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直社區

Translation By: 
João Pedro Lau
Photos by António Mil-Homens
最近在筷子基開幕的社會房屋的設計是由澳門本地建築設計公司LBA所負責

紅街市只有十分鐘路程的筷子基社會房屋,以其奪目的黃色外牆及赤陶磚,在這個有點殘舊的社區中鶴立雞群。這幅3722平方米的土地本來建有一座八十年代M級五層樓梯矮,設計者為備受尊重的葡國設計師Manuel da Conceição Machado Vicente。那時他正於里斯本,為澳門及果亞的多個工程工作,深深地影響了當時的年輕建築師,並憑那幢在澳門的五層樓宇贏得ArcAsia金獎。

四十年後的2009年,澳門政府認為社會上十分短乏本地人可付擔的房屋,而處於筷子基的這塊土地應該被更好地利用。因此樓宇的居民被重安置,而興建高層社會房屋的工程也隨即開標。

本地建築師事務所Arquitectura e Planeamento Lda (LBA) 成功中標,並於2010年完成設計。在標書的嚴謹要求下,他們被要求提供超過730個居住單位,其中大部份需要是1房單位。

Carlotta解釋道:「根據政府的新房屋政策,單位的尺寸有很嚴格的規範。政府的工務部門堅持公共房屋不應與私人樓宇競爭,因此單位都不能大過法例的最低限度;所有睡房都是9平方米;客廳12平方立;廚房6平方米;浴室4平方米。單位裏不可以有走廊、壁龕或者凹位。最後我們成功設計出737個單位,其中七成半是1房單位,17%是兩房單位,7%是3房單位。」 

大廈在開始入伙後一年就已經有八成入住率。可是為一些本地的年輕人,這些根據政府新政策興建的公共房屋單位還是有些令人失望之處。由於大部分的單位都只有一間睡房,因此並不太適合那些計劃組織家庭、需要家中有兩間睡房的年輕低收入夫婦。最後,這新建的公共房屋就變成了最適合長者居住。 

這個由LBA負責設計的公共房,包括了兩幢高28層的樓宇,樓下有自己的平台花園,也將會有包括郵局、餐廳及休憩空間等設施,讓住客有一種社區的感覺。Carlotta說:「我們的目標是提供更多的公眾地方讓人們可以聚在一起。因為在傳統中國文化中,在外面與人聚一聚是消磨時間的方法。我們也在兩幢樓宇的每四層樓加上一條走道,讓住在不同樓的鄰居都可以不需走到樓下就可以容易地走到對方的樓宇去探望對方。」 

Carlotta的合伙人、LBA的共同創辦人Rui Leão則說,他們的目標是要建築一座垂直的村莊,「盡量運用兩幢相連大樓的空位去創造出讓人可以相聚的地方」。 

在地面層的設計中,也加入了多條走道,讓行人可以不需繞過大樓、直接穿過大樓的內部走到另外一邊。這樣除了使大樓更有四通八達和開放的感覺外,還可以增加通風。 

另一個設計重點在於避免讓居民有一種身處在高密度樓宇群中有時會出現的被困感覺。在每層樓中,LBA都會著意在公共走廊中加有不少自然通風部份,並把升降機大堂附近的公共空間加高一倍,使之與上面一層連在一起。這設計不只讓該個空間更光猛及通風,也能鼓勵住客們聚在一起,甚至可以在清晨於這個只離他們家門幾步之遙的地方耍一下太極。 

工務局對於建築用料的要求十分嚴格,例如外牆的磁磚尺寸只能是2吋乘2吋,但並沒有限制顏色。因此Carlotta說顏色對他們來說十分重要。「我們可以利用顏色來突出我們的設計,所以就用了赤陶磚和那些黃色的磁磚。」 

整個設計團隊都謹記着他們設計的樓宇一定不能與其周圍的私人建築爭妍鬥麗,也不可以給人一種過份奢華的感覺。所以兩幢大樓的大堂都沒有裝上冷氣,取而代之的是裝在牆上的風扇,令到放信箱的區域的空氣可以流動。Carlotta笑說要令大樓看起來不比它的鄰居『富貴』實在是一個挑戰,因為大樓本身就是全新的,而且周圍的私人樓宇已經老舊並且有點失修,所以他們設計的大樓看起來必然會是更新、更時尚、更整潔及更討人喜歡。 

 

 

而工務局的另一個指示就是所有喉管都必須外露,不論是水管或是電線管亦然。這使到整個興建計劃的花費更便宜,但更重要的是外露的喉管十分有利於維護,因為這樣就能很快地看出問題所在,再進行維修。 

另一個比較實際的考量點在於颱風及暴雨下可能會出現的水浸情況。整個建築都比鄰近路面高了一些,這個做法的另一個好處是可以讓他們更好地設計大樓的邊界,讓行人感覺自己是置身於建築物的範圍內,而不是走在行人路上。 

這個公共房屋計劃的的總建築面積為44,558平方米,另外還在一樓及二樓有5,581平方米的面積將會撥給多個社會設施,當中包括老人中心及托兒中心,所以這建築物的目標本來就是讓社會大眾可以進入使用,而不是只有住客。 

在3樓是一個平台,當中有花園及兒童玩童設施。而LBA就希望在這裏建設一個讓人放鬆的空間,並加入了多個設計各異的閒坐區域,避免那種經常出現在公共建築物的刻板感覺。

兩幢大樓的大部分樓層都有16個單位間隔也很舒適。單位內有空間可以放一張小梳化及電視和餐枱,睡房可容納雙人床及幾個衣櫃。廚房的設計也是傳統的中式風格,裝有紙皮石面矮工作台和不鏽鋼洗手盆。而住戶就可以自己決定是否安裝氣體煮食爐及抽油煙機。浴室的尺寸令人滿意,並裝有沖涼缸。每個單位都有一個小露台,可以放洗衣機或者用來晾曬衣服,甚至可以坐在那裏享受一下周圍的景觀。

每個單位的正門都有一道不鏽鋼閘,既可防盜又有助通風。Carlotta說唯一從住戶收到的投訴是自己家的門口與對面鄰居的對個正着。「可是除了這件事外,他們都很滿意這些單位,而且有很多原來住在這裏前身的那幢樓宇的居民都希望可以搬回來。」

Carlotta自1996年起就在澳門居住。她於米蘭理工取得學位,之後獲Erasmus 獎學金而負笈里斯本,並在那裏認識了Rui。在二人畢業後,那時還在為建築師Manuel Vicente工工工作的Rui就開始時常來澳門,並接下越來越多的委託。「之後就到了1999年澳門主權移交,那時澳門的日子過得艱難,沒有甚麼工作機會,很多人都選擇離開。我們就同意再嘗試多留一年,看看會有甚麼發展。之後到了2000年,我們接到了兩個政府的大案,因此決定留下來。我們的兩個女兒,16歲的Alice及13歲的Sara都是在澳門出生。」 

Carlotta也說:「我們經常都能幸運地接到工作,讓我們可以繼續留下。說實在,這裏工作的數量、規模、類型等都十分有趣,在歐洲基本上都找不到。我們有很多不同的委託,有住宅、公共空間及設施......這對於大腦還是挺好的!事情永遠都不會重複,你會遇到不同的挑戰。就像這建築,你可以有機會思考一下社會問題,到底人們是怎樣過生活,然後就想出不同的念頭讓他們的生活過好一點。這真的是令人很興奮的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