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曉炯 Joe Tang

讀來讀往
Joe’s Reading Life
作家及劇作家 author and Playwright 
身為家長,《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On Children,大塊文化出版)是一本讓人一邊看一邊流冷汗的書。恰如此書副標題:“被考試綁架的家庭故事──一位家教老師的見證”所指出的,該書作者吳曉樂畢業於台灣名校名系(台大法律系),但是她並不喜歡這個因母親而選的科系,更喜歡文字方面的工作,因此,畢業後沒有在法律路上繼續走下去,而是跳出社會傳統的事業框限,做了一名以“補習”為業的自由工作者。
自己寫了這麼多篇書評,也許,這一篇是執筆書寫之際最為感傷的──在這本散文集《雲上的十八歲》背後,有一個永遠定格於十八歲的年輕生命:林君朗。這位土生土長的澳門年輕人,在澳門中學畢業後,負笈前往倫敦政治經濟學院修讀國際關係專業,求學期間,他除了讀破萬卷書,也行遍萬里路,足跡更遍及安哥拉、尼泊爾等許多「非一般」國度,並將他沿途的仔細觀察和認真思考,化作專欄文字,陸續在《澳門日報》、《華僑報》等報章媒體上撰文發表,與廣大的讀者分享。
 

香港作家黃碧雲寫完《烈佬傳》之後,沉寂醞釀六年,終在今年交出了這本」非虛構小說」──《盧麒之死》。故事取材於香港歷史上的一件真人真事:1966年,因香港天星小輪加價,引發了一連兩夜的群眾騷動,參與示威抗議的青年盧麒,在事發近一年之後,詭異地被發現吊死於友人居所內,據稱死因是「自殺」。

今天的圖書出版業已是個「全球化」的龐大產業,全世界每年的各種出版物汗牛充棟,一本書只要突圍而出,很快就會被翻譯成各種語言版本,甚至再被改編成影視動漫……可以說,今天的讀者幾乎隨時隨地都能找到一本好書,翻上一翻。不過,話雖如此,但有些書卻像一瓶醇酒,需要時間和機緣釀就,讀者能否碰上可說是「可遇而不可求」,就好像趙瑜(Yu Zhao)的這本《尋找巴金的黛莉》(Seven Lost Letters)。
 
成立於1987年的本地文學團體──澳門筆會,是歷史頗為悠久的文學社團,其成員包括本澳不少小說、詩歌、散文、戲劇、文學評論等領域的寫作人。今年恰逢澳門筆會成立三十周年,作為會慶系列活動之一,筆會邀請了本澳及兩岸三地的文學、文化名家與會,於十一月舉辦了一場有趣的“澳門文學散步”活動,筆者亦有幸參與其中。
 
連續兩年頒給“記者”和“歌手”等“非典型作家”後,諾貝爾文學獎今年終回歸“傳統”路線,頒給六十二歲的日裔英國籍小說家石黑一雄(Kazuo Ishiguro)。一九五四年十一月八日生於日本長崎的石黑一雄,六歲已隨家人遷居英國。他在英國完成小學、中學及大學教育後,憑碩士畢業論文、也是他的首部長篇小說《群山淡景》(A Pale View of Hills)一炮而紅,更決定從此投入全職寫作生涯。
 
連續兩年頒給“記者”和“歌手”等“非典型作家”後,諾貝爾文學獎今年終回歸“傳統”路線,頒給六十二歲的日裔英國籍小說家石黑一雄(Kazuo Ishiguro)。一九五四年十一月八日生於日本長崎的石黑一雄,六歲已隨家人遷居英國。他在英國完成小學、中學及大學教育後,憑碩士畢業論文、也是他的首部長篇小說《群山淡景》(A Pale View of Hills)一炮而紅,更決定從此投入全職寫作生涯。
 
從英國公投脫歐、美國特朗普當選總統,到德國大選後極右勢力崛起……當今世界的最大危機,或許並不在金融危機和全球暖化,而在人心──世人對看似無以為繼的資本主義模式越來越絕望,連帶對“投票式”民主制度也失去信心:在各種投票選舉中,選民們投票是理性的決定嗎?如果不是,那這種制度,還有必要繼續存在嗎?面對種種內心疑慮,此時此刻,我們更需要讀一讀這本《理性選民的神話:我們為什麼選出笨蛋?民主的悖論與瘋狂》(The Myth of the Rational Voter: Why Democracies Choose Bad Policies),在釋疑、解毒的同時,也明澄大家內心對“民主”的信念。
八月二十三日,近五十年來吹襲澳門的最強颱風“天鴿”殺至。鄰埠香港天文台於當天清晨五時二十分懸掛八號風球,之後更“三級跳”式升級,至九點十分已發出最高級別的十號颶風信號。但反應遲緩的澳門氣象部門,在早上七點多才宣布於九時懸掛八號風球,後於十一時三十分升級為十號風球……欠缺充分、有效的預警,未給予市民充分的心理準備及採取相應防範措施,颱風來到的當日,更是進退失據、狼狽不堪,結果造成十人死亡、數百人受傷,財物損失更預計逾數十億澳門元之鉅。
 
從英國公投脫歐、美國特朗普當選總統,到德國大選後極右勢力崛起……當今世界的最大危機,或許並不在金融危機和全球暖化,而在人心──世人對看似無以為繼的資本主義模式越來越絕望,連帶對“投票式”民主制度也失去信心:在各種投票選舉中,選民們投票是理性的決定嗎?如果不是,那這種制度,還有必要繼續存在嗎?面對種種內心疑慮,此時此刻,我們更需要讀一讀這本《理性選民的神話:我們為什麼選出笨蛋?民主的悖論與瘋狂》(The Myth of the Rational Voter: Why Democracies Choose Bad Policies),在釋疑、解毒的同時,也明澄大家內心對“民主”的信念。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