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商业片

Translation By: 
TANJA WESSELS, JOÃO PEDRO LAU
澳门导演陈雅莉的第二套剧情电影《那一年,我十七》将于澳门国际影展暨颁奖典礼中亮相
第一届澳门国际影展暨颁奖典礼的前影展总监马可.穆勒在他的对本地导演陈雅莉的评鉴中写道:「一部有艺术灵魂的商业电影」,「澳门有智慧主流电影的第一道希望之光」。他本来也选择了陈雅莉的电影作为影展的开幕电影。
 
但最后这个计划并未有落实,取而代之的是由Angelin Preljocaj Valérie Müller执导、Juliette Binoche出演的法国电影Polina, danser as vie。但陈雅莉对于这个决定并没有太过在意。相反,这位28岁导演很高兴自己的电影能够出现在本地第一个大型电影节中的专为年青电影人而设的「藏龙」这个单元内。
 
陈雅莉在五岁时从福建来到澳门。她从来没有想过会有机会参与这个电影节。直到今年8月,当她的电影在展接阶段时,穆勒鼓励了她去参加。当穆勒看过《那一年,我十七》后,他就要求看所有陈雅莉的作品,包括微电影、纪录片,以及第一套剧情片,澳门的第一部取得票房成功的电影《沙漏爱情》。
 
穆勒在11月中辞任前,被指曾说过:「澳门其实都有电影人的,也有电影在这里制作。陈雅莉就是一个例子。」在他对《那》的评鉴中,这位曾于鹿特丹、威尼斯及卢卡诺等影展中都担任过总监的影展老手说:「《那》这部电影对于主角长大的经历以及澳门的理解完全,还有它恶妙地运用喜剧及浪漫情节去讲述这个城市的变迁,简直出乎我的意料之外。陈雅莉在低成本电影界已经是一个有名气的导演,而她在这电影中更证明了自己的成熟。」
 
陈雅莉急不及待希望得到影展观众的回馈,她解释道:「与其他参展的电影相比,我的电影的预算是最低的。」
 
在正式成为剧情片前,《那》本来是一套同名的微电影,于2014年面世。由于外界反应正面,于是陈雅莉就决定扩充剧本,用两年时间把它变成一套剧情片,并专注于她最有与趣的主题-青少年。
 
「我想拍一套关于青少年的电影。这题材在台湾及中国大陆很流行,可是我想为我们澳门自己都拍一套。」
 
至于拍长版《那一年》的灵感,陈雅莉就只需向她的另一半、澳门本艺术家、音乐人及刃记主音百强取经,听他细说一个个故事。
 
《那一年》是「一个关于青春记忆的故事」,是主角在回忆中重新经历他组成乐队的少年时期。 「当我们还是17岁时,我们都以为自己已经是成年人了,可以在很多事上做决定。我们很殷切地期待着长大,但又同时对于进入成人世界觉得惶恐。
 
陈雅莉强调,她在电影中植入的艺术特质、美学以及叙事手法,都是「澳门制造」的。穆勒特别把她的电影提出来,说如果在中国大陆的话,「这类有高中生的电影一定会与战争及对抗坏人有关,而且恋爱关系又会很紧凑,充满着深厚又激烈的气氛。 」
 
可是澳门电影的戏剧性低很多,也少了很多过份热情的表现。陈雅莉说:「我们比较冷静、缓慢。我们会有爱情在里面,但不会很强烈或者很执着。」在美感方面,陈雅莉也很想能下她的痕迹:「在中国大陆,所有东西都有点过份,有点刻意营造的感觉,但我希望表现出一种比较原始及清纯的画面。」
 
陈雅莉当初把《那一年》定位成一部商业电影,希望外界知道在澳门是可以拍出主流电影的,也想吸引更多观众及在票房上取回投资成本,这与之前的《沙漏爱情》是一样的。
 
《那一年》的预算全由私人企业支持,包括去年开设了从电影世界取得灵感的新濠影汇的澳门博彩营运商新濠博亚。另外北京的监制们。
 
陈雅莉完全明白拍摄艺术电影的重要性,但她也相信只有以商业电影支撑,才能让艺术电影在澳门生存。 「没有商业电影的话,我们永远没有办法去发展澳门的电影工业。」
 
她希望《那一年》可以再次造出她第一部剧情片的成绩,甚至能够超越它,以成为澳门电影的一个例子,证明在澳门拍电影是可行的。 「我们不能常常等着政府的支持。」她说。在澳门的首映后,《那一年》将被带到香港,成为Asian Youth Film Festival (亚洲青年电影节) 的开幕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