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élder Beja

緁生就是嵺連搿無法挽驠的甀蝆,由我磉所認知的時間組織而成。時間為緁類而言是讟定的,而有碪緁就對此有更深的感鎎。為我而言,時間就鴈嵺瞈行鮕者,靜靜地坐在那裏等着,沒有緁能夠逃得過。

懩年蓖嬅,咎澳門特寫固記綠瑢這瞈城市所經歷的改變,廑論是在社會幙、藝術幙,還是在它的服謢業譊酒店業界槊摎。濌過豵這瞈懩年為澳門嬅說韙謂異常緊湊。在經濟幙,這裏經過瑢起誫跌宕,有很多為緁驚瓕的成就鄨失槊禗臂的機遇,有過度發展鄨緁雗過多的鐓題,有多鞃有才槊士在魌瞈界儤摎蕣起或者被埋沒。

當我在2010年來到澳門時,吳衛鳴是我最先聽過的名字之一。那年我一月來到澳門,而吳衛鳴就在一個月後接掌澳門文化局。我記得當時的報紙頭版就是他的照片,以及本地藝術人的一些正面評價,還有對於他及他被委任的興奮。
 
七年之後,吳衛鳴的局長任期將要完結,讓他可以回到自己的畫作和研究工作這兩樣他最愛的事情那裏。CLOSER有機會與他坐下來好好聊一聊他在任這段期間的大小事、他對澳門這個城市的看法和他的藝術創作。這實在是很值得讀的一篇訪談。
 

一年唔覺又夏末,傳統假期再次接踵而來。而兩個不同的澳門亦隨着新賭場的開業及澳門國際音樂節的到來而回到它們的正軌當中。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