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變時刻

在今期的《澳門特寫》中,我們會見到幾個藝術如何在人的身上及社區內有發揮很大影響力的例子。
 
陳慧雯在我們雜誌最初的日子就已經是我們的一員。她在數年前決定離開在澳門那安穩舒適的工作,到美國過着前路未明的日子,在紐約修讀藝術。現在如你們所見,她當初的決定讓她贏得了一個藝術獎項,並得以在紐約舉行個人展覽。
 
周大杏在2010年來澳時只是為了代表澳門出戰亞洲運動會的拉丁舞項目。可是他的志向不止於此,並且決定向本地人分享他的舞蹈技巧、知識及熱情。他最近就開設了新的舞蹈教學場地,喜極而泣。
 
又名為Vhils的亞歷山大.法圖來自一個位處歐洲邊陲小國的藝術家。他的國家所出產的藝術作品大多都通常只在國內銷售,可是他的才華卻讓他的作品流傳到亞洲以及世界各地的大都市中,而現在終於也通過葡國駐澳領事館花園及一個由澳門文化局舉辦的個人展覽來到了澳門。
 
沒錯,藝術就是擁有那特異的能力,讓人可以活出他們的夢想,相信自己及自己的創作。
 
但矛盾地,這三個例子也表現出澳門的政治決策者們對於藝術發展方面看法的錯誤。
 
以Vhils的例子來說,理論上,他的藝術作品應該是在街上,甚至是在城市中最破落的部分,才能為人所理解。但在澳門中,他的作品就因決策者缺乏膽量和遠見而被放到展覽廳之內。
 
至於《澳門特寫》有份籌備的澳門文學節中,本來有提議過在近幾年讓Vhils在澳門市內不同角落施展一下他的創作魔法。其中兩個可行的方案,除了是希望為澳門留下一些藝術資產外,還想向消防員這一群經常幾被遺忘的英雄和從前在炮竹廠的那些要冒着很高風險的工作人員致敬。
 
可是,這些提議沒有一個成真。同時間,政府對於都市藝術展示的審批立下更緊的法律。任何希望看到Vhils的作品出現在像城中街頭等屬於它們的地方的人士,都需要去到鄰埠香港這個對於Vhils十分欣賞及支持的地方。
 
而在周大杏的例子中,為他的舞蹈學校提供財政支援的竟然出奇地不是政府,而是一位來自博彩行業的女士。明顯地,在澳門的教育系統當中,這類型的教育被在位者看成是好處較小的。
 
至於陳慧雯,能夠看到她在紐約修讀藝術實在十分好,因為她可以繼續履行希望在澳門大學建立一個藝術學院的承諾。一個人文學院,如果只有中國語文、文學、英文、葡文研究等學系、以及一個日文研究中心和哲學及宗教研究的課程的話,實在是名不乎實。看來那些管理大學的人並不覺得藝術很重要。
 
這種教學取態及藝術發展方式實在有違澳門社會各界同意的,對於經濟及旅遊業多元化的政治論述,並無視了在其他國家已經被廣泛接納的,把創意當成如知識一樣在教育中佔重要地位、亦應被給與相同的對待的看法。
 
當然,澳門不需要在一切事情上都佔着領先地位。但對於現代化事物的接納程度明顯還需要提高,畢竟這樣的話好處實在很多。在今期的《澳門特寫》中,我們會見到幾個藝術如何在人的身上及社區內有發揮很大影響力的例子。
 
陳慧雯在我們雜誌最初的日子就已經是我們的一員。她在數年前決定離開在澳門那安穩舒適的工作,到美國過着前路未明的日子,在紐約修讀藝術。現在如你們所見,她當初的決定讓她贏得了一個藝術獎項,並得以在紐約舉行個人展覽。
 
周大杏在2010年來澳時只是為了代表澳門出戰亞洲運動會的拉丁舞項目。可是他的志向不止於此,並且決定向本地人分享他的舞蹈技巧、知識及熱情。他最近就開設了新的舞蹈教學場地,喜極而泣。
 
又名為Vhils的亞歷山大.法圖來自一個位處歐洲邊陲小國的藝術家。他的國家所出產的藝術作品大多都通常只在國內銷售,可是他的才華卻讓他的作品流傳到亞洲以及世界各地的大都市中,而現在終於也通過葡國駐澳領事館花園及一個由澳門文化局舉辦的個人展覽來到了澳門。
 
沒錯,藝術就是擁有那特異的能力,讓人可以活出他們的夢想,相信自己及自己的創作。
 
但矛盾地,這三個例子也表現出澳門的政治決策者們對於藝術發展方面看法的錯誤。
 
以Vhils的例子來說,理論上,他的藝術作品應該是在街上,甚至是在城市中最破落的部分,才能為人所理解。但在澳門中,他的作品就因決策者缺乏膽量和遠見而被放到展覽廳之內。
 
至於《澳門特寫》有份籌備的澳門文學節中,本來有提議過在近幾年讓Vhils在澳門市內不同角落施展一下他的創作魔法。其中兩個可行的方案,除了是希望為澳門留下一些藝術資產外,還想向消防員這一群經常幾被遺忘的英雄和從前在炮竹廠的那些要冒着很高風險的工作人員致敬。
 
可是,這些提議沒有一個成真。同時間,政府對於都市藝術展示的審批立下更緊的法律。任何希望看到Vhils的作品出現在像城中街頭等屬於它們的地方的人士,都需要去到鄰埠香港這個對於Vhils十分欣賞及支持的地方。
 
而在周大杏的例子中,為他的舞蹈學校提供財政支援的竟然出奇地不是政府,而是一位來自博彩行業的女士。明顯地,在澳門的教育系統當中,這類型的教育被在位者看成是好處較小的。
 
至於陳慧雯,能夠看到她在紐約修讀藝術實在十分好,因為她可以繼續履行希望在澳門大學建立一個藝術學院的承諾。一個人文學院,如果只有中國語文、文學、英文、葡文研究等學系、以及一個日文研究中心和哲學及宗教研究的課程的話,實在是名不乎實。看來那些管理大學的人並不覺得藝術很重要。
 
這種教學取態及藝術發展方式實在有違澳門社會各界同意的,對於經濟及旅遊業多元化的政治論述,並無視了在其他國家已經被廣泛接納的,把創意當成如知識一樣在教育中佔重要地位、亦應被給與相同的對待的看法。
 
當然,澳門不需要在一切事情上都佔着領先地位。但對於現代化事物的接納程度明顯還需要提高,畢竟這樣的話好處實在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