禍不單行?

我最近經歷了一連串的壞消息和楣運,當然我不會厭煩讀者們,在這裡公開這些光榮的細節,但這不禁讓我思考「禍不單行」這句話,所謂「一不離二二不離三」,是真的嗎?

關於這個主題的資料意外地多,大部份都強調其實事情不一定是接二連三,因為運氣和機率並非如此運作的。這只是一種不科學的說法,就如看見了破的鏡子會帶來楣運這說法一樣。如果我們總是想著禍不單行,我們就會找到乎合這種想法的事情,這是在我們腦裡面已經建立了的偏見,我們喜歡看到事情以我們對事物的看法一致地發生。

Bill Hitchens在他的著作《Logical and critical Thinking》中解釋:生命是一連串永無止息地發生的事情,它們可以被認為是好的或者是壞的,這全看我們的感覺,問題永遠都正在發生,它們是不會改變的,會改變的是我們如何看它們。

如果我們的心情很好但有個東西破了,我們就只會換掉它或修理它,但你可能會說:「慘了!我早就覺得它有一天會破的!」如果同一樣東西又破了,而你之前已經覺得會禍不單行的話,這就會應驗了「一不離二」這想法。

如果其他事發生了我們會把它想成是第三件事,或者是新的三循環又開始了!我們不會改變規則;如果我們想的話是可以的,但我們卻把事情想成是那不變的規則那樣待入。

John Allen Paulos是於Temple大學的一位數學教授,他提出一種叫Triaphilia的理論,認為這是人類在很多生活層面中對擁有「三」的一種強烈傾向,為什麼?其中一個原因就是數字的神秘學說。「三」是第一個單質數,三角形是一個穩定的形狀,在十位的數學系統中,三份之一就是.3333333…

另一種更吸引人的說法是心理學的,可能是從我們腦的複雜結構和有限的複雜性而引發而來的。

對基督教的三位一體的嚮往,和其他宗教對哲學命題的「正、反、合」三分論法,甚至很多笑話的結構,都似乎和三這個數字離不開(例如一位牧師、一位政府官員和一位猶太拉比走進一間酒吧,然後……或一名物理學者、一名工程師和一名數學家被問及如何……)

Michael Eck的網站題目《三之書》就充滿了無處不在的三的例子。

第三種原因就是可能人自然而然會尋找一種模式,一種把「三」標籤化的傾向,即使是沒有意義的,都能讓人感到一種掌控感。有的則認為是純粹的禍不單行,就像是「不雨則已,一雨傾盆」或「要麼多得要命;要麼少得可憐」的說法一樣,倒楣事是不會分開來發生,而是要堆在一起來發生的。這也不是說一定會準確地發生三件事,也可以是十幾件倒楣事件,但作為人類,我們傾向於從隨機的資訊中尋找能被認出來的模式,雖然本身是沒有的。

有其他人認為好運或楣運也只是運氣,而根據平均數定律,它們是均勻地發生在我們的生命之中的,完全關乎於我們的信念系統;如果你認為自己是受到不公平對待的倒楣鬼,你固有的想法會影響你所面對的一切,「楣運」會更常常被「認出」來,不然的話或者根本沒有被注意到,小心不要進入一個惡性循環啊!就算你覺得整個宇宙都在密謀「整」你,但你也不要這樣想!你的懷疑會變成信念,然後就會成真。

所以,禍並非一定是「一不離二二不離三」的,都只是我們自己想像出來的,是嗎?不是嗎?

是的,很有可能。可能楣運現在找上門來是因為你有能力處理它們,在M Scott Peck的經典著作《The Road Less Traveled》中提到在他作為心理醫生的專業生涯中,他遇到了很多曾經見證過慘痛的事情的人; 或曾經經歷長期虐待的經歷的人來找他求助,而一次又一次讓他驚訝的是,在他的事業生涯中,他看見一個又一個病人,他們的心理狀況變得比他們所經歷的預期後果要好得多。

他驚嘆人類精神在面對人生強大挑戰時的彈性。

而這可以申延得更遠,宇宙的陰陽兩極代表了我們生命中的好與壞,我相信大家都會接受這說法,但如果你有機會選擇如何讓好事或壞事發生在你的身上,你會如何選擇?好的和壞的都以同等的量度在你的人生中發生嗎?這可能是你的第一選擇,但這會是最好的嗎?生命有沒有可能會變成可預測的平均發生的垃圾事件?

如果壞事情都快點完結了不是更好嗎?

當你失落的時候,你就是失落,就算有多一件壞事你也可能不會太留意,雖然好像不是很好受,但所有壞事一起發生了是因為你有能力應付它們,一件壞事已經足夠用盡你的危機處理能耐,再多幾件危機都不會太起眼。

關鍵是楣運可以接二連三,也可以連四、連五、連六,都沒關係,因為我們在應對危機的時候是最能處理楣運的。

所以,於新的一年,我們都應該保持正面,即使在楣運中仍以微笑面對。它們的發生可能意味著更好的運氣會在前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