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文乐

年轻本地画家苏文乐今年再以作品Working Alone夺得该协会的The Leathersellers’ Award
CLOSER 在一年前访问了凭水彩画作 Mario Night 获得英国皇家水彩画家协会奖项 John Purcell Paper Prize 的本地画家苏文乐。这位年轻本地画家今年再以作品Working Alone夺得该协会的The Leathersellers’ Award。
 
苏文乐的人生中有一段时间曾经令家人担心过,而同为艺术家的表哥苏侃哲就形容他以前「非常调皮」。因为好奇心的驱使,苏文乐到访了表哥的工作室,这也成为他步入艺术世界的契机。
 
并不完全算是科班出身的他,虽然是澳门理工学院的艺术学生,但依然有一部份是靠实作去摸索出自己的一条创作之路。
 
「我没有坐下来画画过,不像其他人学的时候是坐下来(画)素描、水彩,去描绘一些静物写生。我一开始是跟着表哥以抽象手法去画画,画一些木板,又会从垃圾房捡来一些门,做不同的尝试和探索。后来才进入写实,用不同的途径进入艺术。」
 
现在除了上课外,苏文乐每天都会花上六个小时去构图和作画,又会看书和资料。他说现在不像以前有那么多嗜好,基本上每天都在画室度过,笑言朋友约他要约一至两年才约得到。
 
对苏文乐而言,艺术创作并不只是于画中展现出一些东西,他更享受的其实是创作背后的探索过程。
 
「在临画之前思考的一些东西才是更加重要。画Working Alone 之前我需要计算实际的比例该如何展现出来、考虑究竟哪一格窗是开了灯的、考虑不同的比例如何给人更深入的感动,令到各个人望着这幅画都觉得是一幅好的作品。」
 
回顾苏文乐这两年的得奖作品以及他另一幅名为The September After 18 Years 的画作,都会发现画中「杳无人烟」。虽然景物都在澳门的大街或大马路上,但却没有半个行人「入镜」,今作品渗透出一丝丝的寂寞。苏文乐解释说画中无人的这个题材在几年前已经出现,并与他本身的生活有关。
 
「艺术创作离不开自己的生活。可能因为从小就在单亲家庭中,比较寂寞倒是真的。这个变成我的创作里面的一个signature (个人特色)。」
 
然而「寂寞」也可以从负面转变成正面。苏文乐说在Working Alone这幅画中,「独自工作」并不仅是「自己在工作」,更是享受自己不断在努力的这种过程。
 
对于很多艺术家都会害怕遭遇到的创作瓶颈,苏文乐坦言并不太担心。
 
「其实我不觉得会有瓶颈,因为你走一个方向的话,你只要多往几个方向想就没问题。我的画是每张独立去想,不会以一个系列去想。我要求的是每一张画的进步要很大,我希望一张画有一张画的进步,而不是一个系列去进步,所以瓶颈在我这里不是那么容易出现。」
 
但作為一个澳门艺术家,苏文乐也有感觉到澳门的一些不足,例如欠缺一个艺术家与商业市场之间的中介制度。
 
「以卖画为例,我不可以直接和人家交易商量,原因就是因为我不方便和人家讲价钱,也不专业。那么中间就需要一个经纪人,让我可以更加专心创作,但是这些人不是免费的。这其实是一个很公平,很公开的制度,而大部分的澳门艺术家就是缺少了这一样东西。」
 
苏文乐现正计划参加一个台湾的水彩画比赛,并会在未来两年开发一个新的创作系列。刚完成大三的他仍然未决定在毕业后会否成为全职画家,但就表示会投入大量时间在创作里。至于会否到英国发展,他就说自己还是比较喜欢澳门的生活。
 
「我仍然喜欢画画到凌晨一两点时,还可以在外面吃个肠粉,但是在英国我做不到这事,我仍然对这块土地有感情。我希望我的东西在外面继续受欢迎,但我也希望我可以留在澳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