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成功故事

最近有去過深圳的人請舉一下手好嗎?雖然有點尷尬,但我還是得承認自己除了在去年夏天於一程往大芬藝術村的的士途中有經過深圳的邊陲外,已經有25年沒有去過那裏了。其實我真的要承認,身邊的事物都在我不知不覺之間急速地轉變。特別是在聽了Barry Wilson Project Initiatives 的老闆及深圳英國商會的主席Barry Wilson 於最近在澳門英國商會的一場早餐會中的分享後,這種感覺就變得更深。

Wilson在亞洲打滾多年,過去20載都在提供企業問題分析、計劃可行性研究以及策劃和執行關於土地、排污、用水、能源及改善生活質素等的可持續計設方案的服務。他在香港的業務專注於大型公共基建,而在深圳的工作室則專門處理急速都市化及城市擴張所衍生的問題。

這些經驗讓Wilson可以為當天出席早餐會的聽眾說明深圳在過去6年的轉變。但讓我們先看一些背景資料。中國的五年計劃是一份詳述着政府在為期五年間的主要政策目標及發展的建議。而十三.五規劃就於去年3月被正式接納,是國家主席習近平上台及中國經驗進入「新常態」後的首個五年計劃,當中勾畫出中國從去年直至2020年間方針、原則和目標。有趣的是,當中有很大的篇幅都花在環境保護及可持續發展上,與Wilson本身息息相關。

作為中國經濟其中一個先驅,深圳一直不停在革新自己,現在也由於其將創意及生產融合,令當地成為科技公司的培育點,並被稱為「硬件矽谷」。隨着中國政府於2014年提出「大眾創業、萬眾創新」,深圳也盡力為新公司提供平台。與北京及上海等大城市相比,深圳的空氣污染及交通問題比較輕微,這也是一個吸引新企業的有利條件。像華為、騰訊及DJI等在研發範疇上領先的大型公司都有在深圳設辦公室。一些如阿里巴巴的企業就選擇了從北京遷往深圳。

深圳的轉變已經到了一個日新月異的程度,也成了一個試驗設計及創意的地方,所有在中國開展的東西都始於那裏。

根據中國社會科學院,這城市是中國在經濟上最有競爭力的城市。在一個2014年的總體競爭力排名中,排在深圳後面的是香港、上海、廣州及台北。最近的數據則顯示深圳已經超越廣州,成為中國第三大城市,並會於不久後取代上海。

Wilson指出,深圳的能源及水資源消耗在中國大陸是最低的,它也在可持續競爭力排名中得到第四位、在宜居排名中為第六位。市內的平均年齡是中國所有城市中最低的。深圳的國民生產總值在2016年上升百分之9至1.95萬億人民幣 (約2,840億美元,與香港相若),而國民生產總值當中就有百分之4.05投放在研發方面,是所有中國城市中最高的。與之比較之下,香港的投放就只有百分之0.73。

在2015年,中國(廣東)自由貿易試驗區深圳前海蛇口片區正式成立,並專注於金融、現代物流、資訊科技及專業服務。其發展意向是要帶領深圳及珠江三角洲從藍領轉變成白領,從世界工廠變成創意領域的主要推手。前海有多個支擾企業的特別優惠,包括不同的補助及稅務減免,以及香港的法律框架。

至於交通方面的設施也會令人耳目一新。我們覺得港珠澳大橋將會使珠三角有一個美妙的轉變。我比較傾向認為這橋可能有點起得太遲了。當然,旅客們都可以從香港國際機場坐車過來,但有很多貨運方面的流動都可能會選擇已經落成啟用、東連東莞、西接廣州的虎門大橋。而在更上游一點的虎門二橋也預計會在2019年通車。

另外,從深圳寶安機場通往中山市中心的深中通道也會在2011年開道。一條高鐵亦將接駁深圳及西邊的茂名。

在城內交通上,深圳也在經歷一場革命。從電動的士到電動巴士,還有電動單車及不少充電站。至少有四個以全球定案來運作的公共單車平台經已登陸, 它們分別是M o b i k e、Bluegogo、Ofo及小鳴單車。在2004年通車的深圳地鐵,現在已經有11條線,與在1863年通車、已經有150歷史的倫敦地鐵相同。兩條新線及其他延長線都在興建當中,今年就會見到四條新線的開展。

由於可以通過互聯網及區內金融公司招聘,所以深圳的人才吸引力很高,並同時推高了經濟增長及物業價格。在去年,深圳已經超越了北京和上海,成為中國大陸房價最高的城市,房價與薪金的比例也是全國之冠。同樣在中國四個一線城市中稱冠的,是深圳的人口增長。經過政府調控後,當地的住宅市場冷卻了不少,因此投資的資金也湧向了商業樓宇,並有大量的甲級寫字樓在今年推出市場。

可幸的是,深圳並沒有像其他中國城市那樣被商業利益完全毀掉,而且對於文化及旅遊推廣也很著重。公共建築被翻新、新公園不斷落成、文遺區域得到保護、其在外推廣的形象也很國際化。

Wilson推斷深圳變化的速度將會變得更快。他在分享結束時這樣說:「大家要預計那些預計不到的,還要親自到深圳看一下這裏正在發生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