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élder Beja

對一眾年青人來說,當被告知今後要與眼鏡作伴的那一刻,心裡通常不好受。於我亦然。
 
有人告訴我,當有散光,就應戴眼鏡,才可閱讀、開車、用手提電腦、看電視、做其他事。當時我到了一家店,配了第一款眼鏡。
 
若干年後,我必須承認,我對不同眼鏡款式不太感興趣,只想配完就算,並盡可能少用。現在,十年過去了,我不僅對「四眼」沒有甚麼感覺,甚至間中還會到眼鏡店看一看,想一想下次買邊款眼鏡,尤其是當我的雙眼需要新的鏡片,便想找一款精緻眼鏡框架。 
 

每週都有新戲上映;世界各地有數百新書上架;數之不盡的唱片和歌曲任你下載到MP3音樂播放器中;又有林林種種的藝術展覽、現場舞台表演,展示出當代藝術最新潮流。

 

圍坐在桌旁,邊享用美食邊聊天,對我而言,真是沒有比這更享受的了,相信對於廣大美食愛好者也一樣。一份美味的魚柳,配以優質食材做的沙律,再來一杯美酒和上好的芝士和麵包,若有無限量的甜點和水果可真是讓人陶醉。亦或是令人難忘的咖‮٣‬ٍ、新鮮的刺身、脆薄餅和可口的海鮮。隨着場景和時間的變化,總有美食會讓我們感到開心。

 

在澳門生活幾年,就可輕易說出如日本、越南、緬甸、印度這些亞洲國家。儘管目前還沒有機會,但我很希望可以去這些地方旅行。從澳門機場出發,可直飛到達上述許多國家。即便澳門機場沒有航線,香港機場也有。香港機場被戲稱為「澳門第二機場」,等到港珠澳大橋通車後,這個名字就更加貼切了。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