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寶專家

英譯 English Translation TANJA WESSELS 中譯 Chinese Translation ALICE kok
翟健民,這位澳門出生的著名古董文物專家,在香港回歸中國的二十年間
翟健民,這位澳門出生的著名古董文物專家,在香港回歸中國的二十年間,乘著兩地合作不斷加深而帶來的機會,一躍成為全球最有影響力的藝術品商人之一。 
 
 
古董商和收藏家的最大分別往往在於,商人購買古董是為了出售圖利,而收藏家買的則是心頭好, 目的是要把物品據為己有慢慢欣賞。
 
不過,凡事都有例外。有時收藏家也會在有需要時把自己的珍藏易手,而古董商也會對某些情有獨鍾的物品難捨難離,珍藏一輩子。
 
翟健民,香港最活躍的古董商,就是後者的最好例子。“2013年我在美國一個小型拍賣會投到一件唐英壽山石雕”,他對Closer說,“當我第一眼看到它的時候就知道我一定要擁有它,而且會不惜代價。這是一件我永遠不會出讓,而且是要留給兒孫的傳家寶。
 
唐英(1682-1765),瀋陽人,集畫家、詩人,書法家、作家和戲劇家一身,他在清朝雍正和乾隆年間擔任江西景德鎮御窑廠的督陶官,以其對瓷器製作的卓越貢獻而聞名。
 
翟生提到的壽山石雕是一件於1750年間由唐英本人監製的自我雕像。在翟生的眼中,它之所以珍貴,除了因為它的稀有,最重要的還是雕像的人物和作者本身的歷史價值。“我曾經在北京故宮博物館見過唐英的圖像,當我一看到這件雕像時就馬上認出是唐英本人。他是中國瓷藝的頂級大師,沒有他,清朝的瓷器技藝根本沒可能達到如此巔峰。知道這件雕像將會被拍賣,我當時的心情就非常興奮。”
 
這件作品展現了笑容滿面的唐英,他穿著一件繡有龍圖案的長袍,身邊圍著五位年輕人,旁邊的石像刻有三首詩。拍賣會於2013年在加州的奧克蘭市舉行,拍賣雕像的是一名曾經長期照料駐中國的一位美國外交官的護士。拍賣行對雕像的估值訂在十至十五萬美元。最後,翟生以遠遠高於估價的二百萬美元成交,其中的競投過程高潮迭起,足以拍成一部緊張刺激的電影。
 
翟生向我們娓娓道來當年拍賣會的情況,把我們帶到當天的現場。“為了避免引起太多迴響,我決定留在香港,讓太太和我的助手出席拍賣會,” 翟生說道。“當時準備出席那場拍賣會的中國行家有四五十位,他們都對那件拍賣品感興趣。但是,他們都知道我們的名聲和來意,明白到我們將很難被擊敗,於是在開拍前的幾小時,他們主動向我太太提出合作協議,同意大家之間不會互相競投,成交後拍品將會共同分享。這意味著雕像稍後將會被出售以分發利潤,這是我不想要的東西。但是為了避免矛盾,我同意把此協議的上限定在八十萬美金,換句話說,當競投叫價超過這個數目時,大家就各自為政。”
 
25年來在古玩行業打滾,見過無數世面的翟健民知道,這件拍品的最後成交價將會和拍賣行的估價有相當大的距離。而他已經有心理準備即使再高價,也要把雕像投到。
 
果然,在開拍之後的一分二十秒內,八十萬美元的阻力位已經沖破。幾個小時前商訂的臨時協議即時無效,各人進入公平競賽。
 
僅僅二十秒過後,一百萬美元叫價聲起,現場即時響起一陣歡呼聲和掌聲。誰知競賽到此只是到了中場。又再過了漫長的兩分鐘,翟生經助手以電話投注叫出二百萬美元的競投價,現場再次引發新一輪更激烈的掌聲。在沒有更進一步出價的情況下,拍賣官一錘定音,翟生終於如願以償,投得這件心愛寶物。
 
翟生的策略得到了回報。透過助手作電話競投令他避免在現場與其他競投者正面交鋒,而他不惜代價要投得此重要珍品的氣派更加深了他在行業中領頭人的地位。翟生最後付給奧克蘭拍賣行二百二十三萬五千美元,亦即時以一千七百八十萬港元投得此唐英壽山石雕像。
 
我們去年訪問他時,正值香港國際古玩展之際, 這是一場由他於2008年創辦的年度展覽。這件雕像藝術品就放置在展覽會的正中,成為大會的焦點。展覽場刊也都以它的照片為封面。當翟生向我們分享了這段驚險刺激的競投過程後,他滿意地說,錢花得很值。他重申能夠在這個場合展示唐英這樣一位影響深遠的藝術大師的作品實在非常有意義。
 
面向中國的藝術品櫥窗
 
我和翟健民第一次會面剛好是20年前的事,記得當時正是香港即將回歸中國的數天前。那天我們來到了他在荷李活道的古玩店,請他分享對未來的憧憬。他面上掛著那招牌式的燦爛笑容,告訴我們他對香港的未來充滿信心,甚至期待香港能夠透過和祖國的更緊密關係為本地的企業創造更多的商機。
 
二十年後的今天,他認為自己所取得的成就和他當年的願景息息相關。
 
“1996年,在香港主權即將移交前的一年,太太和我決定在北京購置物業,正彰顯我們當時對未來的樂觀態度。”翟生接著道出另一件對他人生影響非常大的決定:“我報讀了北京大學的考古學課程,這一決定改變了我的人生。在接著下來的四年,我穿梭於香港和北京兩地,一邊上課,一邊繼續經營公司的生意。雖然很不容易,即使是在2003年SARS爆發期間,我依然堅持奔走兩地。不過,我真的很享受那四年的時光。
 
在同一時期,翟健民認識了中國著名的電視主持人王剛。不久就被邀加入北京電視台一個叫“天下收藏”的節目做嘉賓主持。內容是要鑑別參加者帶上來節目的物品究竟是真古董還是贗品,翟生與其他文物古董專家負責識別工作。
 
節目每週吸引六千萬觀眾,被裁定是真古董的會被獲發金牌和鑒定證書。如果藏品被鑒定為贗品的話,就會在節目現場被大錘砸毀。
 
翟生說:“節目播映以來一直非常受歡迎,在全國的收視率僅次於中央電視台的新聞聯播。由於這個節目既緊張刺激又有懸念,每週播放時都受到觀眾熱烈追捧。記得有一次,我們鑒定了一個陶瓷花瓶並非古董,要告訴它的主人。此人堅持花瓶是他花了一百五十萬人民幣購買的,不可能不是真的。當我們真的當場砸爛花瓶時,他大受打擊,不適被送往醫院。不過,翟生補充說,不是所有的假古董都會被砸,有些甚至是在文化大革命期間出產的相對較新的物品,都會逃過錘子致命的一敲。
 
從2006到2013長達七年中,此電視節目一直收視高企,在中國獲得了巨大的成功。翟健民不但成為家喻戶曉的人物,更被認可為權威的中國文物專家。今天的他已經被公認為世界上最著名的藝術經銷商之一。但是,要了解他的成就,我們必須回到他的起源 – 澳門,這個60年前他出生的地方。
 
翟健民的父親早期從山東移民到澳門,經營葡式的抽紗檯布生意。由於愛好收集古玩,經常流連在澳門的大街小巷,甚至在垃圾堆裡尋寶。受父親影響,翟健民自小就培養出對古董的興趣,而且親眼目睹父親每當有需要時,就會把這些物品變賣,這時小小年紀的他便知道古玩可以賣錢。
 
翟健民12歲時,父親決定舉家搬往香港以圖有更大的發展機會。可惜家族生意沒落,父親更加病倒了。從澳門帶過來的古董都被變賣得七七八八了。為了幫補家計,翟健民15歲就綴學出來打工。很快他就認識了從事古董生意的黃應豪師傅,從此展開了他在這個行業的生涯。1974年,他第一次隨黃師傅去倫敦出席一個藝術博覽會,自此翟健民就經常走遍世界各地去搜羅古董。
 
“我喜歡展覽多於拍賣會”翟健民向我們透露。“雖然都是尋寶遊戲,但在拍賣會上,你喜歡一件物件未必意味著你能擁有他,因為你要和其他對手競爭。在展覽會上,只要你喜歡,經過討價還價之後,你就可以把物品買走。除此之外,展覽也都是一個文化交流的好地方。所以,我考慮了很長時間之後決定要把這樣的展覽帶到香港。”
 
舉辦香港古玩展的決定和他自己古董生意的演變息息相關。自他於1988年在荷李活道開店到香港回歸前,他的客戶中佔了60%是來自香港本地的收藏家,其餘為外國買家。今天,他公司70%的客戶來自中國大陸。這也見證了十年前當他決定舉辦這種國際性的古玩展時,市場的條件已經成熟。
 
“中國內地的富裕一族開始對古董感興趣,而西方人也希望可以在香港接觸到中國的買家。於是我們就起到橋樑的作用。“ 
 
每年的這場古玩展都匯集了近百個展位,展商有來自香港本地和中國大陸的古董商,也都有越來越多的外國展商參展。翟氏有限公司的“永寶齋”占据展会的正中位置,展出有宋朝皇帝的瓷器以及明清时期的玉器、竹器和瓷器等。每件都是精心从世界各地搜罗得来的稀有珍品。
 
古董藝術品市場近年的交易額屢創天價。早在2005年,翟健民就曾以一億一千五百四十萬港元投得一件18世紀乾隆皇御製的花瓶,當時就改寫了亞洲單件藝術品的最高成交價,同時刷新了全球清代瓷器的最高拍賣價。
 
對於古董藝術品的來源,翟健民有自己的堅持。中國在19和20世紀曾經受到西方多國的侵略和掠奪,不少在外國的中國古董是當時經此途徑流傳出去的。要清楚知道每件物品來源的合法性幾乎是不可能的事,不過在他對文物古董的不懈追求中,翟生為自己定下了準則。 他和我們分享道,“我一般是不會特別去調查物品的來源地,但如果我知悉是出土文物的話,我就一定不會考慮。從我進入北京大學學習考古學的那天起,我就許下承諾,絕對不會購買出土文物。”
 
在他心目中,他很希望能夠把香港的古玩展延伸到澳門。他說,“澳門市場還在萌芽階段,還需要大量的研究。但我希望在未來5年能夠在澳門舉辦類似的展覽。”他也希望澳門政府加強對這個行業的支持。“澳門的博物館辦得很好,但政府需要推動對中國古代藝術的教育。如果條件允許的話,我將會很樂意在澳門舉辦古玩展,因為我依然把澳門視為我的家鄉。”
“我指的是老澳門,不是路氹城。”他笑著說。
 
 
 
對澳門收藏家的建議
 
小心贗品   “ 在網上拍賣的物品有兩成是贗品,”翟健民提醒我們。他自己每五年都會不小心買到一件贗品。
 
如何判斷真偽   翟生建議首先要查看物品的全身,然後再研究它的材料,胎釉、表面的圖案,繼而再看底部的印鑑還有重量。有疑問時,最好拿到化驗室做鑒證。
對於新手收藏者來說,要多去參觀博物館,多讀參考書,還有多請教專家。
 
投資價值   古董文物不適宜作為投資炒作,翟生說。有此心態的人應該選擇投資房地產和股票市場。但是一件價格合理的古董是永遠不會貶值的。所以翟生建議收藏者至少應把物品收藏兩至三年,期間物品一般會增值50%到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