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原》:從書本搬上舞台的經典之作

今年澳門藝術節上演的話劇《白鹿原》,是近年澳門難得一見的中國傳統戲劇。此劇改編自中國陝西作家陳忠實的同名長篇小說。50萬字的《白鹿原》小說原著,最早是在中國知名文學雜誌《當代》(1992年第六期和1993年第一期,分兩期刊出)上刊登,其後於1993年6月由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單行本,四個月之內,加印六版共40萬冊,一時洛陽紙貴,成為中國90年代最引人矚目的長篇小說,被喻為「『五四』以來中國最優秀的長篇小說」。陳忠實在《白鹿原》裡描寫了白鹿原上、白鹿村裡白、鹿兩姓人家五十餘年的恩怨糾葛,從辛亥革命、軍閥混戰到國共內戰……故事圍繞著白嘉軒、鹿子霖兩個家族的興衰,透過這個小社會,折射出中國逾半世紀的大時代,不但是一部魔幻現實主義色彩的長篇小說,更是透視政治、文化與人性的史詩式巨著。
 
不過,陳忠實因《白鹿原》中關於政治及情慾的描寫,曾廣受抨擊,當年獲得第四屆茅盾文學獎(1997年)的評選及獲獎過程中,亦經歷了不少波折(最後還是要對書中關於政治的內容以及較直露性描寫作出若干修訂,才順利獲獎,而後人民文學出版社也於當年推出了新的修訂版)。相對於挑戰傳統文化尺度的「情慾」書寫,「政治」方面的「問題」其實更為複雜糾葛:陳忠實本人在談及《白鹿原》時亦曾說過:「白鹿原就是一個鏊子」── 所謂「鏊子」就是大陸關中地區老百姓做煎餅時使用的一種器具,在烙烤時不斷翻來覆去,將其中的麵餅烤熟。而作家的此一借喻,正形象地形容了近半世紀以來中國的政治面貌,從政權到意識形態領域的翻來翻去,折騰得民不聊生,作品指涉的不僅是國共兩黨的爭鬥,還有近現代中國社會發展中的不斷「蛻變」和「剝離」,及其對宗法家族制度和社會秩序帶來的根本性破壞。而這與中國傳統的主流思想有所出入,其中不僅有關政治觀,更有關歷史觀和文化觀,因此,陳忠實和他的《白鹿原》一直受到不少的批評聲音。直到2002年,中國教育部全國高等學校中文學科教學指導委員會將《白鹿原》列入「大學生必讀書目」之後,關於書作中「政治傾向問題」的爭議聲音才逐漸平息。
 
到了今天,《白鹿原》已是公認的經典名作,而該書自問世以來,各種形式、版本的改編也一直未曾間斷,先後被改編為廣播劇、秦腔、陶塑、連環畫、戲劇、舞蹈、電影、電視劇等各種藝術形式。2005年,北京人民藝術劇院完成了《白鹿原》的舞台劇改編版,次年在北京首都劇場首演後亦赴全國巡演。2015年,陝西人民藝術劇院在北京人藝版劇本的基礎上,重新排演新版舞台劇,今年澳門藝術節期間搬上了澳門舞台,令澳門觀眾亦有機會一飽眼福,確屬難能可貴。另外,更忠實於原著、幾乎原貌呈現的85集同名電視劇近日亦在中國內地播出,有興趣的觀眾不妨上網搜來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