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關機》:一座癱瘓城市的想像

八月二十三日,近五十年來吹襲澳門的最強颱風“天鴿”殺至。鄰埠香港天文台於當天清晨五時二十分懸掛八號風球,之後更“三級跳”式升級,至九點十分已發出最高級別的十號颶風信號。但反應遲緩的澳門氣象部門,在早上七點多才宣布於九時懸掛八號風球,後於十一時三十分升級為十號風球……欠缺充分、有效的預警,未給予市民充分的心理準備及採取相應防範措施,颱風來到的當日,更是進退失據、狼狽不堪,結果造成十人死亡、數百人受傷,財物損失更預計逾數十億澳門元之鉅。
 
然而,颱風“天鴿”之下暴露的澳門城市問題,其實遠不止天氣預報和預警機制的缺失那麼簡單,還有政府對公共危機的應對效率、資訊公布的及時和透明,以及城市規劃、民防協調、城市管理……若說“天鴿”襲澳是無法避免的天災,那麼,其後“澳門關機”式的全城垃圾堵街、斷水斷電的滿目蒼痍,以至全城大混亂甚至癱瘓,就很大程度源於城市管理的“人禍”了。
 
此時此刻,很難不令人想起數年前讀過的“末世”小說──《香港關機》。此書出自香港知名作家喬靖夫之手,他曾於2008年推出大受注目的暢銷武俠長篇小說《武道狂之詩》。《香港關機》是他於2010至2011年期間在香港《信報》副刊專欄的每週連載,記得當年每周刊出之日,有不少熱心讀者在網絡上轉貼,掀起關於香港“末世”是什麼樣子的討論風潮,因此,當小說連載完結,有港台出版社再將之輯錄成書,單行出版。
 
《香港關機》的故事設定於一個沒有具體標記的201X年:宅男阿傑正在家裡打喪屍電子遊戲,突然,全港大停電。原來災難源於一架試驗軍機墜落在銅鑼灣鬧市,洩漏了高度傳染性的生物制劑,令香港附近五百公里範圍遭封鎖,與內地的邊境關卡亦被封閉,所有水、電、資訊流通均告切斷,整個香港為之癱瘓,人心混亂、資源爭搶、求生逃亡,甚至互相殘殺、人食人的恐怖情節一一發生,在短短廿四週之內,像香港這樣一座高度文明、富裕、現代化的城市,究竟會變成什麼樣子?
 
此類“Post-Apocalypse”(末日後)類作品,在西方的文學及影視領域裡並不鮮見,但在華文小說中還真的不多,文中對於災難來臨之際人心百態的描繪栩栩如生,當年閱讀還只是出於獵奇心態,而今目睹“天鴿”之後的小城景象,自然又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當然,《香港關機》的有趣之處,除了對於香港這個現代繁華都會的“末日”想像,還在於其中處處隱喻暗藏的玄機,如果大家對香港近年政治風波、人文思潮的起伏動盪有所關注的話,相信讀起來一定也能感受到處處惹人遐想的趣味思考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