禮品店與存在的恐懼感

Translation By: 
Alice Kok
Photo: Alfonso Martins
麗塔・戈麥斯(Rita Gomes)又名「靡爛的麗塔」(Wasted Rita),她獨樹一幟的風格在最新的個展《謝謝您的存在》(Thank You for Existing)中表露無遺

於誠意與諷刺之間,葡萄牙藝術家 / 插畫家「靡爛的麗塔」(Wasted Rita)整裝待發,執筆與世界分享她的反思。世界對她的作品也不冷淡,在Instagram上有近七萬名粉絲;並曾舉辦過眾多展覽,這位三十歲的藝術家自稱為「情感恐怖分子和密探煽動者」,她的觀眾群遍及全世界。

麥當娜也買她的作品,甚至在Wasted Rita的Instagram帳戶的評論中使用心型的表情符號表示她對作品的喜愛。而Banksy也曾邀請她參加他的2015 Dismaland展覽,這是迪斯尼樂園的反烏托邦模仿,其中的藝術家包括Damien Hirst、Jimmy Cauty和Jenny Holzer等人。

然而,居於里斯本的戈麥斯仍然寵辱不驚。避開大肆宣傳既是一種保護形式,也是保持創意流動的一種方法。麗塔解釋說:「我通常對這方面的事情不感興趣 - 當涉及到任何事情時- 不僅在藝術方面;而且在所有其他領域,流行文化等等也是一樣。我喜歡對自己的觀點和激情保持冷淡。我需要作為局外人來評論,所以我需要一種距離,對創作亦復如是。」

作為澳門《知我者》(Alter Ego)展覽的一部分,她的作品《感謝你的存在》(Thank You for Existing)讓觀眾看到了這位藝術家富有代表性的作品,她面無表情地於全球化世界中扮演她的角色,並將其包裝成友好的紀念品,她標誌性的主題包括:焦慮、個人主義、女權主義、存在感、尋找和意義。

「我希望將存在的恐懼感與禮品店;以及諸如Supreme、Gucci等品牌以及所有全球知名的品牌混合在一起,每個人都想擁有一件名牌T恤或諸如此類的東西來確立他們在生活中的地位。」這位藝術家於氹仔龍環葡韻住宅式博物館的

展覽中談到她展出的旅遊小飾品。

「我裝置了一個假的紀念品商店,裡面出售T恤和假冒產品,還有一個裝滿紀念品的自動售貨機,但這些產品並非用來宣傳一個城市,而是指出了焦慮、存在的恐懼以及從第一天開始我曾經提出過的那些主題。」

戈麥斯在一個小鎮上長大,從小就讀於一所宗教學校內,繪畫一直是她用來逃避現實的一種形式。學習藝術的決定讓她有勇氣去追求她的「Punk、DIY、反文化和無用的態度」,而不是屈服於主流的平面設計潮流,她認為「這太乏味了」。

2011年她即將畢業之前,戈麥斯創建了名為Rita Bored的博客,記錄了她日常的想法和反思,把她正在創作的點滴存檔。互聯網上的讀者群注意到了博客的幽默感和誠實,並引起了廣泛的共鳴,她的插畫作品在無數的藝術和平面設計網站、雜誌和書籍中被發表,並從此在世界各地展出。

戈麥斯為自己選擇的藝術名字「靡爛的麗塔」(Wasted Rita)至今仍是引發人們思考的話題。諷刺的是,「Wasted」這個詞的選擇源於一種浪費生命和浪費創作機會的感覺;一種壓倒一切的感覺,就像一種「在恐懼中淹死的充滿了不安全感的失敗者」。

她決定改變這種逃避感,決心接受自己犯錯。再加上她對美國Punk樂隊Black Flag的熱愛,讓「Wasted Rita」之取名瞬間變成了一個「神聖啟示」的時刻。

2012年她的國際知名度開始增長,參加了更多的葡萄牙和國外的個人和集體展覽。 2013年搬到了柏林,她開始以她的藝術為生,並學習推廣自己作品的藝術 - 這一點對她來說很重要;她的成功很大程度上證明了這一點,還有她堅定的信心和天賦當然也是功不可沒。

展覽和作品的標題本身就像她的繪畫和其他混合媒材的作品一樣充滿了趣味和挑釁性,例如:《人與人之間、死亡以及其間的所有樂趣》;《女孩只想來高潮並擁有基本權利,然後再來高潮》;《於醒來、睡覺和所有的虛無主義之間》;《人類 - 上帝唯一的錯誤》。

靈感來自眾多來源,包括電影、電視節目和電影喜劇演員,包括Cameron Esposito、Amy Sedaris、Kate Berlant和John Early。音樂也扮演著重要的角色,並且各式各樣的都有,從Punk到Mariah Carey、Ariana Grande、Drake以及其他更多「酷酷的東西」。

藝術家談到她的創作時說:「我不像人們想像的那樣經常思考我的工作,更多是順其自然的發生了,而不是我故意編排,也不會花很多時間思考創作背後的概念。只是很自然的發生。」

「我沒有一個過程,這取決於我正在做什麼。例如,在這次展覽的情況下,我準確地知道我想做什麼。我想做一個報紙和雜誌架子的展示,我想製作一台自動售貨機,裡面裝著紀念品、T恤和假貨。」

「至於在這些東西上要寫些什麼,通常我會坐下來思考我心中的主題。 這是非常自發、凌亂和都是最後一分鐘才完成的– 人們討厭我這樣呢!」她笑著說。

「一切都來自我所感受到的東西,但有時人們認為這具有諷刺意味,反之亦然。 因此這中間存在很多誤解的空間 - 你可能認為你認識我,但真的嗎? 可能不是。 因為也許你正在讀的並非我所說的。」

聽起來像個真正的密探煽動者呢。

 

Thank You For Existing - Wasted Rita

On display at Taipa Houses Museum until September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