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寧願讓人獲得啟發,甚於僅僅吸引其去買一件外套。」

它被千人效法、被萬人追蹤;它就是已經面世十年的 《The Sartorialist》
joão Pedro Lau

過去的十二月中,紐約的天氣只能以大雨連綿來形容。而 Scott Schumanm 亦只能暫時把自己的相機收起。與Scott Schuman 的訪談因異常溫暖的秋天而被迫推遲了幾個星期。這位受訪嘉賓可以說是一手拯救了街頭拍攝這個傳統,並在2005年將之帶進了互聯網世界之中。Scott Schuman 最後決定了在位於Greenwich Village的咖啡店 Le Pain Quotidien 見面。他的家和辦公室都在這個社區裏,而這家 Le Pain Quotidien 咖啡店的風格算是將美國的氣息帶進一個歐陸空間之中,向來自全球各地的客人送上一絲絲本地味道。這其實與 Scott Schuman 的那個在一個月有1千4百萬人次瀏覽的網誌有異曲同工之妙。在十年之間, Scott Schuman 從互聯網世界跳上《Times》最具影響力排行榜以及《Vogue》的內頁。可是他的網誌依然如一,都是廣告欠奉。他最新近出版的一本書叫《The Sartorialist X》。現在的Scott Schuman已經開始計劃他的下一步-一個會讓他到訪那些他從未去過的地方的全球計劃。但在他開始他的全球之旅之前,Scott Schuman依然在繼續他那老習慣,就是踏着他的單車,花上數個小時從Downtown走到Harlem,為求拍得一張完美照片。

 

你在過去數週在紐約拍照。這地方可算是你的「龍興之地」。你覺得今天的你是否如十年前一樣有一份興奮的感覺在心中?

當然!甚至可以說比以前更甚。我今天早上花了點時間讀了關於Helen Levitt的書。這位著名的紐約街拍攝影師已經拍攝了超過70年。我正在思考一些新的企劃、新的攝影手法以及器材。現在我的熱忱比從前更大。我現在有財力去開展新企劃,並可以在任何地方開展企劃。

 

你出生在一個印地安納州小鎮的中產家庭之中,到底是在甚麼時候開始對時裝產生興趣?

當我還在中學時,我開始在《GQ》上看到很多運動明星,於是我就逐漸發覺某種穿著可以吸引到女生。我之後在商場中找到一份工作,一直做到大學畢業為止。大學畢業後,我到了紐約的百貨公司Bloomingdale’s打工。三個月之後,我開始為一個設計師工作,負責銷售的事宜。隨後,我與另外一些設計師開了自己的陳列室。到了2001年,紐約經歷了9-11事件,而生意就開始變得不好做,市場上也再沒有新的設計師。於是我就關閉了陳列室,並且照顧自己的小孩。於是我就開始為他們拍照,也覺得自己拍得不錯。所以我決定走到街上,以自己的時尚角度去為途人拍照,因為我覺得自己拍的與在雜誌上看到的不一樣。

 

你是怎樣決定把這些照片都放到網誌之中?

網誌這東西在那時候可以算是剛起步。我看得出網誌正在興起。那時候的網誌都是以文字為主的,沒有太多圖像,而且網路上也未有很多討論時尚的地方。當然,那時有一些網絡聊天室,可是它們都不是太過認真的那一種,也沒有很視像化。當我看到用家可以把圖片輕鬆地放到網誌上時,我就突然很有靈感。我覺得這會是一樣得有趣的東西,但卻沒有想到它可以發展得更大。而事情就這樣開始了。

 

你覺得自己的網誌取得成功的原因是甚麼?

我對時尚的看法都是被指導後產生出來的。可是我的不同之處在於我能夠同時談男性及女性的時尚。我懂得時尚,並可以在一個高層次上討論這事。我以正確的態度與正確的人談話。如果我沒有這樣做的話,我的網誌是不會成功的。

 

你在何時起才發現經營網誌可以變成一份全職工作?

我其實挺早就發現這件事,基本上在幾個月之內,style.com就聯絡我,說他們希望我可以去一趟米蘭。當我到了那裏後,《GQ》就說他們會給我一版。我從一張入場券都沒有變成能夠坐上前排位置。由於從前未有過任何人可以這樣,所以我當時也不知道要怎樣做。這個網誌本身可以賺錢嗎?我只是把握那些被給予的機會,然後咬着牙度過一切事情而已。

 

這些年你到過紐約、巴黎及米蘭拍攝。在你的新書中,你又到了馬拉喀什、孟買、曼谷、峇里島及里約熱內盧。這些旅程有沒有為你帶來甚麼驚喜?

你會開始意會到人類是這麼多樣化的同時又這麼相似。在不丹,男人會聚在一起射箭及喝酒,就像在美國這裏的男人聚在一起看棒球賽及喝酒一樣。我明白那些交流和模式。而下一個我在想的企劃就是一個全球性的企劃。

 

我們的穿著越來越相似的原因是否與互聯網有關?

我覺得我們的穿著越來越西方化。可是每個地區的人們在穿著上還是非常不同的。意大利人穿得與德國人、美國人、日本人及非洲人都不一樣。隨着人們更加留意到外面的世界,他們就會更會對自己的地方以及能夠代表這地方感到自豪。

 

你的照片不只是關於衣服和型格。當你拍照的時候,你其實都在尋找些甚麼呢?

我希望可以為人們拍到一張好相片。因為時尚為我而言是一件很自然的事,而衣服在我照片中的作用就是去幫助說這個故事,例如去說出這是一個怎麼樣的人。這就是我不太談及衣服牌子、新舊及價錢的原因。

 

為甚麼你很少會提及牌子,也不會放產品及贊助商的連結呢?

牌子對我來說不是一樣重要的東西。我寧願去啟發人,而不是去吸引人買一件外套。我對於在網誌中加上廣告沒有甚麼意見,可是它們從來不會影響到網誌的內容。我喜歡拍甚麼就拍甚麼。基本上我懂得怎樣利用其他渠道去賺錢,例如廣告及出書等,所以我能夠把自己的網誌保持得頗乾淨的。

 

你覺得出廣告或者出書會不會影響到你網誌的理念呢?

不會!只是那些東西都會令到網誌變得沉悶而已。我喜歡踏着單車到處尋找拍攝對象。對我來說這是最有趣的事,而且也可以讓我有更大的影響力。人們依然相信我所說的話。比起收人家的錢去賣一件我為其拍過照的外套,我現在所做的事讓我更有影響力。

許多你拍過的人都是有錢人,而且他們穿的都是一些名貴牌子的衣服。到底是否只有有錢人才能出現在《The Sartorialist》呢?

你不一定要有錢才能出現在《The Sartorialist》上。我自問對時裝的認知還算不錯,所以我不需要得到那些像《Vogue》等等的雜誌去認同或者告訴我怎樣穿才好看。很多時候好的配搭都不是由有錢人那裏來的,而是來自那些不會對自己的穿著思考太多的人。因此我喜歡拍攝那些身穿懷舊服飾的年青人(如果那些人都配搭得正確、不會讓他們看起來好像在穿戲服或者太過代表某個年代的話),他們都十分令人眼前一亮。

 

你有沒有想過別人對你的作品有甚麼想法?

我以一個歷史的角度看我的作品,希望我的看法與100年後看我作品的人是一樣的。我希望未來的人在看我的作品時,都會覺得這些照片雲集了我在世界各地看過的那些有趣的人。我希望他們在看照片的時候會在想一連串的問題:這是一個甚麼樣的人、在過怎樣的生活、如何能夠像他一樣生活、他是否每天工作、他每天有甚麼行程以及他有些甚麼夢想等。現在由於網誌及社交媒體的出現,我們在歷史上首次能夠記錄人們每天在想甚麼。

 

你有沒有抱着好奇心去讀一下留言?

當然有!在昨天我就讀到一條:「在你的照片中有很多人都在吸煙呀,我討厭吸煙的人。」可能過多一百年後,人類都不會再吸煙了。為那些未來的人而言,現在對於吸煙、皮草及變性的討論可能都很有趣。我在網誌中都放了很多變性人及打扮比較中性的人的照片,也會觸及性別的概念。你我都會不知道關於這些事的討論在100年後會給人甚麼樣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