勃艮第佳釀

一場在The Neighborhood 舉行的勃艮第試酒會
João Pedro Lau
著名的文學評論人Bernard Pivot曾說過:「表面上樸實無奇,卻是享譽千里,勃艮第的名聲大如其佔地,世上無出其右。」
 
Pivot這段話不能說是完全公平公正,畢竟他曾說過如果能轉世的話,他會希望成為「羅曼尼.康帝 (Romanée-Conti) 葡萄的根莖」。但勃艮第的確是一個極之成熟及複雜的地方,內藏世上多款最貴的葡萄酒。
 
自2015年起,「勃艮第的風土和氣候」已被納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文遺產名錄,特別是當中的夜丘 (Côte de Nuits) 和伯恩丘 (Côte de Beaune)的葡萄園。
 
在這件事情上,歷史無疑扮演了一個重要角色。在法國的這個角落,釀酒的歷史已長達2000年,到處都能找到由本篤會士及熙篤會士帶來的中世紀浮華的影子,例如地名 (Corton-Charlemagne)、遺址 (著名的clos和hospices),以及葡萄產區名稱。
 
雖然科多爾只有從第戎到聖奈那50多公里的地,但這個區域就出產了多款AOC (Appellation d’origine contrôlée,原產地命名控制) 葡萄酒,當中有四個不同種類:比較廣泛的AOC勃艮第丘 (AOC Coteaux Bourguignons);比較多限制的AOC勃艮第、更嚴格的鎮級法定產區 (appelations communales,包括波馬爾、夜聖喬治、梅索及渥爾內等),當中有些更擁有一級莊園 (Premier Cru) 的頭銜   (共460間);以及最後的是特級莊園 (Grands Crus ,33間在夜丘,包括梧玖莊園 、大艾雪索、羅曼尼.康帝、艾斯高登和普里尼蒙合榭等,還有一個在約納的夏布利特級莊園),那裹的風土已經在世界上享負盛名數十年甚至數世紀。」
 
勃艮第的有趣之處,在於讓人輕易就能猜到的同時又能千變萬化。容易猜到,是由於我們其實都是在談莎當妮和黑比諾兩種葡萄而已;千變萬化,就是因為所有勃艮第的酒都反映着莊園的獨特風土,以及每個釀酒師的種植及釀酒方法。(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認證了1425種風土,而如果以梧玖莊園作為一個比較極端的例子的話,這塊50公頃的土地就已經有80個不同的擁有者、當中有papal、royal和monastic三種不同的風土,下面還能再細分18塊更少的地呢!)
 
每當勃艮第酒的試酒會出現時,都必會把所有人情緒推高,所以當CLOSER被邀請參加一個美食美酒配搭會時,我們都非常雀躍。這場配搭試酒會由Romain Comte舉辦,是一位來自勃艮第丘、充滿活力的年青人,舉行地點則是Neighborhood。這間差不多兩歲的餐廳是大廚David Lai的心血,他之前的On Lot 10讓小餐館美食在香港得到了青睞。
 
David承認他那段「創意大爆炸-每週都有新餐牌的日子」已經過去,所以他現在那25個座位,既簡約又溫馨 (內藏特級木地板和爵士酒吧的氛圍) 的隱世小餐館,實在是一個倫敦美食酒吧 、巴黎新式小餐館及東京居酒屋的完美混合體。
 
憑着他對於品質的專注及只向本地及國際小型供應商買原材料的堅持,David與Romain合作開辦季節美酒配搭會實在是十分自然的一件事。Romain的父親本身也是釀酒師,他對於葡萄的熱情來自多年來的辛勤工作。他自2010年起就生活在香港 (他坦承起初只是純粹出於好奇),並且只經營來自他家鄉的那些出自「工匠」之手的利基葡萄酒。這些他口中的工匠,只會管理幾公頃大的土地,當中包括了嶄露頭角的Meursault 新星Arnaud Ente。這實在是在一個精緻的廚房品嚐精緻酒品。
 
 
 
 
Domaine Saint-Jacques, 
Rully Premier cru, Marissou, 
Christophe Grandmougin, 
2014
 
淺金的顏色,散發着輕微的布甸、蜜餞、及乾橘子味。礦物質程度一流,清新度與酒酸平衡得宜,餘韻十分出色,帶有優雅的接骨木花味道。此酒由於本身酒香中額外的鹽度而與扇貝刺身十分相襯,瓶上招紙印着的扇貝 (coquille Saint-Jacques) 讓人知道它的酒區以及那地區是在St. James’ Trail (聖雅各朝聖之路) 上面。很多人都覺得此酒的質素可以與梅索看齊,所以價錢實在十分相宜。
 
 
 
Benoît Ente, 
Puligny-Montrachet Premier cru 
“Clos de la Truffière”, 
2014
 
耀眼的金色又帶着一點青綠,當中有山楂花、熟葡萄、香茅及青蘋果的芳香,此酒可算是勃艮第的永恆經典,既有點奶油,又礦物十足。當中有精妙的西柚味,十分優雅,而且餘韻非常長。此酒與剛開殼的生蠔可謂絕配,與中西合壁的加菲蟹tagliolini意大利粉也十分合得來,是其中一枝最出色的一級酒莊普里尼蒙合榭,由Arnaud Ente的弟弟親自操刀,做法符合有機及生物動力自然農法。 
 
 
 
Domaine Bernard Bonin, 
Meursault “Clos du Cromin”, 
2013
 
堅實的金色中帶有一絲少見的銀白,此酒中的舊勃艮第風格(更華貴、更奶油,又有烤杏仁的味道)與一種最近興起、多礦物及更清新的潮流完美地互相平衡。蜜餞的香氣與鬼子薑焗鵝肝加意大利香醋醬汁十分匹配。釀酒師Véronique Bonin出名把自己的莊園都打理得像日本花園一樣。在2013年只有1874枝產出。
 
 
 
Domaine Michel Gay, 
Beaune Premier cru“Les Grèves”, 
2011
 
鮮亮的猩紅色及黑莓和車厘子的香味,還有腐殖質和皮革的味道。此酒那堅實的結構與矮樹叢的氣味走在一起,是勃艮第黑比諾常有的特質,能很好地與栗子味道的骨髓意大利燴飯結合。雖然產量小,但價錢依然相宜,讓人感受到波恩的勃艮第。
 
 
 
Domaine Lecheneaut, 
Clos de la Roche Grand cru, 
2013
 
純純的紅寶石色,加上士多啤梨及紫羅蘭的芬芳,這枝複雜的酒有腐殖質及松露的香味。它的餘韻實在厲害,所以在對上骨髓時更加強勁。此酒由兩兄弟所釀,Clos de la Roche在每個年份都只產300枝,真是稀有之極。
 
 
 
Domaine Perrot-Minot, 
Nuits-Saint-Georges Premier cru 
Richemone—Ultra, 
2014
 
濃濃的紅寶石色,有新鮮紅色果實的香氣,加上野生李子及甘草的味道。此酒複雜,有可可的氣味,又有剛磨的苦杏仁那種獨特味道,實在讓我想起自己在幼稚園時班房裏充滿着的Cléopâtre 膠味。它的餘韻長久而且強勁,足以應付一樣強度的朱古力甜品那陣可可味。而這Richemone Ultra更是由Christophe Perrot-Minot的曾祖父在1902年種植的葡萄的分枝。
 
 
以上的所有酒品都能夠通過Romain Comte (Burgundy Wine Company Ltd) 在港澳購買。聯絡方式:romain@burgundywinecompany.co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