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具慧眼

Translation By: 
Alice Kok
本地著名塗鴉先鋒「PIBG」和內地創意塗鴉藝術家「SIK」於澳門大學大四傳播學畢業生辦的 第十六屆「傳播周」中首度合作
本地著名塗鴉先鋒「PIBG」和內地創意塗鴉藝術家「SIK」於澳門大學大四傳播學畢業生辦的
第十六屆「傳播周」中首度合作,鼓勵學生們「畫」出心中所想,「噴」出精彩人生!
 
 
「自言自語——My Humble Words」大型校園塗鴉藝術活動邀請了本地塗鴉先鋒林家豪(PIBG)和珠海街頭塗鴉藝術家陳峻(SIK)首次共同創作!色彩斑斕的噴漆塗鴉作品吸引了無數師生駐足欣賞,踴躍參與嘗試,為澳門大學大四傳播系畢業生舉辦的第十六屆傳播周增添了很多生機。
 
這幅跨界作品呈現在一個寬7.32米,高2米的大型塗鴉墻上。活動當日,兩位藝術家在斷斷續續的三場大雨中, 歷經八小時堅持完成這幅作品——他們對塗鴉執著的態度感染著在場的每一位。
 
PIBG在塗鴉牆的中央畫了一隻眼睛,眼珠眼白漸層分明,甚是惟肖為妙;但走近仔細一看,右邊眼角被畫成紅色的尖三角形,似是一隻小鳥的嘴巴,這顆眼睛瞬間被活化成小鳥的頭。
 
「說得沒錯!我畫的是海鸚鵡鳥嘴。」PIBG解釋道:「海鸚鵡是一種來自北太平洋的海雀,因其鳥喙顏色鮮艷及生存能力極強而引人注目,我十分喜愛它身上這些特點和堅韌品質。」
 
SIK的天藍主調文字型塗鴉則分佈在「眼睛」左右兩側,由一系列不規則圖形和箭頭元素組成,立體感不亞於圖像部分,創作難度亦高一些。
「我們玩塗鴉的,每個人都有一個代號,這就是我的SIK!箭頭代表了我在塗鴉界勇往直前的決心。」SIK自豪地說道:「我運用了藍橙對比色作開端,因為若要添加新元素,這對顏色也能較好與其他顏色搭配,視覺效果鮮明卻不突兀。」
 
此次合作將文字型和圖像這兩種常見塗鴉形式相結合,充分展現了藝術家們的秒斧神功。「自言自語——My Humble Words」活動還希望學生能學習各種不同文化,通過藝術勇於創新,勇於表達自我。
 
PIBG介紹道:「現代年輕人對『塗鴉』這種藝術並不陌生,或驚奇稱讚,或頻頻爭議;它總能夠出乎意料地出現在不同空間,堅韌地向世人透露出作者心聲,擴寬你的所思所想。」
 
今時今日,「塗鴉」這種街頭藝術在亚洲某程度上已獲得一定認受性,它深深地體現在年輕人的衣飾、時尚、娛樂和節慶中。
 
深圳高校塗鴉藝術展,中學沙井蓋塗鴉比賽已在內地如火如荼的進行多年,獲得不少好評。而澳門近年來也會定期舉辦與塗鴉相關的文化活動:2017本地姜新生代塗鴉藝術聯展和響朵街頭藝術節都致力於宣揚藝術塗鴉及發掘更多塗鴉愛好者。
 
儘管受眾人數越來越多,塗鴉仍存在不少社會爭議,時常會被標籤著帶來負面影響。因為塗鴉一般都會出現在不屬於作者本人的平面,如公共墻和私人建築物等,這種「人為破壞」,物業管理需以昂貴的價錢進行清理修復。一些人則認為充滿塗鴉的地區,犯罪率同樣成正比,它變成了指示生活質素的工具。作為一個塗鴉藝術家,PIBG和SIK都有被相關部門罰錢和勸誡的經歷。
 
「在澳門任何公共設施或設備上刻畫、繪畫或塗鴉的行為已是違法,但創作環境相對自由。」SIK表示。
 
「相反,內地現時並沒有明文規定將『在墻上塗鴉』列作刑事罪行,大多數當作破壞公物導致罰款,但會嚴格審查塗鴉內容和意識形態。」SIK補充闡釋了兩地在法律上對塗鴉管制的最大不同之處。
 
那麼,PIBG和SIK是從何時開始對塗鴉著迷並視它為終身職業呢?
 
「小時候經過球場,會見到一些葡國人在球場旁邊的牆上畫著大麻葉等圖案,我覺得十分好奇,也想試一試!」PIBG追溯到童年時光,「從那時起,我就沒有放下『塗鴉』,一直以來都時常參考著德國著名塗鴉家CANTWO的作品作學習。」
 
PIBG曾與Moschino、Nike、Redbull等多個品牌合作,也於澳門各酒店和官也街的節慶活動中作畫,其作品以趣怪人物和動物最為出色,添加了不少本地元素。他也有志於為本地塗鴉人爭取多些自由創作空間,營造良好藝術氛圍。
 
同時,SIK在初中時開始街頭塗鴉,後來更成為了動畫製作科目的藝術生。
 
「一開始因為好玩,我會瘋狂地去街牆上噴自己的代號,之後就和夥伴一起組隊創作。」SIK曾獲得多個內地塗鴉交流活動的獎項,現時在珠海樂士文化創意園經營著「霧點」塗鴉工作室。
 
「現時,澳門的塗鴉界缺少新血入行,早已出現了斷層。大概年輕人都比較擔心未來生計和澳門塗鴉發展的問題吧,但是人生并沒有什麼不可能,我真心希望對藝術有熱誠的年輕人不要輕言放棄!在我看來,從事藝術有機會讓你獲得金錢或名氣,但這些只是藝術衍生出來的副產品,千萬不要本末倒置,用『是否賺到錢』當作唯一標準去從事和衡量藝術。」PIBG鼓勵大家。
 
兩位藝術家都希望未來澳門和廣東政府能有更多機會推廣塗鴉以及創立對塗鴉歷史地區性之記載,這些舉措都有利於推動兩地文化創意產業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