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本月初,近澳門地產界有很多聲音,33名立法會議員通過以下列批准並將在六個月後生效::
 
a)所有財產出租(住宅,商業,工業和停車場)最少應為三年(到目前為止至少兩年),
 
b)所有出租合同必須要經過公證(以前是可選的)對很多人來說都很驚愕 — 不只是地產中介公司,還有本地業主們,和請海外僱員的僱主或交換學生等 — 一般認為這些改變未能惠及任何人。
 
作為中國境內“唯二”的“特別行政區”,澳門與香港有一份如手足般的共通情誼──港澳雙城從語言文化、經濟發展到政府管治,皆有諸多相似之處,所面對的林林總總社會議題(如房價高昂、粵普之爭等)也常遙相呼應。因此,對於近年問題多多的香港這顆“東方明珠”──經濟發展看似前去無路,政治爭鬥不斷撕裂內耗,公共行政管治陷入困局……澳門人隔海觀望,再返視自身,不免在唏噓之餘,暗生出幾份惶恐與忐忑來。
 
日本人氣電視劇《深夜食堂》被內地影視公司購買版權拍成中文版,今年6月中旬首播。不料,引頸期待的全國觀眾終睹“芳顏”後,卻突然出現反高潮 - 電視劇收視率即插谷底,多家電視台都錄得慘淡收視,其中主力播放台之一的浙江衛視,據說黃金時段收視率不到百分之零點五,而網絡上更是劣評如潮、罵聲不斷,已從一部電視劇的成敗演變成值得探討的文化風波了。
 
本月月初從外地回澳,我從香港機場乘坐了晚上七點的船,到達氹仔北安客運碼頭。下船的時候我有點興奮,想看看這用了十年來建成的龐然大物究竟什麼來頭?
 
我們下船後踏上的「通道」都是剛剛完成的新藍色地板,只是幾步之遙,就到了直接了當的水泥地,並且在行人道兩邊都有地板指示燈,當時我想,這裡才剛剛開放給乘客,之前的臨時客運碼頭要行幾百米才到,如果下雨的話更會弄濕乘客,而現在只是幾尺的距離 — 大大改善了!
 
今年澳門藝術節上演的話劇《白鹿原》,是近年澳門難得一見的中國傳統戲劇。此劇改編自中國陝西作家陳忠實的同名長篇小說。50萬字的《白鹿原》小說原著,最早是在中國知名文學雜誌《當代》(1992年第六期和1993年第一期,分兩期刊出)上刊登,其後於1993年6月由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單行本,四個月之內,加印六版共40萬冊,一時洛陽紙貴,成為中國90年代最引人矚目的長篇小說,被喻為「『五四』以來中國最優秀的長篇小說」。
今年澳門文學節的華文作家群之中,令人矚目的焦點之一大概非余華莫屬──1960年4月3日生於杭州的余華,成長期恰逢文化大革命,恢復高考後未能進入大學,於是在小鎮上當了一名的牙醫。此「牙醫」與今天的慣常認知不同,當時是一份非常辛苦且無趣的工作,余華於是打算用寫作來改變命運。1983年開始文學創作的余華,終如願進入浙江省海鹽縣文化館。
這一期,我們帶給您一些立刻可以用的小貼士助您將那些錯誤買來的衣服改成自己下一季的款式。好的一點就是你絕對不用擔心會撞衫。繼續讀下去,我將分享我是如何將意見衣服改成吸引眼球的款式的。
 
最近,內地一齣名為《人民的名義》的電視劇迅速竄紅──這齣長約五十集的電視劇,才剛開播就登上收視冠軍榜,在知名評分網站「豆瓣網」評分更是高達9分以上(滿分10分)。不說不知,這部電視劇是從小說改編,而原作者正是有「中國政治小說第一人」之譽的江蘇作家周梅森。現任江蘇省作協副主席的周梅森算是內地「五零後」世代(1956年出生)。

最近有去過深圳的人請舉一下手好嗎?雖然有點尷尬,但我還是得承認自己除了在去年夏天於一程往大芬藝術村的的士途中有經過深圳的邊陲外,已經有25年沒有去過那裏了。其實我真的要承認,身邊的事物都在我不知不覺之間急速地轉變。特別是在聽了Barry Wilson Project Initiatives 的老闆及深圳英國商會的主席Barry Wilson 於最近在澳門英國商會的一場早餐會中的分享後,這種感覺就變得更深。

我一路以來都深受街頭風格的補丁外套所啟發,而且亦知道做補丁其實相當容易。所以我最近就與《澳門特寫》一起,嘗試以我從童軍活動中收集到的臂章來自製補丁(笑),並用上了一大堆印有有趣的字及圖案的熨燙補丁。以下是做法和步驟,但為這種如此簡單的小手工,我想你應該不需要我詳細地解說吧!

你需要: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