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俱樂部

他是建築師,又是藝術
joão Pedro Lau
图 Photos Eduardo Martins
他是建築師,又是藝術家;雖然在葡國長大,但馬偉圖卻一直以澳門為他的第二家鄉,大概是自己的家族與這個城市的淵源甚深之故。他現在也於這裏建立了自己的家庭,並在本地的蔡田田建築師事務所工作。
 
關於為何會孕育出是次展覽,馬偉圖這樣說:「我在過去兩年有六場展覽,數量真的很多,其中三場在澳門,三場在葡國。這些都是一個進程的終結。這進程始於五年前,經歷一切後,我覺得自己已經完整地結束了一個週期,而且也享受這個空檔,讓我可以自由地重新思索,並且回顧自己的一些舊草稿,是我喜歡的一件事。」
 
他續說:「這展覽其實是圍繞着我回顧自己從前的存檔這件事,並且找一下那些有發展潛力的事。從畫作到攝影作品,還有多媒體作品,我都有回顧一下,並且完成了一些從前擱置的創作。它們某程度上其實都在等我回來完成它們。其實當回到那些已經忘掉了的點子時,感覺也是不錯的。我很高興自己可以重新發現它們。」
 
另外,其實馬偉圖一直都有描畫那些他看到的事物,所以本身就有很多素材可用。
 
「每天我都畫很多東西。我經常都會帶着一本小本子,然後好似有強迫症般記下所有事情。而為我最容易的記事方法就是把它們畫下來。」
 
在回顧自己存檔中那些未完成的作品時,馬偉圖首先會尋找那些有發展潛力的作品。可是他也開始有其他不同的選擇標準。
 
「其中一個選擇標準就是要有幻想在裏面,不只是從我的存檔之中,更要有我所讀過的事物支持,讓我有構思去發展它們。我在自己的腦海裏建構這個幻想俱樂部,由我喜歡的成員所組成,他們有畫家、藝術家、建築師、作家及哲學家。所以我就有這個幻想俱樂部的構思,讓我可以成為這些自由地交流、交換意見、原則及價值的人的一員。」
 
在馬偉圖開始選擇他那俱樂部的成員時,他發覺有超過一半都是來自巴西的,並且與1960年代那場被稱為熱帶主義的藝術運動有關,因而以此作為展覽的名字。熱帶主義運動其實是受到在美國相似的嬉皮運動所啟發的,可是在巴西的這場運動卻是發生於當時軍政府的陰霾之下,令它在那時變得更不受尊重及反文化。
 
「你可以看到這些都是對我作為藝術家有所影響的人。他們都在這裏,可是你就需要去尋找他們,並在作品中發現他們。」
 
不論是藝術還是建築學,都與馬偉圖的家旅淵源甚深。他的父親馬若龍是澳門的一位著名建築師和藝術家,叔叔馬偉達也是這裏有名的平名設計師及畫家。
 
馬偉圖回憶道:「當我還是小男孩時,我曾經畫過自己的爸爸。我們會在不同的房間裏,聽着相同的音樂。那真是非常令人愉悅。可是有一段時間人們都說我的畫作跟我爸爸的很相似,我不喜歡聽到這些,所以就把它們都收起來。」
 
「現在我覺得這是正常的。畢竟我長大時看到的都是爸爸的作品,而且他又經常在作畫。另外,我也有受到我叔叔的影響。某程度上,如果你真的細看我的作品,你一定會看到一些我爸爸和叔叔的影子,可是卻又完全不同。」
 
他笑說:「我們三個人其實都很不一樣,可是卻不能否認是一家人呢!」
 
至於他的專業及他的興趣間的關係,馬偉圖說他並不完全相信兩者間有很大的關連。
 
「百分之九十九的建築學都與藝術無關,而是投資、法例、安全及功能,但餘下那百分之一就讓我感到好像在看畫作或者雕塑一樣。當然,作為一個建築師,你需要有創意,但那種創意是不一樣的。」
 
可是他也承認自己的專業的確有影響到自己的創作。
 
「我呢,如果你觀察我的作品,你一定會看到兩樣東西:裏面有很多空間,而且所有東西都從一個草圖或者一條線開始。我不會油畫,只會描繪,我不是一個畫家,不懂得如何用傳統的方法去油畫。無論怎樣也好,你還是需要從描繪開始。」
 
 
在探索過自己的資料庫,並從巴西那1960年代的熱帶主義運動取得靈感後,藝術家馬偉圖於創意澳門呈獻自己最新的展覽《熱帶主義俱樂部》
 
TROPICALIA CLUB   
 Alexandre Marreiros 
Until February 18, 2017 
Monday – Saturday 2 to 7pm
創意產業中心
澳門冼星海大馬路
文化中心地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