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那首Dusty Springfield的老歌是怎麼唱的來著?「深情的目光就在你的眼裡,你的微笑掩藏不住,眼底的愛意透露着秘密,那是你未曾說出的話」。

幾乎所有澳門和香港餐廳的菜單上都印有傳統廣式奶茶,除了茶壺略微有所不同外,其製作工藝大同小異,都是將剛煮好的濃茶沏入全脂奶沫中。

我們搬了,我們《澳門特寫》和姊妹刊物《句號報》,有幸與連合隆銅鐵、建和五金顏料漆油、遠和堅炭(招牌掉了一字,仍營業)、益和顏料、巨記麵家、舊式理髮店、老裁縫,協記洋雜、街坊生果檔為鄰,暫時遷至「永棧建築材料」營運,這是一間舊式家族老店,門上仍掛着紀念永先生的金漆招牌。
 
創意工作不應當是寂寞的。靈感對於設計至關重要,可從建設性的批評中汲取養分。經過漫長而充滿挑戰的設計過程,任何設計作品都應當與普羅大眾見面並且應當聆聽他們的反饋意見。
 
今年二月農曆年期間天氣溫暖,之後則一反常態,異常的寒流肆虐了好幾星期,令我們這些毫無防備的人痛苦不堪。然而,在那幾個星期,吃一餐自助火鍋絕對是完美之選。
冬季吃火鍋在中國特別受歡迎。農曆新年團圓飯亦經常吃火鍋,簡單方便,家中的主婦們亦不必圍爐灶氹氹轉。
 
中國的火鍋歷史已經有一千餘年。當時,「野蠻的」蒙古人揮兵南下入侵中原時就是用大鍋煮飯,士兵們圍著一起吃。這種習俗演變成為我們今天的火鍋。甚至連整個東南亞的中國餐館中都有火鍋。
 
影響設計的主要有三個因素:設計者的環境、設計的受眾(使用者和客戶)、以及科技和工藝。有一些事物為設計賦予了獨特的身份。
 
丹麥大師漢斯·韋格納出身於一個鞋匠家庭,他被認為是20世紀傢俱設計的出色代表人物之一,也是三角貝殼椅,又稱「微笑椅」的設計師。
 
三角貝殼椅於1963年首創,三條腿的設計保證了椅子的穩定性。得益於其翼狀椅身、錐形椅腿以及拱形曲線式的疊層椅腿,三角貝殼椅非常輕便。這種特殊設計主要是靠其高品質硬木疊層技術實現的。
 
對於那些感覺已經錯過在澳門投資房產機遇的那些人來說,不要絕望。只要你有毅力,有運氣,還是有機會發現一些未琢璞玉的。他們寥寥可數,但在澳門仍有一些可以用低於300萬港元的價格買到的物業。如今,在澳門,像單間、單臥室、雙臥室單位這種面積小、乾淨、精心佈置、供租賃的房產非常稀缺。優秀的投資行家找到它們時都會暗地慶幸。
 
但是,你得夠快。眨眼之間,它們就會賣掉。但是,如果有現成的存款,在熟練的房地產經紀人的協助下,仍然是有機會買到這些房子的。
 
在許多方面,澳門的街市都令我想起來20世紀80年代和90年代尚未進入大機器生產時代的新加坡。但是,剛開始時,在澳門逛街市真得令人生畏,甚至令人難以招架。那些不耐煩的商販總是對我非常粗魯,他們總會告訴我,如果我不打算買東西,就不要再問問題,快點走開。後來,在堅持數月之後,我發現他們也是「刀子嘴,豆腐心」。如今,一些好心的當地人甚至會告訴我煮飯的技巧!
 
在澳門,即使你講廣東話,也不容易打入當地的社區。但是,又有什麼方式比通過當地飲食及產品切入澳門文化更好呢?
 

設計的每個環節都至關重要。有時你需要回歸本源,才能打造出真正的不朽之作。因為只有花費大量時間,擁有充分的經驗以及足夠的勇氣之後,方能認識到一個事物的美麗之處,並改變其原有用途,使之獲得新生。

今年農曆新年,我們將送蛇迎馬。足足一星期的農曆新年假期中,我通常都會回新加坡過年,不過,在過去兩年中,我都是在澳門慶祝農曆新年。本澳各地皆有舞龍舞獅表演,伴隨著節奏強勁的鑼鼓聲,舞龍舞獅可為市民驅除惡運,趕走「年獸」。餐廳的優惠套餐更是層出不窮,吸引大批內地遊客光顧,因為他們有超過一週的長假期。
 
然而,我對本澳本地華裔過年的美食,以及慶祝新年的方法比較感興趣,在紅街市,老一輩街坊只告訴我除非祖父母願意為大家做團年飯,年輕一輩都會選擇到火鍋店吃團年飯,或者在家吃火鍋團年,並沒有找到我們想要的答案。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