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直視野

Translation By: 
Alice Kok
他將會在中國的城市種植一連串的森林摩天大廈。
意大利建築公司Stefano Boeri Architetti的創辦人Stefano Boeri創立了城市森林的概念,繼其於米蘭和洛桑的「垂直森林」後,他將會在中國的城市種植一連串的森林摩天大廈。
 
 
Stefano Boeri 是一位與別不同的建築師。樹木和植物在他的設計中佔有重要地位,和他大部份同行不一樣的,是他以樹木和植物為榮,認為它們是一個地方的靈魂,而不是後來才加上的附屬品。
 
他創立的建築公司Stefano Boeri Architti (SBA)位於米蘭,在上海和地拉那也設有辦公室,Boeri擁有各種傑出的頭銜,一位多才多藝的作家、藝術總監、文化策劃人和教授等等。
 
他也是「垂直森林」(Vertical ForestING)的創辦人,這是一個全球性的趨勢,從2014年Boeri的工作室於米蘭建築的第一座垂直森林開始發展出來。當時Boeri想到,要把我們從大自然身上取來的空間還給大自然,他設計了Bosco Verticale建築項目作為未來摩天大廈的原型。
 
今天這個建築設計項目已經達至全世界的不同角落,有好幾項是在中國的,包括: 柳洲森林城市、桂洲萬峰林項目、桂洲山林酒店、南京垂直森林和石家庄的森林城市。
 
您相信「親生命假說」(Biophilia)嗎?
我是一名建築師,而我的想法和我的工作,就是把生命帶到建築物裡面去,我們都習慣用石頭、金屬和其他類似的來自大自然的物料來設計建築物或外牆,但當我們想在建築內放進樹木和植物的時候,會被視為是裝飾性地去處理。
 
我的想法則完全不同,我很有興趣把樹木和植物放在我的建築內,並不是作為一種裝飾性的元素,而是作為我的建築設計中一個必要的原件,我為樹林去設計建築物,我為植物去建外牆,樹木和植物是我建築物的第一用家,第一住客。
 
我認為這是一種新的思維,建築利用了大自然,但都是沒有生命的自然,當你用有生命的大自然作為元素時,會被視為在做建築以外的事。而我正在做這事:我真的很喜歡把生物圈,有生命的物種,帶到我的建築裡面。
 
您認為和大自然親近會為我們情感上帶來何種影響?
有很多方面。當我想到那些住在米蘭我們建的垂直森林裡面的家庭和個人時,我覺得真的很棒,因為從結構的觀點來看,樹木散發一種安然、舒服、寧靜和放鬆的感覺,它們同時也是很好的城市景觀過濾器,我很喜歡早上你打開窗就會見到樹葉甚至是鳥巢和小鳥,這非常好。就像在森林裡一樣,或者在天空中,坐在樹枝上,而不是坐在地上。
 
除了情緒上和美感上的影響,這設計如何有利於減輕污染?
考慮到現時在我們大氣層裡的二氧化碳,75%來自城市,同時森林正在吸收這二氧化碳的35-40%,於是我的想法是補給樹木的數字,增加森林在我們城市中的面積,透過建立公園,綠化基建和綠化建築項目,就像我設計的那樣。
 
我認為把森林移到城市內是一種對抗敵人,二氧化碳的方法,就在產生它的地方-城市裡面-去對付它。我認為如果我們想逆轉溫室效應,這就是向著未來其中重要的一步。
 
第一個垂直森林,建於米蘭,有沒有發生一些沒有預計的結果,或讓您覺得驚喜的?
在那裡每個住客都有兩棵樹,十棵灌木和二十棵植物,這大概就是那裡的比例,在那裡的人都十分開心,他們都很喜歡,這項目很成功。那裡的露台也給了人們一種不同的接近感,他們是一個社區,會互相分享大樹生長和小鳥在巢裡的經驗,所以看到他們如何體驗這種空間很有趣,但最讓人驚喜的是植物們,它們都生長得很好。
 
那些社會性的效果很有趣,小鳥和樹木是如何把社區的人拉近呢?
現今在大城市長大的小孩子很少有機會與大自然直接接觸;不只是和大樹親近,也能和小鳥親近。
 
在一般的層面上,我發現植物如何散發一種社區凝聚力和接近大樹的感覺,是讓人驚訝的,我們以前只有在郊區才會感受到,那裡有單獨的屋子,有個花園,一般是這樣。
 
我認為我們現在可以提出另類的選擇,在城市的中心,在一組集體的房子裡面,我們決定了將全部的綠化部分作為公共空間。你可以買房子,但你不能買下那些樹、灌木和植物;全部綠化都是集體給整個社區的。
 
您的工作如何面對我們現時處於的不確定狀態?
我認為在中國要把綠化環境這想法成為一種集體意識是重要的。在中國,比如說,有主張「慢食物」的人找我們,他們的食物都是選擇性和與當地農夫合作種植,他們在計劃一個慢食品種植的村子,他們要求我們設計一些公共服務空間,例如圖書館和公共學校,這些都是我們在進行中的。 作為建築師我們的專業責任是處理城市環境的複雜性,而不只是建築一些盒,而是要照顧這裡面和它們之間的空間,這是一個很豐富和複雜的世界,也是tranquility我愛不釋手的原因。
 
您對未來的建築師們有什麼指導?
我們的工作是預視未來,並把我們的視野銜接到現時之需,把當地的需要連接到對未來的視野是多麼的重要!所以要造得更完整和複雜一點,這種複雜性是我們內在有的,它能讓我們真正地用更豐富的方法去想象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