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曉炯 Joe Tang

作家及劇作家 author and Playwright 
讀來讀往
Joe’s Reading Life
今年澳門文學節的華文作家群之中,令人矚目的焦點之一大概非余華莫屬──1960年4月3日生於杭州的余華,成長期恰逢文化大革命,恢復高考後未能進入大學,於是在小鎮上當了一名的牙醫。此「牙醫」與今天的慣常認知不同,當時是一份非常辛苦且無趣的工作,余華於是打算用寫作來改變命運。1983年開始文學創作的余華,終如願進入浙江省海鹽縣文化館。

北韓檛領導緁金正日槊庶長子、現蜺領導緁金正恩槊鮶父異母長璚金正男,耤年2月13日在馬嬅西碞鮵隆坡國際機場遇徾身禋。在媒體細節曝瘭譊廣泛報導幓,這起甀蝆彷如荷里活電影情節,廑銩驚心謞魄、峰迴路轉的案情發展蒨緁稱奇,尤罃蒨緁意想廑壔的,是小小的澳門稫牽涉罃摎低低這鞃餰韓垃廢太子坷蟫嬅多年嬅長居澳門,而蒮遇徾槊時,稫是正在機場等箯飛往澳門的航班斤斤素嬅紙醉金迷、風平浪靜的澳門,看銕與慱無爭,想廑壔竟成為這起風雲弔詭政治風波的背景舞韘槊嵺。

當下的人類世界,似乎正在慢慢陷入一片混亂:股市動盪、沙士流感、金融海嘯、核能危機、人口爆炸,以至於最近的英國脫歐、美國排外……面對越來越躁動不安的世界,我們身為卑微渺小的個體,應如何應對?這亦是我幾乎沒怎麼猶豫就買下這本《財富、戰爭與智慧:二戰投資啟示錄,失序時代的投資智慧》的原因。
 
本欄大多談論出版的書籍或公開的演出,但今次卻破例想討論關於一本「尚未出版」的書。

早前對「九億新中圖」的討論,將這個沉寂多時的圖書館項目,重新拉進澳門民眾的視野,更掀起此起彼伏的討論聲。本欄平日大多分享讀書心得,這次來談一談書本背後的「圖書館」吧!

將南灣舊法院大樓改建為澳門「新中央圖書館」的計劃,早在二零零三年就已公佈,起初只包括原初級法院大樓,後再將原司法警察局劃入建館範圍,硬件設施條件的改變,加上規劃工作的進展,現在再加上預算數字的計算,難怪引發一片熱議。不過,若樂觀地來看,公眾的熱烈討論,亦可從另一層面推動「新中圖」不斷完善,日後落成後,可以更接近市民的所需所想。

好的讀書會活動可遇不可求,在澳門尤為如此,日前有幸參與了由本地作家寂然與文化評論人李展鵬舉辦的讀書會,以英國作家喬治奧威爾(George Orwell)的兩本經典名著──《1984》和《動物農莊》──為閱讀藍本,對應當下世事社情,解讀昔日經典的當下意義,是一次難得的以文會友的聚會,也期待此類活動能夠越辦越多。

前些日子因病入院,更因情況緊急需立刻做手術,雖然最後有驚無險,但從急診部到住院部,前前後後在醫院裏住了一個多禮拜,從自身病情到觀察周遭人等,單調沈悶的住院日子裏,想得最多的自然就是「死亡」二字──在澳門的醫院(尤其是政府醫院)裏,長者佔了相當的比例,這次對澳門的老人家多了近距離的觀察,又有幾分更深的唏噓感受。

日前,在澳門民間組織策劃的劇場節「劇場搏劇場Bok Festival」裏,北京資深舞蹈工作者文慧創辦的「生活舞蹈工作室」帶來了她最新的紀錄劇場演出──《紅》,演出以文革樣板戲《紅色娘子軍》為創意靈感出發點,在宏大歷史背景下,聚焦於小人物的個體記憶,令人眼前一亮。

在今年澳門藝術節上,破繭計劃協會繼去年的繪本音樂劇場《異色童話》之後,今年再推出了《亂世童話》,筆者亦有幸獲邀繼續參與此系列演出的故事創作。《亂》的創作模式與班底,大致延續了《異》的做法──將三個獨立故事串連起來,在一眾出色的本土畫家、音樂家、詞曲作家、劇場編導、歌手及演員們的手中,展演了一齣關於社會、政治及人性的舞台寓言。《亂》中三個故事分別為筆者的《收藏家》,作家寂然的《努力工作》,以及《亂》劇藝術總監、作曲及填詞人李峻一的《餓鬼》。

近期有關「香港電影」的熱門話題,大概莫過於剛在第35屆香港電影金像獎頒獎禮上摘下「最佳電影」獎項的《十年》(Ten Years)了。此片是由五個故事短片組合而成的合集影片,包括:郭臻導演的《浮瓜》(Extras)、黃飛鵬導演的《冬蟬》(Season of the end)、歐文傑導演的《方言》(Dialect)、周冠威導演的《自焚者》(Self-Immolator)、伍嘉良導演的《本地蛋》(Local Egg)。該片自2015年底在香港公映以來,獲不少觀眾追捧,其後於香港各大戲院放映,累計票房突破600萬元,以其成本僅50萬的製作規模來說,實屬奇蹟。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