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棧春秋

Translation By: 
Tanja Wessels, Alice Kok
圖 Photos Eduardo Martins
著名電影拍攝場景澳門新華大旅店發展成藝文空間並變身成劇場
無數的電影和攝影作品曾以新華大旅店為背景,這間位於福隆新街的旅館創立於八十多年前,多年來一直吸引著諸如王家衛和范思澳等電影導演的興趣。 旅館經理葉小姐(Anna)現時繼續為尋找廉價住宿的旅行者和商務人士提供服務,她表示新華希望能發展成一個文化空間,並將其活化為一座歷史悠久的建築物。
 
於新華大旅店已工作三十年的員工甘先生回憶起,當年香港導演王家衛和他的團隊來到旅店準備拍攝電影《2046》的故事。這是一部關於孤獨和失落的愛情的電影,故事發生於未來的一間酒店房間內,於2004年左右拍攝。
 
「王家衛一直沒有摘下他的太陽眼鏡,」現年六十多歲的甘先生一邊指著眼鏡一邊笑著說,並指出這位導演一直是該旅店的常客。王家衛於澳門拍攝了《花樣年華》的部分內容,並於此地拍攝了其續集《2046》。
 
「我感興趣的不是賭博與黑社會之間的關係,而是澳的殖民歷史所留下的遺產。」導演在澳門時曾說過。
 
新華大旅店這個曾經是無數電影拍攝和現場表演的場地,最近舉辦的文化活動是由澳門D’As Entranhas劇團於11月演出的一場名為《Valley of the Dolls》(玩偶之谷)的戲劇。該劇團主要由葡萄牙人組成,於 1999年由女演員Vera Paz創立。該劇的新聞稿介紹說,這部話劇以「幽默與諷刺」的形式講述了四位四十歲女性在日常親密關係中的故事。
 
「我們有意開放這裡成為文化活動的場地。我們的目標是更多地接觸社會,幫助發展和推廣傳統文化。」從母親葉太太(Irene)那裡接手下來經營這個家族企業新華大旅店的Anna說。
 
「我們歡迎各類型的文化活動,電影製作、現場表演、展覽、書籍閱讀會、電影欣賞之夜-你想到的,我們都無任歡迎。我們的目標是活化這座獨特的文物建築,並逐步將其轉變為住宅博物館,於其中注入具有活力、青春和文化的氛圍。我相信,反過來,建築本身將能吸收積極的能量,並與這種精神長久並存。」Anna分享她的願景說道。
 
這位項目經理介紹,新華大旅店曾參加過各種文化活動,她表示他們是2014年澳門城市藝穗節的協辦方,並參加了有關保護和增進歷史文物價值的研討會,以及參加「如何注入新的文化元素以活化舊區」等的活動,也參加了澳門文物大使協會(MHAA)的計劃。
 
於2014年澳門城市藝穗節期間,新華大旅館成為了舞蹈表演的舞台。
 
「觀眾站在街上,面向旅館。舞者在二樓的三個陽台上跳舞。」Anna回憶道。另一次,舞者們則以新華的外牆為演出背景。
 
在20世紀50年代和60年代,葉小姐回憶道:「旅館內有定期的電影之夜。店內放置了一台投影機,於牆上投射電影。父親和這裡的長期居民告訴我的。」 她說。
 
 
回憶、虛構和現實
 
「新華大旅店是一個我們可以通過不同的電影製作人的眼睛去混淆記憶與虛構的地方。」紀錄片《新華大旅店-幕後》的導演Vanessa Pimentel說道,該片她與Yves Etienne Sonolet合導。
 
正是「虛構與現實之間的混合」迫使她製作了該紀錄片,其中涵蓋了旅館營業了超過80多年的歷史,並拍攝了Ivo M. Ferreira的最新作品《帝國酒店》的幕後花絮。
 
新華大旅店位於福隆新街67號,其特點是不僅保留了外牆建築,而且還保留了內部結構,於大約1930年改建為旅館,之前曾是私人俱樂部。該「復古」氛圍的建築建於1870年左右,屬於當時的中國式建築,有大約三十個房間,由木板牆隔開,狹窄昏暗的走廊通往不同的角落,其特色曾引起了多位電影製作人的青睞。
 
同樣來自香港的彭浩翔於2004年左右在這裡拍攝了《伊莎貝拉》。這部電影的海報曾懸掛在旅館入口處,海報上是來自澳門的女主角梁洛施,攀登著一條狹長的現已油成綠色的通往接待台的樓梯。
 
新華同時也是拍攝《蝴蝶》時的電影場景,由導演麥婉欣執導,由賭業大亨何鴻燊的女兒何超儀主演。這部電影講述一位已婚的高中老師Flavia(由何超儀扮演)邂逅姓葉的創作女歌手(田原飾演)的愛情故事。這部電影於2014年在「雋文不朽」-澳門文學節曾公開放映,田原當時也有出席。
 
 
「著名」但價錢合理的住宿
 
沿台階而上,就可以找到甘先生,他負責辦理客人的「入住」和「退房」手續。他頭頂的吊扇的陣風把日曆頁面吹起,在澳門區旗和中國國旗的旁邊,有一個暗紅色的祭壇,還有一個用來供奉守護神關羽的橙子。這位中國古代的大將軍是忠誠和正義的典範,在中國大陸、台灣、西藏、香港、澳門和海外社區中廣受崇拜,是宗教人士虔敬的神靈,在中國傳統商店和各種場所無處不在。
 
甘先生說許多來到新華的人都被這個「著名的地方所吸引,因為很多電影都是在這裡拍攝的,很多明星都來過這裡,很多人因此想在這裡留宿。」他一邊說,一邊把手伸到櫃檯上。甘先生同時也負責打理和清潔旅館。Stanley是他的同事,和他輪流工作。他強調,旅館主要吸引客戶,因為它「便宜、乾淨、安全、安靜」。
 
在任何電影的拍攝與籌備期間,旅館仍然向客人敞開大門。該建築的內部剛剛進行了一些裝修,油了新的牆壁和換了新的管道。 Anna解釋說,一些舊的瓷磚地板已經被塑膠材料的模仿地板所取代,這是維護建築物必需的措施,也為客人營造舒適的空間。她補充說,由於建築物的年齡和可以落實的工程限制,房間保持得相當簡單,沒有空調或私人浴室,這是在澳門物價騰飛的今天仍能保持房價相對便宜的原因。
 
今天退房的客人是來自廣州的鑽石經銷商劉偉。他很高興成為被訪問的對象,並說他是六福珠寶的僱員。這是他第二次住在新華,這是他偶然發現的地方,當時正在市中心尋找便宜的住宿。這位鑽石專家解釋說,珠寶加工和生產地位於大陸,於是澳門是他們的必經之地。其公司總部位於香港,而顧客則來自南非、比利時或安哥拉。
 
當墨西哥旅客Fernando Gutierrez離開於接待台轉角位的房間時,我們的談話才進行到一半。他與荷蘭籍的華人朋友Anita Tang一起在亞洲旅行,他們在互聯網上找到了旅館的資料。
 
「我們昨天很晚才到達的。很難找到一個便宜的地方,這家旅館挺出名的,又是這區最實惠的一家,所以我們決定住在這裡。是個非常方便的地方,又乾淨,位處中區但卻不那麼貴。」Anita Tang解釋道。從這裡再出發,他們下一個目的地是馬來西亞。
 
接下來的星期六,當我們回到旅館時,七十多歲的業主葉太太,正靠著櫃檯,用粵語與「三姨」正在興高彩烈地聊天。三姨曾在新華工作近三十年,現在已經退休。 「她仍然經常回來幫手,她體現了我們旅館的良好商業精神,常常為我們員工的健康和安全著想。」Anna分享道。
 
 
新華門後的故事
 
2017年,葡萄牙導演范思澳於新華大旅店度過了幾週的時間,拍攝了《帝皇飯店》,該片今年10月12日在第二屆平遙國際電影展全球首映。該影展是由中國導演賈樟柯和老將Marco Muller於去年創作的。
 
Anna回憶說,拍攝《帝皇飯店》是旅館所經歷過的規模最大的一次。
 
「我們從來沒有試過把整個旅館出租以進行拍攝,通常只租幾間房。這是我們第一次在拍攝期間停止接待新客人。之前我們一直歡迎任何人入住或繼續接受網上的預訂。」旅館經理解釋道。
 
這部由葡萄牙女演員Margarida Vila-Nova和英國台灣混血演員鳳小岳主演的電影主題是城中經常出現的話題-由房地產投機和經濟增長所帶來的快速變化與節奏。
 
該片完全在澳門拍攝,主角和父親努力地維持酒店的業務,盡力地避免建築物被拆除,被摩天大廈取而代之。這個劇情幾可亂真。
 
但事實並非如此,因為福隆新街,包括了新華所在的土地,編號65和67,是不動產建築文物名單的一部分,也稱為文物建築,儘管它不屬於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世界遺產的「澳門歷史城區」。
 
范思澳自1999年以來曾多次在新華大旅店拍攝,並於2017年再次回歸。新華也是導演在20世紀90年代初抵達澳門時的回憶。那時,他住在福隆巷附近的另一家名為「東方旅店」的旅館 。
 
當時,「這一切都顯得非常神秘,所有的這些門和走廊,就像一條黑暗的街道,我們不知道正在發生什麼。新華也是一個陌生的地方,你不知道這些門背後究竟藏著什麼。」於Vanessa Pimentel和Yves Etienne Sonolet的紀錄片中導演如是說。
 
范思澳補充說:「我喜歡充滿活力的節奏,這個城市的能量總是在變化。但我也喜歡那些原封不動的地方。我喜歡,當我找到我已經認識很久的地方,依然故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