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韓之行

Tanja Wessels & Wendi Song
ILLUSTRATION Rui Rasquinho
澳門居民林西門成為此次一千余位在參加平壤馬拉松的海外選手之一

當33歲的澳門居民林西門聽說了關於平壤馬拉松賽事開始對非專業海外選手開放報名的消息後,他立刻把握住這次近距離觀察朝鮮民主主義共和國(北韓)的機會。他還從未到過這個國家。

「我是在Uri Tours旅行社上面報的名,這家旅行社專門辦理外國人去朝鮮的各項事宜。在一月底的時候,非專業馬拉松選手還有名額。我曾經跑過澳門馬拉松,所以當看到北韓也有馬拉松賽事時,我覺得這是個參觀這個國家的絕妙機會。我從上海搭乘高麗航空的飛機前往的。」林生說到。他同時也是澳門游衍畫廊的策展人。

這場在全世界備受孤立的首都所舉辦的馬拉松賽事,從2014年起開放給海外非專業選手參加,是少有的近距離觀察北韓的機會。全國的公民除了持有韓國護照的以外,都可以參加。今年這項賽事於4月10日舉辦。

「除了在平壤街道上跑馬拉松的食客之外,我們全程都有導遊陪同。」林生解釋道。持有波蘭護照的他說儘管外國人被禁止到處亂逛,但他還是成功的溜走了一會兒且沒有任何後果。

「在馬拉松之後我有機會可以在體育館周圍走一走。我說我上樓去買水,然後離開了差不多兩個小時,到處走一走,嘗試着與當地人交流,用隱藏式攝像機GoPro試圖記錄一切。那是個很棒的體驗,但有一點小小的恐怖。」這位馬拉松選手道。

林生說他遇到的北韓人當中,有些十分「害羞而有距離感」,而另外一些則「揮手並露出笑容」。

林生解釋說,正式來說他們是不被允許未經許可拍攝除博物館、紀念碑和公園以外的其他地方:「軍隊的照片、從公車窗口向外拍攝照片或是在路上拍攝的照片一律被禁止。我冒險拍了這些禁忌之地,然後把SD卡藏到我的衣服的夾縫裏」他說到,「我想分享真實的北韓」。

有關於受到制約的活動,林生說除了禁止沒有導遊的跟隨單獨行動和對於拍照的限制之外,在草地上行走也被禁止。此外任何提及北韓領導人名稱的行為,也被「當然」禁止,「例如折疊起一張印着金正恩圖片的報紙」。此外,「我們被不斷提醒不要嚼口香糖,而且我們行程緊迫,自由活動時間十分有限。」

這個跑步者並沒有令所有的當地人避之不及。「是有語言障礙,但是並沒有法律禁止外國人和北韓人進行交流。我跟導遊、飯店員工、機場職員、酒店員工甚至路人講話。他們都對我對於他們國家的看法很有興趣,他們也饒有興趣的看我們的照片。我給他們看了澳門、我的家、我的房子、畫廊,他們表示很驚奇。」他回憶道。

林生承認這趟旅行讓他改變了對於北韓的看法:「這是個還停留在過去的國度,正如我想象的很像上世紀七十年代的中國。北韓人民禮貌而羞澀,但又堅強而團結。他們拒絕接受我們由金錢領導的文化,拼命的堅持自己的習俗和價值觀。如果我們可以聽到他們那邊對於同一個故事的說法就好了。」他說道。

「讓我吃驚的是他們的環境幾乎沒有污染:自行車是主要交通工具;陽台上有太陽能板,周圍圍繞着花;幾乎沒有車子,只有一些摩托車,那裏沒有噪音或光污染。城市的夜晚沒有廣告而漆黑一片。這究竟是不是壞事?」林生提問道,「人們不再是時刻低頭看手機,公共空間和人們的著裝都讓人印象深刻。」

這位澳門居民同時還注意到現今橫亙在北韓人和中國人之間的巨大差距,後者現在只想着賺錢。在北韓,「人們很善良,也很堅強。而孩子仍然是孩子,如其他地方的一樣,他們玩耍、微笑、打招呼,仍對這個世界懷抱着好奇。」

當被問及他是否在某些時刻覺得他們在假裝時,林生回答道,他一開始這樣認為。但是在那個國家帶了一段時間之後,他覺得「比想象的更複雜。」

「北韓人很想讓我們對他們的國家留下好印象,他們也在盡其所能歡迎外國人。這就是待客之道。他們並沒有假裝,無論周圍是否有外國人他們都言行一致。」他說道。

在被問及為何這個被孤立的國家為何向外國人鬆口並打開邊界時,林生相信這僅僅是生存需要:「北韓十分需要外匯,正計劃將每年遊客的數量從三萬(其中90%是中國人)在十年之內提升至每年一百萬。考慮到最近的制裁,這個尤為重要。」

林生在北韓呆了四天三夜:「外國人只能住在平壤的兩家酒店之一。除了高麗飯店之外,還有坐落在另一個島上的羊角島國際飯店。我們只有這兩個選擇,身為外國人也沒有其他地方可去。」

這趟旅行林西門一共花了1,200美元(約9,500澳門幣),包括機票、酒店、餐飲、交通、導遊,包括含啤酒、小食、紀念品及小費在內的日常開銷約300﹣400歐元(約3,600澳門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