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环四周

Translation By: 
joão Pedro Lau
圖 PHOTOs Courtesy of HOCA
我们唯一能够肯定自己没有走错路的方法,就是跟随着前面几个通常在香港的码头不会出现
我们唯一能够肯定自己没有走错路的方法,就是跟随着前面几个通常在香港的码头不会出现、看起来充满着破格及艺术味道的人。滂沱大雨持续不断,令人们都争相向四方疾走,大家都牢牢地拿着自己的雨伞,就如手持盾牌那般。
 
走上中环4号码头那露天阶梯时,雨大得就似要将一切都冲走。四周的环境,却开始与我们心中所想越来越接近-我们终于来到一场街头艺术的展览地点。
 
《Debris》是葡国艺术家Alexandre Farto (又名Vhils) 在香港的第一场个人展览,包括多个场地,当中有香港著名的电车(从3月19日起开始巡回)及4号码头。举办​​展览的非牟利团体当代艺术基金会(HOCA),于其网站上表示这次展览是要「鼓励参观者探索这个城市,并且通过艺术家的角度思考都市环境的本质。」
 
是次展览正好碰上今年的Art Basel,而HOCA则选取了香港多个具代表性的地标作为展览场地,包括行驶中的电车及渡轮,以不同的手法去展现Vhils包括钻孔、在广告牌上拼砌、霓虹灯箱及雕刻去解构及重整不同组合等不同手艺。
 
展览的开幕夜今人感觉置身于《2020》的电影场境之中(想像一下狂风大雨中的霓虹灯光,以及黑色闪亮的表面),使得效果更加突出。展览里有10个不同的房间,每个都会给人不同的感觉。宾客们在房间穿梭,试着理解艺术品的同时,也要避开从天花板的缝隙中洒落的雨水。
 
在一条隧道中,播放着记录香港日常情况的慢动作片段,成为了展览的骨干。片段中一个个熟悉的本地画面,让人想起城市中扶手电梯的速度。于各个房间中展示的艺术作品,包括各种媒体及效果,从闪亮的霓虹灯到比较严肃的那些解拆后的大型广告板海报,于蚀刻里显现出一张张既熟悉又陌生的面孔。当你已经习惯了城市中那幅幅贴满了海报的墙壁时,这次却看到有一双眼睛从厚厚的纸墙中对你定晴注视。
 
其实这些面孔大多都可能是你未见过的,因为Vhils选择用上那些街上的人面,而不是那些我们每天在各种媒体中接连看到的名人面貌。
 
这位葡国艺术家于去年的《Macau CLOSER》八月号中,与我们分享了他在各种不同的表面「掘出」这些面孔时的感受。
 
 
「我的作品很多时候都会探究身份问题,所以就选择了用人像。把人面放到墙壁上,一方面是一个象征性的动作,想把已消失于城市中那人类的存在空间重现,特别是在那些濒死和缺乏性格的都市空间里。」
 
「在另一方面,这也是一个姿态,表现对普通人的欣赏,用来对比那些因为现时十分流行的名人效应而在广告及媒体里出现的视觉饱和。」
 
「我大概能这样说:那些被用来做素材的人都是我在不同地方遇见过的不知名市民。他们有些与作品的所在地有某种特别的连系,但有些肖像却被带到与肖像主人没有相关的其他地方去,好能制造出一种全面而自然的反映作用。」
 
Vhils的才华深受其他国家人民的认同。他获葡国政府颁授殷皇子骑士团勋章,这是葡国最高级别的勋章之一。另外,他有为U2制作过音乐录像,也曾以世界其中一位最成功年轻艺术家的身份出现于《福布斯》「三十位三十岁以下俊杰」榜上。
 
「当我开始涂鸦时,我没有想过走上艺术创作的道路。某程度上,涂鸦令我对视觉艺术产生兴趣。那时我还非常年轻,我在思考事情时并不是太客观。于我而言,涂鸦纯粹是一个反叛行为、一种破坏、一个让我与我那些有创意的朋友一起打发时间的方法,但涂鸦其实也有冒险及探索城市这些元素在里面的。」
 
「当我逐渐长大后,我也开始认真地思考我到底想在公共地方做什么,并且开始发展一些能够与人及环境互动的作品。我今天所做的不是涂鸦,但我把涂鸦当成自我训练:它教会我去处理复杂的现实世界,以全面及彻底的方式去看都市空间,于不同物料的平面上以不同工具进行创作。我很多作品都吸收了这些概念与技术,并且在其他环境及情况下运用它们。」
 
而HOCA则把Farto的艺术放到一个环球脉络之中:在过去10年间,Vhils发展出一种对现代全球都市社会以及组成它们的人在视觉上的独特反思。 Vhils以他那创新的刻凿手法闻名,用上已经建成的环境作他的画布,被誉为当代都市艺术界最震撼人心的创作方法之一。
 
以伦敦及里斯本为基地的Vhils,于近年把自己的艺术企划延伸至亚洲。在去年11月,他于香港南丰纱厂外墙完成了在香港的首个户外作品,这幢于荃湾的建筑物是最新的当代艺术枢纽。整幅作品均以铁槌凿成,作品中的面孔是一位曾于该厂房工作的女工。
 
经历多次在香港的艺术介入后,《Debris》是Vhils其中一个最全面地把艺术家本人表现出来的制作。根据HOCA,这是首次以新媒体呈现作品,旨在探索Vhils于一个被众多媒介所充满的环境里的破坏与创造。作为一位充满热诚的实验者,Vhils一直在发展多种以霓虹与金属组成的组合,让他扩展视觉表现的界限。
 
Vhils曾向香港的《BLOUIN ARTINFO》谈论过香港这个城市以及它如何影响他的作品。
 
「我觉得香港在很多方面都很独特,由它的墙壁及它们的层次到这城市的文化及建筑遗产。更甚的是它那极端的都市化及密度让你觉得你在观看一个面向未来的窗户。它的霓虹灯牌也是一种特色,并为我这场展览带来了启发。」
 
「我通常会用到该城市所出产的物料及产生的废物进行创作:从街上的广告海报到其他被人丢弃的东西。在香港这个例子中,以霓虹灯为主体的新作品代表了我下一波创作,并承接了我对于广告在都市脉络中的角色的探索。你能在香港看见的一片片霓虹灯光将与反射及幻想中的霓虹光走到一起,共同建构出一份超大型的作品。」
 
观赏者被邀请去以他们所有感官去沉浸于作品之中,走上一场深思之旅。
 
「作品的意念在于创造出一个让观众运用其所有感官并且沉浸其中的经验,令人反思香港的都市景色。它将探讨极端的都市化及公共空间里视觉资讯的饱和如何影响我们、我们的梦想、对生命的期许及我们如何因进步及舒适的缘故而放弃某些东西。」Vhils解释道。
 
这种哲学是要人放弃对作品进行即时的批判,或者以任何的方式对其进行诠释。
 
「(这作品)与我(之前)的作品所发展出的那份更广泛的反思作结合,探索这个全球性的发展模式如何制造出一个世界:一个各地的人对彼此更加了解的同时,却同时间令一切变得单一并影响那些让我们维持自身独特性的世界。我的作品就是探索全球化的正面与负面影响之间的矛盾。」
 
站在一个由多层海报造成的中国男人的面前,Vhils的面容在这个暗暗的开幕之夜被微微地照亮,他的表情之平静,超越了那些海报所希望传递的讯息。他看起来很平安,就像积极的元素于这场全球化战役中已然胜出。即便这也只是一瞬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