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文創產業 — 到底哪裏出錯了?

我們在過去的十多年一直在討論澳門本地的藝術和文化產業發展,開始於政府層面上討論這項議題,隨後而至的是大約七年前成立的文化產業委員會,然後是2014年備受關注的文化產業基金的推出。透過這一項資助,數千萬的澳門幣投放在這個行業,無論是直接的財政補貼還是貸款資助,百多間的企業和他們的項目在創意產業這一領域裏得到不同程度的資助補貼。
 
公款在文化政策上的分配同時意味著伴隨而來的經濟效益衡量的壓力。當評估我們的努力成果時,我們經常性地傾向於正面的總結,過度宣揚創意產業裏少許的成功事例。儘管客觀的觀點必然有助於扭轉眼前的困境,但我們至今還是有意識地回避這些帶著建設性的評論。
 
事實上我們已經作出過不同方面的嘗試而且以失敗結尾,而這些失敗是顯著的。例如:澳門藝術博覽會「藝術澳門」在舉辦兩屆後悄然無聲地消失;我們所謂的創意孵化中心其實僅僅是運營在租賃業務的概念上…
 
在把創意這個概念轉化為「行業」之前,澳門本地的藝術文化風氣是由大大小小的社團組織在政府資助的扶持下形成的。文化產業基金的領導層是來自相似的文化背景和社團思維,表達著由上以下的管理氛圍和大家互利互惠的相處模式。他們對這個行業的長遠發展沒有前瞻性和貫徹始終的藍圖,缺乏對創意產業的充分認識,無論是其營運理念還是這個領域能夠取得的成效和帶來的長遠影響等等。他們在發展這個行業的過程中,小心翼翼地摸索並且嘗試從業界本身學習。他們對「創意」在社會發展中的地位有著扭曲的價值觀和看法,並且不能對這行業裏的議題作出合理的判斷。他們不是文化精英或是企業家,而是保守派的思想家。
 
在此大架構底下,大部份的藝術家和從事創作的人才永遠不能得到他們值得的對待和發展機遇,這些人被困在官僚主義和宏偉規劃的多餘政治裏。就這現況舉一例子:現在很少甚至是沒有政策和資助計劃直接支持不依靠社團發展的個人藝術家。然而,另一方面我們有著一批活動主辦者﹑項目策劃和社團管理人等中間恊調人員,他們並不一定有著藝術文化方面培養而來的思維,卻往往能打著「創意」的口號而按步就班地工作。
 
我們過份迫切地通過「創意」來得到即時的經濟回報,可是真正製造價值的「創意」並沒有得到適當的滋潤環境來培育發展。這個現象的出現正是因為政府對行業的發展僅僅止於金錢上的投放卻欠缺了綜合性的基礎扶持。政府可以並且應該發揮其主導功能,幫助塑造宏觀環境,培育「市場」潛力,同時積極及務實地搭建不同行業﹑社區和創意產業之間的橋樑。
 
與此同時,藝術家和創作人才應該是一個健康生態系統主導思維的核心,因為最根源的價值是由他們創造孕育出來的。只有在取得這個共識並且尊重這一前提的情況下,長長的隧道盡頭才會透出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