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艳 斯里兰卡

Translation By: 
wendi Song
崎岖的雨林,多样的生物,郁郁葱葱的茶园,闻名于世的佛教遗迹
崎岖的雨林,多样的生物,郁郁葱葱的茶园,闻名于世的佛教遗迹,可口的美食,曾作为航运枢纽和文化熔炉的丰富历史,斯里兰卡,一生必须走一次的旅行
 
 
曾被称为锡兰的斯里兰卡长期以来以其野生动物多样性、郁郁葱葱的茶园、和图书上的火车旅行吸引各地游客。尽管行程很紧只有十天,我们尽自己所能多看,但这个岛本身的从容不迫和正确旅游地的选择延长了有效旅行时间,当我们启程离开时,收获了满满的与这滴「印度洋上的眼泪」相处的经验。
 
 – 科伦坡 –
 
我们知道斯里兰卡的首都并非游客首选地,但值得花上一天在城内闲晃,而一天也足以使人对这座城市有所感触及发掘其闪光之处。
 
这个被成为「堡垒」的地方是全城的商业中心,也是葡萄牙人十六世纪在科伦坡修筑的防御工事旧址──是个旅行的好起点。尽管旧时的以之命名的要塞早已消失,但殖民地的影响犹在。
 
现今的堡垒布满了政府机关、银行、高档酒店及著名的荷兰医院旧址,后者被认为始建于17世纪,是该地区最古老的建筑之一。赭褐色的大楼经多次重建已经改造成购物餐饮街区,其中一家颇为知名,名为Ministry of Crab,须提前预定,这家环境优雅的餐厅提供大道出口质量的斯里兰卡螃蟹,吮指美味。如果想买当地的手工艺品,不妨去Barefoot,那里是为家居或自用而购买手工编织的珠宝色编织物的最佳场所。
 
加勒菲斯绿地十分适合漫步及近距离体验当地人的生活。沿着草地面对着印度洋散步,能看到情侣们在合照,有人在水中嬉戏,小贩们在忙着叫卖食物和风筝。
 
如果朝着正确的方向走会走到Galle Face Hotel,这是个面朝大海、精美而充满历史风情的酒店,不妨在日落时分在这里来一杯美酒,为美好的一天画上完美句点。
 
 – 加勒 –
 
几乎所有知道我们来到斯里兰卡的人都强烈建议一我们将加勒纳入行程之一。他们是对的。加勒是一颗明珠。
 
葡萄牙人于十六世纪到达斯里兰卡后在加勒修建了古堡,但后来在1640年他们不得不将其割让给荷兰东印度公司。荷兰人扩建了古堡的防御工事,使其保留至今日。 1796年加勒被交接给英国人,后者改进了堡垒,随着时间的推移它的影响在减弱,一如科伦坡变成了商业活动集散地。
 
加勒地区保存良好的殖民地建筑群使得漫步其中有如上了一堂活生生的历史课──而且一点也不无聊。从荷兰归正教会,到加勒国家博物馆,到旧城门,顺着城墙行走,完全可以按照自己的步调进行而无需借助任何代步工具,而且沿途有多家小咖啡馆程星点状分布。
 
加勒是自成一体的世界;你所需要或欲求的一切都可在城墙内获得。某日下午我们很高兴的见到一只巨蜥悠然穿过街道,其他日子里我们则或透过窗户仔细观察那些殖民地风格的房屋,或浏览时尚设计工艺品商店,或探索教堂和博物馆,或品尝绝妙的斯里兰卡美食饭后再来一个从路边小咖啡馆买来的自制冰淇淋,随意走到任意一个堡垒的墙边坐下来晃着双腿,任由黑夜中大海的声音与我们相伴。
 
 – 丘陵 –
 
我们怀着满心期待启程前往丘陵地区,那里是斯里兰卡的山之​​核心。两种完全不同的历史影响造成了今天的丘陵地带。北部是康堤古城所在地,曾是斯里兰卡最后一个独立王国的根据地,在西方殖民入侵之后坚持了两个世纪,但最终还是于1815年落入英国手中。独立的僧伽罗人保留了其独有的文化遗产和传统生活方式,至今仍可以在这座城市的独一无二的音乐、舞蹈及建筑中略窥端倪。
 
相反的,南部丘陵地区则基本上是英国殖民地时期的产物,在茶叶被引入到了这个岛上之后,逐渐发展成造就该地今日经济及风光的重要产业。
 
班达拉维拉(Bandarawela)是我们此行的第一站。我们开车途径的一个瀑布无意间为这个地方定下了基调──葱郁,碧绿,美丽非常。空气清凉,自然风景令人流连忘返。在某些地方,绵亘的青山会突然变成崎岖而陡峭的山峰;而另一些地方,斜坡上覆盖着精心修剪过的茶园及整修平整的灌木丛,云雾缭绕,覆盖群山,格外平添了几分神秘。
 
为了深度感受这片土地及其周边地带,我们步行前往位于Haputale,临近丹巴特尼茶厂的立顿茶园。苏格兰茶业大亨托马斯立顿男爵曾在此地打造了他的茶叶王国。
 
从茶厂出来之后,沿一条狭窄的小路攀登七公里,穿越大片茶园之后可通往瞭望台。你可选择搭助动车,但步行其实更有风味,同时可以有机会近距离接触Tamil采茶者们工作时的情景。这些工人(多数为女性)工作十分努力,看到他们的工作场景会使人对于整个茶业制作过程肃然起敬。
 
骄阳之下,身背着沉重的茶篮,采茶者们选择着最绿的茶业掐尖 ── 这需要高度的注意力──他们还需时刻防备嗜血的水蛭和毒蛇。平均每采18公斤的可获得380卢比(约3美元)。哇喔。
 
斯里兰卡最大的一个旅行热点是Ella与Kandy之间的火车之旅。 Ella的火车站小而精致,几乎与英国殖民地时期相比大致并无变化,长达七小时的路途中会穿越遍布的茶园,途径偏远的山村及壮观的瀑布,最后直至山的最高处。因为想把头伸出窗外,我们选择了二等车厢,并坐在车厢之间的过道上,朝田间工作的人们挥手致意,从停靠站点的站台小贩那里买卖水果和小吃。一场似乎没有终点的魅力之旅。
 
 – 文化三角 –
 
文化三角拥有多个值得浏览的地点,其中就包括五个被列入联合国世界文化与自然遗产名录的地方。
 
保存良好的波隆纳鲁瓦王宫遗址曾是僧伽罗王国12世纪鼎盛时期的王都。这座城在1293年被废弃之后,迅速被丛林吞噬。自20世纪开始发掘和恢复工作。在1982年它被评选为联合国科教文组织世界遗产地。
 
波隆纳鲁瓦王宫遗址汇聚了许多不同的群体,成为我此次旅行中最难忘的经验之一。大自然与遗址如此的相近相亲,令人流连忘返,随意发掘如散落宝石般的有趣之处,像是宫殿一角的国王的泳池,有一个鳄鱼嘴喷水,用来引淡水入池。
 
在这个著名景点都是满满的自拍杆游客的世界里,斯里兰卡仍然在某些地方保留着平静、祥和和美丽,令人欣然莞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