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是澳門的未來

Translation By: 
Daisy Gao
Photos by @jorgebryan03
本地設計師羅偉傑(Nuno Lopes de Oliviera)在澳門時裝週呈現最新一季設計

「魅力、態度、趣味」,冉冉升起的澳門時尚界新星羅偉傑(Nuno Lopes de Oliviera)這樣形容自己的創作。最近,在澳門威尼斯人舉辦的第二屆金沙澳門時裝週期間,《澳門特寫》對羅偉傑進行了獨家專訪。羅偉傑分享了他對時尚、時尚行業和未來趨勢的看法,我們驚喜地發現,這位新秀設計師正是他作品中所追求的特質的縮影。

 

和我們聊聊你的起點吧。你是什麼時候發現自己對時尚有興趣的?

很小的時候,我就喜愛繪畫,並且對美術、歷史之類很感興趣。但是當時,父母和我都覺得澳門本地的藝術教育並不夠完善,所以在我15歲時,父母給了我一個深造的機會,送我去了英國讀書。15歲時,我並不知道自己以後會從事時尚行業,一開始去英國的時候是在中學學習藝術。當時我沒有任何投身時尚的打算,因為我住在一個小鎮St. Ives,那裏根本沒有時裝設計。後來我上了大學,搬到離倫敦更近的地方,才開始學習時尚和服裝。從那時起,我與時尚開始產生連結,並且開始學習如何縫紉、如何採購面料等等。這似乎燃起了我對時尚和倫敦時尚業的熱情——那是一個活力十足的環境,給我了很多啟發,讓我也夢想在這個領域取得成就。

 

你怎樣定義時尚?

時尚對我而言是主觀的。每個人都有不同的風格和品味。但是對我來說,時尚是表達自我,讓你感覺可以通過衣物來詮釋自我,表現性格和心情。所以它像是一種溝通工具。

 

有沒有某個人曾在你追尋時尚的路上為你指引過方向呢?

我認為是我的母親。從我很小的時候開始,她總是穿得很好看,也許是因為她曾是1985年的澳門小姐。我一直生活在這樣的環境下,她也會把我們的家裝飾得很漂亮。這樣的耳濡目染對我的設計產生了一些影響。她是我的時尚偶像。

 

你在倫敦接受了時尚教育。為什麼選擇了倫敦,而不是歐洲其他的時尚中心,像是巴黎或者米蘭?

我覺得倫敦的時尚產業更先進,而且倫敦人在經濟方面比歐洲其他地方要好些。我選擇倫敦是因為它和巴黎紐約是三大時尚聖地,而在倫敦不存在語言障礙。因為我不擅長法語。對我而言,英語會比較好。

 

你的畢業展大獲成功,你當時有沒有預料到呢?

沒有,我當時其實並沒有太大期待。我的大學有太多學生了,很幸運能被選中成為參加倫敦畢業展的第19個學生,那是一個最棒的平台。如果沒有那次參展,我可能不會有機會在這裏和你聊天了!

 

你怎樣應對自己的新事業?有哪些你需要克服的挑戰嗎?

創建自己的品牌或者公司非常艱難,尤其是作為一名藝術學生,因為我的教育經歷並沒有教給我商業知識,所以這方面我基本上是從零學起的,像是如何做生意,如何運營公司等等。這對我來說是非常大的挑戰。

 

你被頂級的時尚雜誌報道過,並且擁有一些知名的客戶。為這些名人設計造型是什麼樣的感覺?他們是被你原本的創作吸引,還是會有一些特別的要求?

他們都有自己的造型師。大多數情況下,我會把自己的創作交給造型師,讓他們挑選。他們從很多備選衣服中挑中我的作品,我覺得很榮幸。

 

你的品牌Nuno Lopes的標誌性風格或者元素是什麽

我認為我的設計非常大膽和外向,比如我在設計中用了很多金色和閃亮的元素,因為我認為這在一定程度上體現著澳門的特點。在英國的時候,我經常想家,當看到金光閃閃的東西的時候,我就會想到澳門,因為澳門的建築也是這樣的。我沒有親眼見證澳門蛻變成世界賭城的過程,所以我想把它的美通過我的作品展現,在一定程度上,我把家的元素融入了我的作品。

 

把在西方學到的時尚知識應用到像澳門這樣的東方市場,這其中有遇到什麼困難嗎?

有的。在過去的兩年裏,很多人說我的品牌創作不夠商業化,不是每個人都能穿。但是我還是在堅持,因為創立一個品牌需要良好的開端,要先讓品牌具有一定的辨識度。沒有辨識度的話,直接商業化也沒有意義。不過在商言商,我也在逐漸變得商業化一些。我還是會堅持自己的美學。

 

我在別處讀到,一些設計是你自己縫製的。這是一種非常個人化、手工化的方式。你現在還會自己縫製你的創作嗎?如果會的話,這些作品最後會給誰呢?

是的,大部分我都是自己縫製。像一些更技術性的部分,我會自己縫製,如果是需要量產的,比如我將要發布的內衣系列,還有需要很多工序的t-shirt,我會交給澳門的一家公司去製作,他們對澳門本土設計師幫助很大。他們在珠海有一間工廠,我的一些設計就是在那裏生產的。

 

你的典型工作日是怎樣的?

非常忙碌!(笑),我簡直要爆炸了!之前我通常會花一整天時間縫製服裝,然後吃飯,睡覺,醒來之後繼續縫紉。除此之外,我還要做公關和行政工作。幸好現在我有一個非常好的合作夥伴,品牌還有幾個很棒的員工,他們在每件事上都會幫助我,我特別感激。我的品牌並不大,我背後是一個全力支持我的小團隊。

 

你如何展望十年後的自己?你的品牌會如何發展?你會對澳門,對它的多元化做出怎樣的貢獻?會怎樣給予他人靈感與指引呢?

十年後,我希望我的品牌可以成為澳門時尚領域的標誌,因為澳門很缺乏手信,人們一談到澳門只會想到蛋撻和杏仁餅(笑)。比如法國,人們去那裏會買Chanel和Dior,我希望Nuno Lopes也能成為這樣的品牌,人們來到澳門,買一件文化產品——一件代表澳門時尚的Nuno Lopes,把它帶回家。

 

你最喜歡的設計師是Versace你是否希望像他感染你那樣,對未來的設計師產生影響?

是的,當然。我的很多作品都有受他影響的元素。有趣的是,我剛剛得知,他生平所作的第一條裙子是為她的妹妹設計的。在讀大學的時候,我設計的第一件裙子也是給我妹妹的,而且她現在還在穿!我還為她參加選美比賽設計了民族服裝,反響非常好。她現在正代表澳門參加比賽,我感到非常驕傲。

 

最後,如果讓你用三個詞形容Nuno Lopes的風格,會是哪三個詞呢?

魅力、態度、趣味。我不想讓自己的設計太嚴肅,我希望人們可以從中得到樂趣。我活得比較灑脫,畢竟人生這麼短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