,難道rosé還能變得更好嗎?

AIX 2015, Maison Saint Aix, AOP CÙteaux DíAix en Provence, France

由60%歌海娜(Grenache)、20%仙梭(Cinsault)及20%西拉(Syrah)製成,結構良好的一款酒,帶有一煙燻味,也隱約可以嗅到士多啤利的氣味,很是不甜之餘又帶給味覺一種新鮮味道。由普羅旺斯一家在粉紅革命中扮演先頭部隊的酒莊所製的這款酒,多了一點聰明的推廣技巧,在年份之上印上了一個紅雙喜。

 

Petula 2015, Marrenon, AOP Luberon, France

從呂貝宏(Lubéron)這個更深入法國南部腹地的地方而來。90%西拉Syrah和10%歌海娜(Grenache)。法國網球公開賽的大會rosé,只在比賽完結後飲用;此酒給人優雅的感覺,有草藥及刺激的味道。

 

Chateau La Sauvageonne 2015, Gerard Bertrand, AOP CÙteaux du Languedoc, France

Roussillon(魯西隆)的歌海娜(Grenache)、仙梭(Cinsault)和西拉(Syrah)合製而成。被Eddie McDougall評為本年最好,有着熟桃與蘋果糖的尾段十分持久。

 

MamsíElles 2015, Domaine du Petit Chaumont, IGP Sable de Camargues, France

一枝橙色的rosé,由灰色和黑色的仙梭(Cinsault)、梅洛(Merlot)、品麗珠(Cabernet Franc)及西拉(Syrah)製成。非常迷人而且很好地表現了卡馬爾格所出產的酒。非常合適的鹽度和酸度。可以讓人嗅到甘草的氣味,十分優雅卻又給人新鮮的感覺。

 

 

Mathilda RosÈ 2015, Domaine Tournon, Victoria, Australia

含百分百從澳洲來的歌海娜(Grenache),在著名的羅納河谷釀酒師Michel Chapoutier的監督下,Mathilda不甜之餘又帶着紅莓的味道。除了富果香外也很易入口。

 

Natura RosÈ non-vintage, Vino Loho, Asti, Italy

一種自然(沒有加入亞硫酸鹽)的有氣酒,百分百以意大利皮耶蒙(Piedmont)的有比奧羅(Nebbiolo)製成。可嗅到熟蘋果味,也有很重的慕斯味,甜度與酸度十分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