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原猎奇

Translation By: 
joao Pedro Lau
被称为「非洲最后依甸园」的奥卡万戈三角洲

被称为「非洲最后依甸园」的奥卡万戈三角洲,于2014年成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名录上的第一千项遗产。这个奇妙的生态系统中,充满着野生物种,是动物爱好者以及冒险人士的乐园,而且也为那些到访这里的人带来一个足以改变生命的旅程

安坐于遨翔天际的飞机向陆地探头观望时,觉得降落的跑道就如在一片绿色汪洋中的沙痕,而大象及长颈鹿也在多条类似的跑道之间游走。不觉之间,飞机已然安全着陆。但这并不是航班的终点站,因为这架12座西斯纳飞机的是次降落,只是为了让更多乘客上机,然后把所有人送到真正的终点:温布拉营地。

一辆吉普车,一条小楼梯,还有在地上一个充满朝气的团队,足以把所有行季放入机舱,并让所有旅客都安坐机上,扣好安全带,在短时间内让一切就绪。 Nancy与Marion这两位来自纽约的人客,正前往奥卡万戈三角洲里其中一个最奢华的营地。这旅程既是要庆祝她们26年的友情,更是庆祝她们的90大寿,真可谓「这趟旅行若算开心,亦是无负这一生」。

虽然飞到我们的营地只需短短15分钟,但途中的美景,那些在碧绿中一条条如灵蛇窜动于草间的小川,真是让人目不暇给。在客机停稳的那一瞬间,我们都立即跑出机舱,呼吸温布拉营地这博茨瓦纳其中一个最高级野生动物观赏区的气息。

温布拉营地由两个分开的卫星营地共有14间房间组成。营内有眺望奥卡万戈三角洲的休息区域及用餐区,观景台向泛滥平原伸延,让人可以在晚间于营火旁观星。

这个动物观赏区把一份朴实的优雅与舒适感合二为一。房中的四柱特大床与室内淋浴间一样大得像可以在上面分出不同的地区一般。一个私人小泳池以及室外淋浴间让我们能够不间断地看着泛滥平原上河马的一举一动。作为一间生态旅游公司,Wilderness Safaris把保育放在首位。最直接的例子是,由于该公司认为肥皂通常都会用到棕榈油,所以他们通常比较偏好枧液。

每间客房其实都没有真正的墙壁,纯粹以防蚊网来分隔室内外,使得野外壮丽的景色可以时时出现在住客眼前。

温布拉营地位于奥卡万戈三角洲的北部,并分享着面积达9万公顷的租借地Kwedi Concession。被当地人称为melapo的草地包围着营地,而且有不同的稙被,从泛滥平原到茂密的可乐豆木林都包括其中。里面的沼泽及岛屿栖息区有各样的大小岛屿及永久水道,是由当地夏季的雨水及冬季时奥卡万戈三角洲泛滥的洪水形成的。

我们到访当地的时候是雨季,由于植物生长得茂盛,令到观察动物变得困难,而且又多雨,所以一般来说这是一个淡季。可是我们却见尽了所有动物,而且它们都十分肥壮健康,并带着一只只他们的迷你版下一代,简直是意外收获。

每天的行程很早就开始。是.很.早。因为你在这里将会跟着自然界的节奏行事。在早上5时30分,营地工作人员就会叫醒你,然后你在6时就会享用一顿丰富早餐。半小时之后,你就要拿稳相机,在吉普车上飞驰,享受着自己的头发被风吹起的感觉,跟随着昨夜间各种野生生物的足迹前进。

我们那举子如占士邦的向导Ike把日程编得十分紧凑,他亦喜欢早早开始一天。在动物观赏区中,你与向导的关系将会非常密切,毕竟你会与他一整天待在一起,经历着每个扣人心弦的时刻,又要依靠他在你于一座白蚁丘后小解时为你留意安危。

博茨瓦纳是一个独特的动物观赏地点,因为这里价格高而游客数量就低。旅游为当地社区带来庞大的财政收入,而租借地的租户就需要向他们缴交颇高的租金。该国良好的安全纪录及政府对于保育的决心(这是唯一一个采取shoot-to-kill「一遇即杀」反偷猎政策的国家)也造就该国成为非洲最昂贵动物观赏地点。

在温布拉,客人每天可以选择两种活动,分别是「游车河」或者水上活动,例如坐mokoro或者其他小船出游,两种都会给你一份难忘的体验。在我们乘车出游期间,我们看到非洲大陆上那些最伟然和最有趣的动物,从长有天线般尾巴、四处奔走的「草原小混混」疣猪,到一边咀嚼叶子、一边不害羞地直视着你的温驯长颈鹿,还有呱噪而又像跟踪者一样的河马,它们在水中潜行,只留着耳朵及眼睛在水面,一直死盯着你,仿佛提醒你它们是原野中最危险动物。

我们跟随着「二五仔松鼠」(无错,这些松鼠是最大型的预警天线,负责在猎食者来临时通风报讯)的声音,找到了一只在丛林中的猎豹,然后跟着它走过长得高高的草丛中,最后消失在我们的眼前。

我们跟随着一些痕迹,找到四只四脚朝天、正在温暖阳光中睡觉的公狮。它们的手脚交叉着,整个情境让这些凶猛的大猫变得十分温驯可爱。

我们见到每一种能见的羚羊,从高角羚到转角牛羚,还有五彩七色的小鸟围着我们的吉普车,而老鹰则在附近的枝头上寻找它的下个受害者。我们看到一头土狼妈妈,并目击它们被指有堕落恶灵附身的原因。我们寸步不移(或说稳坐车上,屏息静气),看着雌性大象在以摇动耳朵和假装冲击来试探我们。我们看着一只腿上有被狮子攻击而留下深深伤痕的母斑马照顾着自己的孩子,同时又要跟上整个斑马群。我们也观察到一群狒狒在干出不同的坏事。

在我们留在营的最后一天,我们中了在动物观赏区中的头奖,因为Ike听到了远处野犬的声音。它们是世上最濒危的动物之一,很少被看到,于是我们就全速搜寻声音的来源。野犬是最令人好奇的生物,身披棕、黑、白色毛皮,头上长着像米奇老鼠那双大耳,后面拖着大大片白色毛尾巴,就如把几种你喜爱的物种拼贴在一起。

在我们接近那声音时,我们看到野犬们在高高的草丛跳动着,准备进入捕猎状态。我的心跳在看到目睹它们猎杀的那一瞬间开始加速。当我们到达捕猎现场时,我看到其中一只野犬的口中咬着半只小高角羚羊。它们只花了半秒就把猎物撕开一半。就这样,这毛茸茸的狗儿就变成捕猎者,而生命的循环就在我们面前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