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造型師及顧問葉子

葉子,時裝造型師、時尚顧問、專欄作家、《LEAF》微信手機雜誌創辦人
Photo by Kim
葉子,時裝造型師、時尚顧問、專欄作家、《LEAF》微信手機雜誌創辦人。葉子畢業於拉萨尔国际设计学院的時裝設計專業,曾於《ELLE》雜誌中國版擔任資深時裝編輯。她在社交媒體上擁有廣泛影響力,包括在Instagram上約11.7萬的擁躉及微博上超過27萬的粉絲等;更曾入選英國權威時尚媒體Business of Fashion全球時尚界最具影響力人物榜單「BoF500」。在接受《CLOSER》採訪時,葉子直言她不是blogger,因为她从来就没有博客;並坦言,儘管自己在互聯網上影響廣泛,她並不認為社交媒體對於時尚行業的影響是全然積極的。
 
 
可以請您簡單描述一下現在的工作內容嗎?
 
我現在的工作一言以蔽之就是台前幕後同時進行。幕後的工作包括做顧問、做造型、寫文章等;而台前的事情就是需要做模特擔當品牌大使拍廣告,作為IT  Girl出席品牌活動等。我目前在運營自己的Studio,所做的一部分工作與Digital聯繫緊密,包括在微信平台上推出微雜誌《LEAF》等。
 
 
 
您在社交媒體上的粉絲量驚人。請問您有採取過任何特殊的策略來經營這些平台嗎?
 
我沒想過怎麼經營社交媒體,也沒有團隊運作。我的Instagram賬號就像是一本日記簿,當我看到喜歡的事物就會記錄下來,通過這個平台去分享給別人,所以我發佈的內容都是很隨意。當然,每當我出國旅行或去參加時裝週時,following的數字就很容易增加。然而我注意到雖然有很多粉絲,但他們似乎都不愛留言也不太愛點讚,我覺得大概是因為追蹤我的粉絲們都有自己的態度和觀點吧,並非那種「腦殘粉」,我發什麼都會點贊。
 
 
 
您對於新晉入行的年輕人有甚麼忠告嗎?
 
對於新晉入行的年輕人,我會建議他們不要失去獨立思考和鑽研的能力,要探求行業深度,不要成為「fashion victim」。網路時代的信息呈碎片化流動,不能只一味的從互聯網上接受信息。而想要成為一個行業的佼佼者,除了要對本專業進行扎實、理性的研究之外,更要跳出這個行業本身、以更加宏觀的角度來思考和做事。如果思想本身很狹隘,那麼所做出的事情一定是片面的,永遠不會變為經典。
 
 
 
您是如何看待社交媒體對於時尚行業的影響的?
 
我覺得社交媒體對於整個時尚行業的影響並非是全然積極的。很多奢侈品牌一味的只看重意見領袖(Opinion Leaders)的粉絲量,將他們的粉絲量等同於影響力,卻往往容易忽視掉去分析粉絲量未必和品牌本身的定位相符,而有些粉絲也根本就不是這些品牌的目標用戶或是潛在客戶。奢侈品牌本來就不應該追求量化;質化才是奢侈的原色。
 
 
 
您最享受工作的哪一個部分?
 
現在的時尚行業與我剛入行時相比,已經是翻天覆地的變化。我一直覺得時裝作為審美體系的一個分支,應該是創造精神文明的──儘管其本身是建立在物質文明的基礎之上。數碼時代,行業門檻降低,似乎人人都可以DIY一件作品出來,然後以影響力取勝,不再像以前那樣必須以原創發動革命。作為創意階層的一份子,我還是希望可以看到更多新鮮的、表達自己強烈態度的作品。可惜以現在的大環境而言,已經是比較困難的事情了。這也導致我現在處於一個特殊的狀態,不如之前那麼享受與做時尚有關的事情。但我還是有一個信念在的。
 
 
 
您對於未來的職業發展有何規劃?
 
未來我會繼續從事與時尚有關,但更為深入的事情,例如偏學術性質的行業研究等。前不久我剛在芬蘭赫爾辛基的一所知名設計院校做了一場《Image Social Network》的學術演講,我很享受這種可以跟受眾面對面、直接分享彼此想法的交流方式。我還希望繼續多寫一些深入的文章,styling(型格)其實可以用文字呈現更為深度的內容。 
 
 
 
您當下最喜歡的時尚風潮是甚麼?
 
品牌本身就代表了一個視覺體系,我比較欣賞Céline,因為它有著自己的品牌理念,跟我十分對味。它的創意總監Phoebe Philo很堅持自己的做事方式跟原則;Céline可能是唯一一個除了網站之外沒有社交媒體的品牌。 同時它的定位策略也十分明確,就是intellectual women,也因此它不會玩明星策略,因為有智慧的女人本身就知道自己是聰明的,不需要一個偶像來證明或告訴她自己是聰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