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升吧!

Translation By: 
Alice Kok
圖 Photos courtesy of RISE 2017
亞洲最大的科技會議RISE於7月11至13日在香港舉行
亞洲最大的科技會議RISE於7月11至13日在香港舉行,邀請了全球最頂尖的公司和最成功的初創企業來分享他們的經驗與建議,
參加的觀眾人數近年有迅速增長的趨勢
 
 
RISE科技會議每年都從世界各地邀請國際企業和全球最有潛力的初創企業來到香港,從7月11至13日,RISE迎來了14000人從90個國家到來,當中包括了400位投資企業家、565位傳媒人士、600間初創企業和240位講者來到香港會議展覽中心參與城中是次第三屆的科技盛會。
 
RISE是由Web Summit背後的團隊製作的,在短短六年的時間,Web Summit已經成為歐洲最大的科技會議,去年吸引了53000人從136個國家到來。
 
Web Summit (原名Dublin Web Summit)每年舉辦,由2010年的一個很簡單的主意開始發展起來:把全球工業的科技團隊聯繫起來,新的舊的都聚首一堂。自此之後這項盛事已然成為了「全球最大型的科技會議」,更被《衛報》稱其為「科技怪才的Glastonbury音樂祭」。
 
該公司由Paddy Cosgrave、David Kelly和Daire Hickey創辦,而該會議專注於互聯網的科技,參與的公司包括了財富離誌的500名頂級公司至小型的科技公司。全球各地的CEO和初創企業混合在一起,加上來自全球各地的科學技術人員,造就了一次強大的聯網經驗,帶來很多投資發展的機會。
 
首五年該會議是在愛爾蘭的都柏林舉行,於2015年身兼Web Summit的創辦人之一和Cosgrave的CEO宣佈Web Summit將會於葡萄牙首都里斯本由2016至2018年舉行連續舉行三屆,。
 
三天的大型會議於2016年11月7至10日於里斯本的MEO Arena舉行,原址當年98世博會的場地。參加人數達53036人,來自超過150個國家,超過1500個初創企業佔了共21個場地。
 
於600名講者當中包括了全球科技公司的行政領導,有Cisco公司的John Chambers、Facebook的CTO Mike Schroepfer、Twitter的創辦人Jack Dorsey和Tesla公司的Elon Musk。在會中講話的還有著名的U2領唱人Bono、國際大赦組織Salil Shetty和葡萄牙足球員Luis Figo。
 
「全球最新進的科技會展」
 
Web Summit經營全球的會展組織,除了香港的RISE,還有新奧爾良的Founders Collision、班加羅爾的SURGE和馬德里的MoneyConf。
 
已經舉辦了第三年,於香港的會議被《福布斯》雜誌形容為「全球最新進的科技會展」,與會人士包括240名講者、600間初創企業和400名投資人,在台上分享專業知識與經驗,還有Q&A的發問時間。
 
今年的講座主題包括:亞洲和矽谷的沒落、2017年如何Pitch、提升現實,Blockchain:東方遇上西方和Bitcoin:一位主屬權的演變…等等。
 
 
 
 
 
的未來
 
AI (人工智能)在各種討論中成為了熱門的主題,於第二天的會議Sentient 科技公司的Antoine Blondeau於自動科技和自動機械人的講台上發表了演說:人工智能的三個個案。Antoine Blondeau創辦了Sentient 科技公司已經差不多十年,該公司擁有強大的演進式和知覺性的科技,由全球最大型的人工智能電腦網絡所掌握支配。Setient公司也是全球最多資助的人工智能公司,擁有1.43億美元的投資項目,Blondeau是這領域的前驅者,曾經參與的科技發展項目包括Siri和iPhone的個人助手智能科技。
 
對您來說RISE的價值是什麼?
Antoine Blondeau: 這類會議的重點是聯繫網絡,即使是在我們個虛擬世界,面對面的交流仍是與其他互動的最好方式-相信我!而且這裡有很多有潛力的初創企業帶來新的科技,要有像我這種人來拍檔和投資,看看正在發生什麼。
 
您認為中國的人工智能發展如何?
在中國的人工智能發展是非常清晰和有策略性的:政府、律師行和初創企業,大大小小的都有。於人工智能和人工智能最向的初創企業的投資已經和美國不相上下了,過去12個月於機械科技的初創企業的投資就有10億美元,這是很可觀的數目。
 
在這行業已經25年,您認為今天的人工智能發展如何?
我認為我們比當初想象的進度走得更前,我覺得沒有人曾預計過我們今天吸引到的投資與注意是這麼大,我們都知道這工業的潛力和它的演變力量,但速度則無法預料。
話說回來,今天我們聽到的八成仍是假設,但有兩成是實際上可見的,最讓我覺得奇妙的是,人工智能影響了很多縱向工業,如醫療、農業和車輛工業等等。
比較滯後的狀況是人工智能放之於生意的核心,今天你仍會見到一些企業認為人工智能是創新的發明,於生意的考量中應該把人工智能放在生意的核心上,即使公司仍是小型,人工智能就是智能,你必須把它加進到工作流程上,很多公司不明白這點。
 
Sentient公司的工作範圍哪部份對您來說最有共鳴?
我們可以在我們周圍建構一個活動的世界,人類不是死物,我們不斷的學習,我們可以讓這個虛擬的服務與內容上線,我們可以學習到在這虛擬的世界的周圍如何建立越來越聰明的互動,這樣我們就會有進展。例如一個互動網站和一個靜態網站,我認為這會是革命性的,因為如果我們可以在一個網站讓它實行起來,那麼對一個人的用處用越來越多和有用,而不是去嘗試明白它,而是反過來,讓它變成能真正配合用家的需求。
  
人們都害怕人工智能,您的看法如何?
恐懼來自於不確定性和缺乏了解,人工智能是一個會做決定的黑盒子,我們不知道它會幹什麼,但我們人類很久以前就在處理黑盒子了,我們的腦就是黑盒子,黑盒子的概念不是人工智能所固有的,而是智能的出處。問題是:我們能否信任一個系統並非以有機的化學過程去做決定,而是靠軟件和電?我們透過嘗試和錯誤來建立這個信任,把這些系統越來越多的注入到我們的日常生活中,讓它們做越來越好的決定能讓我們開始信任他們。今天,如果你用Google,你也不是在用一個有機系統,而是用一個非常聰明的計算方法,那本質就是人工智能,而它可以滿足我們的需求 —這就是人工智能。
 
五年後人工智能的發展會達到什麼程度?
五年時間足夠讓最早的無人駕駛車開始嘗試運作,但它們仍不會是主流,因為問題並不簡單,虛擬世界和我們與之的互動;和真正的智能手機的出現,都有能力把解決複雜的問題。
 
於十年的時間,你會比醫生更清楚自己的健康情況,醫療將會在五年內發生很大的改變,今天醫生看五張圖片,人工智能可以在幾秒鐘內看五千張,它可以看更多圖片,但也可以看周圍的情況,可以收到更多的資訊,這可以挽救生命,非常重要。
 
 
 
 
 
在舞台中央的機械人 
 
Hanson機械人公司的主席科學家Ben Goertzel把機械人Sofia和Han帶到台上,討論人類和像人類的機械人的未來,當Sophia和Han在聊生活中的一切包括「無聊」的電視劇和它們對科幻小說的熱愛的時候,它們也引發出一連串認真的道德與擁有權的討論,這些機器人被設定為互相學習,並像電影與Youtube上的人類一樣行動,Goertzel和觀眾介紹說。三年內,機械人可以「和人類一樣聰明」,他預言說。
 
 
 
 
 
網上幽默
 
RISE也不只是關於機械人和人工智能的,在光譜的另一端是搞笑的生意,由香港的自家傳媒娛樂公司代表,Ray Chan是9GAG的創辦人之一兼CEO,它是一個香港的網站,專門發佈幽默照片、視頻和模仿笑話,有4110萬Instagram的粉絲,9GAG是網上最大的傳媒娛樂品牌之一。
 
這是您第三次來到RISE,有發現什麼改變嗎?
Ray Chan: 第一年很多講者都是從西方來,從去年開始你可以見到更多來自中國和東南亞地區,今年的觀眾席也有更多香港人和亞洲人,人眾改變了更多混合了不同的人。
 
我也很喜歡加入了Q&A的時間,可以和講者更接近,和觀眾有更多的交流,你可以在網上看講座,但Q&A更有互動。
 
9GAG怎樣改變了您的生命?
這公司是創辦人的一個延伸,實際上帶來的影響很大因為我花大部分時間於9GAG上,我們已經經營了9年,我33歲,那就意味著我花了我人生差不多三分之一的時間於9GAG上。其中一個缺點就是現在很難讓我笑,因為當你每天都看幽默內容的時候你的發笑門檻會變得非常高,但我們每天都會收到驚喜,所以在那裡工作仍是非常有趣。
 
但作為CEO所有事情都落在你身上,如果有事出錯了,就是你的問題,如果有隊員搞錯了,這是你的錯因為是你請他的,這是一個很好的「沒有藉口」的訓練。
 
我們於2008年開始9GAG,當時只是想創辦一個有趣的網站去分享幽默的照片,因為當時Facebook在香港並不流行,要分享一張搞笑圖片要很長時間,要上載到MSN Messenger但速度超級慢,如果想分享給不同的朋友就要每次上載,於是我們開始了9GAG,當時只是我們一個有趣的計劃。
 
於2011年我們開始從美國申請增值資助,因為矽谷就是科技公司的NBA,我們於2011和2012年加入了500初始企業,就在這時我們開始認真起來做這搞笑的生意。
9GAG做過很多亞洲內容,把它們帶到新的觀眾群,您們有好多非常成功的故事。
 
能做到的實在很多,我們在香港的團隊有30人,可以看到他們創作和交來的內容,成果驚人。
 
放亞洲內容本來不是我們預計之中的,但當越來越多人在我們的平台上,模式開始改變,越來越多人發內容給我們,每天有2至3萬個提交,老實說,大部分都很差勁的。
 
你們成為了跨文化的橋樑。
於亞洲和西方之間有個距離,因為亞洲人看荷李活電影,但美國人不太知道亞洲人的情況,9GAG我們製作容易消化的內容,在泰國或菲律賓有人創作了一些奇怪的廣告和內容,後來成為全球都受歡迎的影片,這真的讓人驚訝。
 
對我們來說讓人開心是真的重要,老實說,大部分人在生活中就是尋開心,我們公司的使命就是讓世界更開心,文化差異不會影響這個,不論你來自哪裡,你仍然想開心,因為互聯網、傳媒和社交媒體,這變成了人類的共同目標,我認為這是很有意義的任務。
 
不同的國家有它不同的幽默感,我們觀察到在香港的幽默感很刻薄,本地幽默是諷刺性的,取笑於政客和大公司。
 
有些國家什麼都可以用來取笑,例如巴西、菲律賓 — 在我看來,菲律賓就是亞洲的巴西,其他國家如泰國是很有創意的,他們的廣告一流。表面上看起來只是搞笑,但其實說明了人們的心理。
 
澳門怎麼樣?
澳門人不是很關心政治,但年輕一代覺得被困,因為他們相對容易賺錢生活,但如果想追求更高的理想就非常困難,因為澳門是個小地方。當你聽到這情況,就像是第一世界的問題,因為面對的並非維生的困難,但雖說如此,對於在這情況的人們來說,這是個真實的問題。
 
您們在網上有這麼多的有趣視頻,您自己是否一位小狗或小貓愛好者?
我有兩隻狗所以我是小狗愛好者,就算你只是給牠們小小的獎勵,牠們都會欣喜若狂,牠們很忠心,不管你做什麼牠們都仍然愛你,我覺得朋友應該是這樣的支持,但在網上貓是比較受歡迎的,因為牠們都是壞蛋。
 
 
 
 
 
搖滾明星
 
Gary Vaynerchuk是曾四次獲得New York Times的最暢銷作者,也是VaynerMedia的CEO,也是知名的投資人和資產家,曾注資到Facebook、Twitter、Tumbir、Uber和Birchbox。後來創辦了值2500萬投資資金的VaynerRSE,這位市場大師在48小時的停留中去到哪裡都引來了大班群眾,他最著名就是能準確的預測消費者的取向,在會議中他也談及未來五年他最感興趣的主題: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