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舟女神

英译 English Translation Tanja Wessels 中译 Chinese Translation ALICE kok
圖 Photos Eduardo Martins
于四年前成立,巴打联体育会今年以全女班队伍参加龙舟竞赛
于南湾湖水上活动中心举办的龙舟竞赛赛事展开速度飞快,刹那间一分钟内比赛就结束了。从远距离外观看,60秒是很快的,甚至可能太快,但从这着名的中国传统运动船上去经历的话,时间的概念又是另一种感受了,卡德莲娜·哥特申(Catarina Cortesao)如是说。她是巴打联体育会的其中一员,虽然已经熟习了比赛的节奏,但卡德莲娜形容初次下水时的感受,在南湾湖的镜面中「一分钟内充满了张力和责任,我们总会想看看其他队伍在什麽位置,但一定不可以分心。」
 
在预留给队伍的宽阔的木制甲板上,巴打联佔了自己的空间,其他竞赛队伍在他们周围把船桨堆在地上,还有 彷彿无穷尽背包和布袋等层层堆叠。在这麽多的道具和物件中走动并不容易。在红色的凉篷下,热腾腾的气氛溷合了汗水和湿度加上稍微溷乱的环境,一种凝重的感觉慢慢涌上心头。
 
「去年更甚,」祖安娜·斯亚巴说。她也是巴打联的队友。
 
巴打联的桨手们在准备热身,之前有些等候的时间,这段时间对队长祖安娜·卡来说正好是集合队伍并安排运动员于第一轮比赛中的龙舟位置的合适时机,她强调「我要根据运动员的重量安排,并肯定她们都有机会出赛。」
 
卡德莲娜·哥特申和祖安娜·斯亚巴解释,最强壮的运动员不会被派往第一轮比赛,「这样他们可以留力于第二轮比赛中全力以赴。」
 
这时候16名运动员最后聚集,喊出巴打联的口号,之后12名队友开始进入比赛区域,其中一名留守的队友卢雯琪,说她「非常紧张又兴奋」,看着她的队友们前进到起点上,她一边为她们打气,一边看着附近的大屏幕。
 
一个轮着一个,由鼓手到舵手,运动员各就各位,准备随时大显身手。在上船之前,队长用桨把龙头撒在龙舟上,这是划船比赛中众多的仪式之一。
 
全部队员登船,准备离开码头,这彷彿是一个对她们身负的光荣的考验,于是她们用力把船划到起点上。从船隻进入到起点区域开始,「一切都会很快」,戴安娜·玛莎达说,「当我们前往起点的时候我们已经在比赛的模式了」,她补充说。
 
从岸边的板桥上看,我们可以分别出不同的队伍和他们的位置,队伍的名称会被宣佈,船桨会被举起并发出胜利的呐喊,「我们出发前必须全体连成一线,而且要检查员过来确定我们全部排好了才能开始,但这因为有风和水的阻力所以其实十分困难。」戴安娜解释道。
 
发动开始的枪鸣声之前是一刻的沉静,警号响起,在回音还未到达木甲板那边之前,水已经向上提升,划船选手已经全力开发,紧张的气氛被选手的脉搏带动着。
 
回到码头上,运动员显现了疲态,一个一个地离开船上,之后重復她们的口号:「我们开心吗?我们性感吗?巴打联!巴打联!巴打联!」
 
「我们成功完成了赛事,没有翻船或被取消资格,」安琪亚·拉姆说,这是她第一次的比赛。最后赛果显示巴打联以1分3秒的时间完成第一轮比赛,佔第四位,成功进入准决赛,于女子划船小型船比赛中争取更高排名。
 
第二轮比赛开始之前全部队员来个大合照,正好去年的教练夏哥也到场为她们打气。今年比较特别,队伍的训练没有教练。就在划船选手准备回到起点区域的时候,团队的前经理人Simon Fat也来了,有六年的时间,他一直帮巴打联做组织的工作,虽然今年他也有别的队伍要照顾,但他的衣服上仍是写着「巴打联体育会」。让运动员出发之前,他集合了队员们给她们打气,这麽多年来的连繫一直没变,「放鬆,好好享受这场赛事,如果不小心杀了人也不用担心,」他开玩笑说。
 
路德斯·嘉斯巴是团队的鼓手,她认为她被邀请参与这个角色主要因为她「很轻」,这样船头才不会过重。坐在龙头的旁边,路德斯要在自己的节奏和队友们划船的节奏中取得平衡,以让她们保持协调。站在她的队友前面,她用尽力气地呐喊,为她们打气,「在最后的训练中我差点失声了,」她笑着说。
 
在船的另一端,面对着路德斯而坐的,是Swing,她是舵手。她的位置让她可以对齐所有划船员,并改正她们的位置,她会发出号领,如「集中」或「全体一致」。Swing说去年因为远离了赛道所以被取消了资格,第一次当舵手的她只接受了两个月的训练,这让她非常紧张,「今年我很紧张,我感到很大压力,一定要把船保持直线。我要专注在一个点上,一个建筑物或一点灯光,因为船两边的力量是不同的所以我要调整船身的平衡。」她解释说。
 
于第二轮比赛,巴士联完成了赛事,以2秒之差失落冠军,得到了既难忘又意料之外的季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