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曉炯 Joe Tang

作家及劇作家 author and Playwright 
讀來讀往
Joe’s Reading Life
成立於1987年的本地文學團體──澳門筆會,是歷史頗為悠久的文學社團,其成員包括本澳不少小說、詩歌、散文、戲劇、文學評論等領域的寫作人。今年恰逢澳門筆會成立三十周年,作為會慶系列活動之一,筆會邀請了本澳及兩岸三地的文學、文化名家與會,於十一月舉辦了一場有趣的“澳門文學散步”活動,筆者亦有幸參與其中。
 
連續兩年頒給“記者”和“歌手”等“非典型作家”後,諾貝爾文學獎今年終回歸“傳統”路線,頒給六十二歲的日裔英國籍小說家石黑一雄(Kazuo Ishiguro)。一九五四年十一月八日生於日本長崎的石黑一雄,六歲已隨家人遷居英國。他在英國完成小學、中學及大學教育後,憑碩士畢業論文、也是他的首部長篇小說《群山淡景》(A Pale View of Hills)一炮而紅,更決定從此投入全職寫作生涯。
 
連續兩年頒給“記者”和“歌手”等“非典型作家”後,諾貝爾文學獎今年終回歸“傳統”路線,頒給六十二歲的日裔英國籍小說家石黑一雄(Kazuo Ishiguro)。一九五四年十一月八日生於日本長崎的石黑一雄,六歲已隨家人遷居英國。他在英國完成小學、中學及大學教育後,憑碩士畢業論文、也是他的首部長篇小說《群山淡景》(A Pale View of Hills)一炮而紅,更決定從此投入全職寫作生涯。
 
從英國公投脫歐、美國特朗普當選總統,到德國大選後極右勢力崛起……當今世界的最大危機,或許並不在金融危機和全球暖化,而在人心──世人對看似無以為繼的資本主義模式越來越絕望,連帶對“投票式”民主制度也失去信心:在各種投票選舉中,選民們投票是理性的決定嗎?如果不是,那這種制度,還有必要繼續存在嗎?面對種種內心疑慮,此時此刻,我們更需要讀一讀這本《理性選民的神話:我們為什麼選出笨蛋?民主的悖論與瘋狂》(The Myth of the Rational Voter: Why Democracies Choose Bad Policies),在釋疑、解毒的同時,也明澄大家內心對“民主”的信念。
八月二十三日,近五十年來吹襲澳門的最強颱風“天鴿”殺至。鄰埠香港天文台於當天清晨五時二十分懸掛八號風球,之後更“三級跳”式升級,至九點十分已發出最高級別的十號颶風信號。但反應遲緩的澳門氣象部門,在早上七點多才宣布於九時懸掛八號風球,後於十一時三十分升級為十號風球……欠缺充分、有效的預警,未給予市民充分的心理準備及採取相應防範措施,颱風來到的當日,更是進退失據、狼狽不堪,結果造成十人死亡、數百人受傷,財物損失更預計逾數十億澳門元之鉅。
 
從英國公投脫歐、美國特朗普當選總統,到德國大選後極右勢力崛起……當今世界的最大危機,或許並不在金融危機和全球暖化,而在人心──世人對看似無以為繼的資本主義模式越來越絕望,連帶對“投票式”民主制度也失去信心:在各種投票選舉中,選民們投票是理性的決定嗎?如果不是,那這種制度,還有必要繼續存在嗎?面對種種內心疑慮,此時此刻,我們更需要讀一讀這本《理性選民的神話:我們為什麼選出笨蛋?民主的悖論與瘋狂》(The Myth of the Rational Voter: Why Democracies Choose Bad Policies),在釋疑、解毒的同時,也明澄大家內心對“民主”的信念。
作為中國境內“唯二”的“特別行政區”,澳門與香港有一份如手足般的共通情誼──港澳雙城從語言文化、經濟發展到政府管治,皆有諸多相似之處,所面對的林林總總社會議題(如房價高昂、粵普之爭等)也常遙相呼應。因此,對於近年問題多多的香港這顆“東方明珠”──經濟發展看似前去無路,政治爭鬥不斷撕裂內耗,公共行政管治陷入困局……澳門人隔海觀望,再返視自身,不免在唏噓之餘,暗生出幾份惶恐與忐忑來。
 
日本人氣電視劇《深夜食堂》被內地影視公司購買版權拍成中文版,今年6月中旬首播。不料,引頸期待的全國觀眾終睹“芳顏”後,卻突然出現反高潮 - 電視劇收視率即插谷底,多家電視台都錄得慘淡收視,其中主力播放台之一的浙江衛視,據說黃金時段收視率不到百分之零點五,而網絡上更是劣評如潮、罵聲不斷,已從一部電視劇的成敗演變成值得探討的文化風波了。
 
今年澳門藝術節上演的話劇《白鹿原》,是近年澳門難得一見的中國傳統戲劇。此劇改編自中國陝西作家陳忠實的同名長篇小說。50萬字的《白鹿原》小說原著,最早是在中國知名文學雜誌《當代》(1992年第六期和1993年第一期,分兩期刊出)上刊登,其後於1993年6月由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單行本,四個月之內,加印六版共40萬冊,一時洛陽紙貴,成為中國90年代最引人矚目的長篇小說,被喻為「『五四』以來中國最優秀的長篇小說」。
今年澳門文學節的華文作家群之中,令人矚目的焦點之一大概非余華莫屬──1960年4月3日生於杭州的余華,成長期恰逢文化大革命,恢復高考後未能進入大學,於是在小鎮上當了一名的牙醫。此「牙醫」與今天的慣常認知不同,當時是一份非常辛苦且無趣的工作,余華於是打算用寫作來改變命運。1983年開始文學創作的余華,終如願進入浙江省海鹽縣文化館。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