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élder Beja

我的人生是離不開水的,如果讓我住在一個距離大海十萬八千里的地方,我肯定會鬱悶不已(當然如果是布達佩斯和多瑙河則另當別論)。每當朋友們問我選擇居住城市的標準時,「住在水邊」肯定是首當其衝的第一件條。 

可能在很多人的印象中,以香檳為首的起泡酒僅僅是出現在跨年倒數、或是其他特殊慶祝的場合才會被拿來飲用的酒類。而僅在數年前,對於大多數人來說,香檳不過就是那種一年之內只會小酌一兩次的酒類,因而也不太關注它們的品質或是彼此之間的細微差別。但是,請恕我直言,這種觀念已經落伍了。
 
世易時移,現時無論是在澳門還是其他亞洲城市,甚至在歐洲,香檳已不但見於豪華宴會廳和高級舞會場合,而逐漸走入了各大時尚酒廊、戶外酒吧和休閒俱樂部,日落而作,夜夜笙歌。
 
三月的澳門,是一場與藝術及文化的邂逅。小城迎來了滾石樂隊的表演,緊接着的便是「雋文不朽」—澳門文學節。澳門文學節由我們的姊妹刊《句號報》主辦,活動形式包括講座、電影放映會、音樂會及展覽等。本屆文學節再次成功舉辦,有賴各位贊助商及支持者,我們在此致上謝意。
 
很多時候,好的想法就是憑空而來,換言之,沒有甚麽特定的原因,自然而然就想到了。
 
「雋文不朽」澳門文學節,是一個例子。值得慶幸的是,這文壇盛事是由本刊發起的,但這並非重點。
 
三年前,《句號本》毅然決定試辦第一屆文學節,猶如新手從飛機上跳傘,很不容易才著陸,當下之感刻骨銘心。
 
第三屆舉行在即,茲定於今月下旬20日至30日期間進行。我們依然如故誠邀了一眾中葡知名作家來澳,他們也將一如既往於訪後以澳門為題執筆寫作。

愛?嗯,看情況而說吧,相信這世上有很多人,跟我一樣,一生中總花了些時間尋尋覓覓,想找一個確實的答案。也許,我們會覺得,人需要愛與被愛,我們關心別人,到頭來,只希望有人關心自己。也許,我們會很希望,在同一位對象裡,可以找到讓人瘋了的激情和慾望、長相廝守的情誼、讓你驕傲的認同感,可是我們心裡一早就知,這要求多麽的苛刻。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