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藝術,糟糕的藝術 ─ 藝術博覽會作為一個異乎尋常的營商地方

11月初,我參加了在上海的一個重要地標 – 上海展覽中心 - 舉行的Art021上海當代藝術博覽會。在這具有蘇聯新古典主義設計的美麗國有建築裏,宛如華美宮殿般的室內裝飾和優雅的吊燈氛圍下,很令人期待看看這個備受敬仰的城市如何舉辦一項重要的藝術活動,以及上海人們包括社會上流份子、文化之士和普羅大眾怎樣看待藝術。這次藝術博覽會有超過一百家本地和海外的藝術經銷商和畫廊受邀並參與以獲得展示他們作品的特權。
 
與較早前在3月於香港舉行的巴塞爾藝術展相比 ── 數條排隊購票進場的人龍,擠擁來自各地慕著名而來的人群;情緒就好像幾乎整個城市的人都不得不來拜訪觀看這個藝術展覽盛會,置身其中,心情難免有種不想被人認為是過時或脫節庸俗的一群......於上海展會的觀眾和氛圍特別顯得安靜,特別令人愉悅。
 
可是,毫不意外地,大多數作品仍令人難以理解及搖不可及的。事實上,辜且以最基礎的審美觸覺來欣賞現場某些當代藝術展示作品,其觀賞過程結果仍令人迷失費解,一無所獲,而這種情況越來越普遍。從個人的角度來看,這些作品往往都穿鑿附會,亦有表現出藝術的卓越性,但高技巧的推銷手法和令人眩暈的價格標籤卻令這些作品得到極力追捧。
 
然而,藝術世界仍然是一個價值數百億元的經濟體。儘管是在艱難時期,當代藝術仍然繼續熱烈地交易。
 
「藝術」與金錢之間的關係一直是緊密交織。利潤顯然是維持現今藝術世界的首要因素。在資本主義的藝術市場下,畫廊負責人和拍賣行經紀人希望一些受甄選藝術家的聲譽在吹捧下得以提高與標升,短時間內催生一個又一個明日之星,從中賺取獲利。大型和具影響力的策展人在現今的藝術舞台上手握操生殺大權之權杖,決定哪些藝術作品可以登堂展示。事實上,他們誘導了我們,定義出他們的藝術市場。他們在藝術市場上將自己定位為「品味製造者」。
 
與此同時,藝術博覽會已經成為一個代表聲望和投機主義磁場的舞台。藝術經紀人和藝術家之間的競爭往往是惡性對立的。當當代藝術已成為一種全球商品,價格升幅浮動非常迅速,這市場生態已由一個靈性本質扭曲為與本質精神相異的營商地方。有些人把收藏藝術品視為生活的一部分,亦有些人是純粹的投機者,跟隨著市場走勢而「順勢而為」。
 
高端的藝術市場的存在有其優點和缺點 ── 只有小部分的藝術家能從中分享那巨大收成,同時為某些特定的藝術家和收藏家提供了一個作品銷售、購買和定價的體制。但是光由現今的藝術市場去評定藝術品的好與壞是過於粗暴的,因為當今藝術品的價格和其作品質量往往是不同步的,之間還有很多因素衡量藝術品的價值評估。
 
好的藝術是能經得起時間的考驗,一個經世流傳的作品,總能自我綻放出動人的生命力,讓觀眾愉悅,歷久不衰跨越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