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萬象

本年度的「亞洲電影大獎」(AFA)中
本年度的「亞洲電影大獎」(AFA)中,包括了兩套呈現「生活」的電影-《醉.生夢死》及《海街女孩日記》。他們的表現手法迥異,給了觀眾不同的感受,但卻都同樣地把人的生活點滴拍攝出來
 
 
迷糊記憶
 
 
 
台灣導演張作驥的作品《醉.生夢死》,描寫了幾個在社會夾縫中生存着的人。電影的取景、色調及剪接手法,讓觀眾感覺好像進入了角色的回憶裏去,既要從片段中組合出故事的原型,亦沉浸於每個角色所面對的處境及壓力。
 
 《醉》在2015年上映後廣受好評,在柏林影展、台北電影獎、金馬獎等多個國際影展中被提名及獲獎。戲裏面其中一位男主角李鴻其更以這部處女作奪得台北電影獎的「最佳男主角獎」及金馬獎「最徍新演員獎」。而在剛過去的「第十屆亞洲電影大獎」中,李鴻其與另一位同劇演員鄭人碩亦分別被提名「最佳男配角」和「最佳新演員」。
 
對於這部電影被形容為沉重甚至有點黑色,鄭人碩認為這沉重其實是每個人都會面對,只是張導令他們明確知道自己的身邊都有人過着像戲中角色的生活。「導演想人知道這些人沒有甚麼,他們都只想愛而已。」
 
鄭人碩也表示在他們拍攝的時候這種沉重感並不存在,因為他已經生活在這個電影之中。
 
「在別人看來好像是[沉重]的,但我們在當下並不會這樣覺得。我們就只是在好好地[在戲中]生活。」
 
事實上,《醉》的導演張作驥與演員們想讓觀眾看到的,是他們把角色「生活」出來,而不是一場「演出」。
 
「如果[觀眾]有意識到我們是在表演一種痛苦的話,這樣就偏向表演了。可是我的偏向是要好好地『活着』在戲裏面。所以導演會用盡方法讓我們在電影中的場景裏生活,跟場景中的人接觸。」
 
為了好好地活出他牛郎店公關的角色而不是在演戲,鄭人碩特意與真正在牛郎店工作的人交流。「導演覺得如果你變成了那個人的話,你自然而然就會有他的行為舉止和語氣。」
 
而在《醉》中飾演一個遊手好閒弟弟的李鴻其,也回憶想當時為了活出角色,於是每天都像角色一樣在喝酒,每天到菜市場賣菜,也會與螞蟻互動。
 
在拍攝的過程中,導演給了每個角色一個字,而李鴻其得到的則是一個「死」字。對於如何運用這個字於角色當中,李鴻其說他並沒有把這個死字想成是一個真的死亡或者逝去,而只是一個新的開始。
 
「我就是用這個角度看其他角色。就好像戲中的碩哥,他包括感情或者過去的一些瘡疤的很多東西都漸漸在接近死亡;還有我的母親和哥哥……但他們的『死』並不是真的死亡。」
 
對於他在其他頒獎禮中得到包括最佳男主角等的獎項,李鴻其說得獎後的生活與之前都是一樣,並沒有改變了他甚麼。「[得獎的]那一個晚上當然很high、很高興,但到了第二天早上起來,我還是穿着短褲、拖鞋,也沒有甚麼改變。」
 
 
平淡味道
 
 
 
 
以電影《海街女孩日記》被提名「最佳導演」的是枝裕和,最近拍攝的幾套電影 (《橫山家之味》、《我的意外爸爸》等) 都以家庭及親人為題材。是次《海》的劇本由漫畫改編而成,所講的是三姊妹與她們一個同父異母的妹妹相認後的生活。
 
把這電影內容形容成「生活」而不是「故事」的原因,在於片中並沒有太多轉折,而是把主角們的日常生活拍攝下來。雖然平淡溫和,但卻讓人不自禁地看到最尾,留意着各個角色的互動及發現他們之間的關係。這可能也是是枝導演在早年拍攝紀錄片的過程中練就而成的功力,不會讓演員與鏡頭的距離太近,令觀眾覺得壓迫的同時,亦避免空洞的遠鏡。
 
在AFA頒獎禮前的記者會中,同時是《海》的編劇的是枝裕和說劇本最初只有來自漫畫的台詞,他是在決定演員後才開始進行改編,例如加入一些原作沒有的場面。而且他也在拍攝的過程中觀察着演員,然後再對劇情進行改編。更有趣的是四位女主角亦會自行創作,令她們之間的互動變得更加生動。由於各方面都配合得非常好,以致連電影監督也分不清最後的成品中那一些是後來增加的。
 
在評價戲裏其中兩位女演員綾瀨遙及長澤正美時,是枝裕和說二人飾演的角色性格各異,為電影帶來一靜一動這個重要對比,而兩位演員也成功地把這個對比表達出來。
 
另外憑戲中飾演妹妹這個角色在日本獲得多個新人獎的女演員廣瀨鈴,是枝導演透露其實在首次試鏡中已經決定要起用她。「當時初次見面的那個瞬間就已經做了這個決定,其他的工作人員也有同樣的感覺。」
 
是枝導演認為廣瀨鈴的角色的吸引力在於她與戲中角色的年齡相差不多。他覺得能夠有廣瀨鈴出現在《海》中是一件幸運的事。而且能夠目擊及記錄廣瀨鈴一年內的生活,也是十分幸福。
 
談到他在這次頒獎禮中的對手,是枝裕和也特別提及台灣導演侯孝賢,並形容他是一位非常值得尊敬的導演。侯導的作品也讓他認識了台灣和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