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在澳門

最近,知名教育學者和作家凱斯·莫里森教授在澳門英國商會做了一場富有啟發性的早餐簡報會,主題是「重塑澳門英文發展」。他探討了英文在澳門的價值,澳門職場人士的英文水平,面臨的挑戰以及企業的應對方法。
 
世界銀行的研究表明,較低的英文水平與一些領域的欠佳表現存在關聯,例如個人獲利能力和生活質量等。但就人均國內生產總值(GDP)而言,澳門僅次於盧森堡和瑞士,位居世界第三。(這一排名無疑有支柱產業——博彩的繁榮以及人口規模小的誇大效應)
因此,雖然澳門的人均GDP極高,但居民英文水平仍然相對較低。在2017年世界英文水平指數排名( www.ef.com / epi)中,澳門在80個國家地區中排名第42位,除一個類別外均處於英文水平的最低等級——低於中國大陸(36/80),日本(37/80)和台灣(40/80)。在亞洲英文水平指數排名中,澳門在20個國家地區中排名12。
 
為什麼我們應當關注澳門人的英文水平?答案很簡單:英文仍然是國際商務中的通用語言。如果澳門希望活躍在國際賽場上(正如我們一直提出的,不能僅僅依靠內地遊客 ,還需要吸引更多海外遊客),那麼英文的水平就需要提高。
 
莫里森指出了澳門在這方面面臨的一系列挑戰:
 
1. 英文不是澳門的官方語言:這是地位問題。
2. 許多工作不需要員工懂英文或精通英文:需求問題。
3. 雇主的選擇有限,只能在一小群英文水平不足的人士中挑選(澳門失業率非常低),有時不得不接受英文不好的人:供需問題。
4. 在澳門,即使英文水平不高也很容易找到工作:政治經濟問題。
5. 一些僱員認為學習英文很難、很無聊、而且沒有必要:態度問題。
6. 教育機構接受並認證較差的英文:成就/表現/標準問題。
7. 澳門雖然需要英文,但目前可能對普通話的需求更高:區域需求問題。
 
針對提高英文評鑒的標準,莫里森的對策是完善學校教育,從幼稚園直到高等教育階段。
 
「低水平的英文給雇主帶來了負擔。我們需要從下游修復,而不是從上游預防。並不是要否定老師和學生的辛勞,但這個問題在學校教育的最初階段就存在,幼稚園和小學對學生英文水平的要求很低,」他解釋道。「澳門的學童可以比母語人士更熟練地背誦英文文法=,但不能卻不能運用文法規則造句,其實並沒有習得真正的語言生成技能。幼稚園應該在入學時就對學童進行英文水平診斷測試,之後每年進行評估,直到畢業——澳門還沒有採取這種措施。此外,學校還需要針對英文進行外部常規基準測試。」
 
商界又該如何助力?如果雇主抱持莫里森所說的「理想的樂觀主義」,提高准入標準,那麼由於人才庫規模很小,他們可能面臨無人可招的困境。所以替代方案是,支持僱員提升英文水平。
 
莫里森提出了一系列策略,包括在辦公時間內提供持續的強制性英文培訓,並提供外部標準和激勵措施;以及對成績、獎勵的認定,包括在績效考核、薪酬調整和職位晉升中考慮英文成績/評定。
 
這一舉措的目標是將惡性循環轉換為良性循環 ——從低標準、低能力、有限外部聯通性和低期望值,轉化為高標準、溝通無障礙、外部認可和高期望。
 
能講英文,就等於打開了許多國家的大門,即使那裡的第一語言不是英文。如果你想在商界脫穎而出,英文技能是必備的。
 
莫里森強調說,「不過,不必過於追求完美。」具備基本的英文溝通技巧已經足夠;由於澳門的業務需求不同,無需追求精通英文。
 
說到英文,也不全是壞消息。根據澳門近期對家庭中所使用語言的調查(3歲及以上人口),從2001年到2016年,在家庭中講英文的比例從13%上升到了27%。有趣的是,廣東話從94%下降到87%,普通話則由26%上升到了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