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望

Joao Pedro Lau
Photos by Eduardo Martins
为庆祝《特写》创立十周年,我们邀请到十位城中年轻才俊,与我们大谈澳门未来
「翻天覆地」这四个字恐怕也未能完全形容澳门过去十年的转变。每个在过去十年间于这个城市生活过的人,都一定可以成为这个城市发展的见证人,一同经历了从大型基建的落成到大量不同的新餐厅和商店出现,还有收入水平及生活上的提升,以至整个城市的国际化发展。
 
在2007年2月,《澳门特写》创刊号面世。其封面人物,正是在构建澳门的身份上居功至伟的何鸿燊先生。
 
在一次与《特写》的创办人及出版人白嘉度先生的访谈中,何先生这样说:「看着澳门从一个渔村转变成为一个现代城市,实在让我感到骄傲。我期待与澳门人携手建设一个新澳门。」
 
在十年后的这一期「特写焦点」中,我们访问了十位在各自的领域之中已经做出一番成绩的澳门年青才俊。他们会与《特写》分享自己对于在这个城市过去十年所发生的变迁的想法,还会谈到他们自己现在的状况以及对于未来十年「新澳门」的期望和愿景。

 

 
卢泳仪 - 市场颏讯经理
 
在我大学毕业时,我真的很想在酒店服务业工作。可是那个时候只有两、三个真正国际化的酒店品牌。当你为一个国际化的品牌工作时,你会有很多机会到其他国家工作或者受训。你会得到不同的经验,认识有趣的人,并且从他们身上学习。这就是我被吸引进入这个行业的原因,这是一个成就事情,同时又是一个机遇处处的地方。
 
我对于在自己事业中出现的机会十分感恩。自从于澳门旅游学院毕业后,我在过去五年间有机会于澳门君悦酒店前台为客人服务,也有负责过水疗中心的收入管理部分,并服务过重要客人,亦作为客户体验经理去帮提升客人的体验。而现在我就在市场传讯的岗位上让公众更了解我们的品牌。
 
在过去十年间,我经历了很大的转变,因为我明白了服务业界的最核心价值:关怀。那两个字实在改变了我。
 
就如其他行业一样,我觉得科技实在完全改变了酒店服务业界。这其实是在过去十年间发生的,而且我认为会持续下去。如果回望十年前的话,像Airbnb和Uber都还未出现。它们虽然在行业里的年资尚浅,但影响却十分深远。这些由科技带动的服务发展得十分迅速,致使它们与酒店集团竞争,并改变了行业的状况。
 
随着港珠澳大桥的建设,我相信澳门的酒店服务业将有巨大的机遇,并在区域内的邻近城市带起新的旅游模式。
 
无论社会、经济及政治上的起跌,全世界的人都依然会不断有去旅游、去认识、去感受及去与人互动的冲动。
 
最好的公司都会明了他们的客户,知道他们所思所想以及有何期望,这些公司最后必会于其界别之中腾飞。公司要在市场上颖脱而出依然是一个挑战,因为客人已经厌倦了公式化,并且期待着个人化的服务。
 
我估计在未来十年的日子里,澳门人需要迎头赶上,从能力、知识及经验上改善自己。这里的薪酬福利其实都非常之好,而政府的政策也偏重于澳门人。
 
为我而言,由于已经在这个行业中过了五、六年,所以亦开始在想到底自己下一步该如何走。是应该留在这个行业之中,还是尝试把自己的技能转移到其他界别呢?
 
作为一个年轻的专业人​​士,我也在观望政府会如何令本地的经济更多元化以及为市民制造更多发展机会。另外,我希望政府可以推行一些完整的计划去把澳门转变成一个更环保的城市。
 
澳门是一个小城市,因此可以试行一些运输及废物处理等政策。电动穿梭巴士、方便单车的城市设计、还有废物回收等都是可以考虑的主意,并会为我们的下一代有重大的影响。作为一个本地人,我希望政府落实足够的政策去平衡旅游业的发展及澳门人的生活质素。
 
为那些考虑进入酒店服务业的年轻人,我会说他们要有热情及一颗关怀的心。关心你的工作、你身边的人、你的工作环境及你的城市。只有以真心去关怀,你才会享受在酒店服务业的工作。

 

廖卓然 - 企业家
 
我在十年前刚从伦敦大学毕业,那时的澳门什么都没有,路凼的时代才刚开始,澳门还是没有很国际化,所以对于市场推广的需求没有很大。如果我在十年前就开设自己的公司的话,我不认为会有机存活下来。
 
转眼至今,我相信现在的亚洲十分适合我们MOME正在做的事,于传统媒体及网上媒体之间作桥梁。
 
在过去十八个月其实都颇艰难,可是我对未来还是充满信心。我觉得让市场经历一个修正的过程其实是一件好事。当很多人在勉力求存时,我们就看准了机会,做得更加进取。
 
我们在横琴、广州及曼谷开设了三个新办公室,我们的团队也大幅扩充。我们尝试去对未来抱有乐观态度,而我就确信需求将会出现,因为我们的目标是大众市场,而不是VIP大客。
 
澳门面对的挑战就是要从旧的做事方式转变到新的方式,从贵宾市场转变成中场,所以澳门其实正处于一个十字路口之上。我们都知道大家都想澳门变得更多元化,可是这目标并未达成。政府正试图要推动澳门踏上这个方向,而所有的本地企业及本地人都希望这事快点发生。我相信我们有齐所有条件,绝对可以成就此事。
 
由于与中国内地十分接近,澳门有很大的机遇,而且还有那么多人在支持。因此,如果由贵宾市场转向中场,还有多元化这两个转变是顺利的话,社会各界将会感受到转变带来的好处。我深信澳门的未来将会非常理想。
 
我不认为自己在现阶段可以说自己对自己的工作很骄傲,因为公司亦只是运作了两年半而已,时间尚算短浅。可是我会说我们踏出了正确的一步,为澳门变得更国际化、迎来更多世界各地的旅客作准备,为人们带来更多选择,让他们更容易获得资讯以及娱乐。当然还有让他们更了解这个城市。
 
我们希望做到的是通过手提电话向所有人提供资讯、让大众即时可以获得自己所需,然后就是提供特别的优惠甚至付钱服务-这些都是社会的数码化,并且变得更加整合。
 
在香港及中国的一线城市中,所有东西都与手提电话整合在一起。所以如果澳门服务的对象大部分都是来自中国内地的旅客的话,这些人其实已经可以这样做,那么我们为什么不去迎合他们呢?
 
同时间,我们又可以带入国内的数码化文化,将之修改成为适合澳门的模样,然后在这里让它发酵。
 
十年后,我希望我们的公司不单是在服务澳门的客户。我希望我们可以以澳门为一个模范,帮助我们发展到其他国家。作为一个专注于国内旅客的市场推广公司,我们理论上可以有一个国际化的发展-这是我的愿景。
 
而对于这个城市,我希望十年后在澳门和凼仔之间的那片水域依然存在!我也希望城中有更多公共交通。事实上,只要有合适的科技及政策,澳门可以成为一个更加洁净的地方。
 
为那些年轻的企业家,我会说在起始一间公司时要做额外的准备,不要赶着去做决定。你要去打好基础,思考可能会出错的地方。不要低估在开始前准备工作的量。想一下未来的趋势。不要只看市场今天的模样,而是要看它未来到底往那里走。

 

袁绍珊 - 诗緁
 
虽然十年前我曾决心离开澳门这个「回不去的家」,对澳门很绝望,并且想去国外进修成为学者。但最后还是再次踏足自己的家乡,为改变这个小城而努力。
 
澳门的文坛就像一个冲积而成的三角洲,不断地受着四面八方的水潮影响,因此很有一种广纳百川的优势。在过去十年间,我觉得本地文学圈的成员变得更加主动。
 
从前澳门的传统,就是在作家写完书后向政府申请资助,之后就四处派送自己的作品。要不然就去靠近社团,然后让他们为你达成出书的心愿。但现在越来越多人会去尝试独立出版,或者走到外面出版自己的作品。
 
然而我亦察觉到本地文化人之间从前那份以文会友的纯粹感觉正在慢慢流失。
 
现在做事情的方法没有那么单纯。从前的文学圈跟同乡会或者联谊会有点像。大家都是想吃个饭,聊聊天。但现在大家可能是很努力地合作创建一些企划,或者大力发展多媒体,很多人都互相吹捧、急欲成名。
 
其实这也不一定是坏事,可是作家是以作品说话的。宣传是重要,但不是该依靠的事。
 
我自己未来前进的方向是希望可以更加专注地进行创作,并且在创作上可以有更多的创新及进行更多方面的探索。
 
另外,我也很想看到诗歌的复兴。
 
在这个碎片化的年代,诗是有存在的可能的,因为大家都不愿意读长的东西。虽然现在基本上是小说垄断的局面,但我始终觉得诗歌可以达至一些其他文类未能触及的境界。
 
至于澳门文坛未来十年的发展,我认为作家们一定在「世界性」和「本土性」之间挣扎。
 
现在你看到的现象是大家越来越「本地」,很故意地写很多地标性或者怀旧的作品......但我觉得这个现象还是需要警惕......如果你把作品打造成一盒杏仁饼,全部都是大三巴,这就会变成政府的旅游宣传片一般。我觉得文学不止如此。
 
为我而言,最不想的就是别人只因我是来自澳门的诗人才去欣赏我的作品。澳门其实就像我的口音,一样摆脱不了的事。但我只想它自然地存在,而不是过份地注视它。
 
我希望澳门作家可以继续保持着一份积极的态度及好奇心,并且发展出更广的眼界和视野去广纳百川,因为最好的文学,就是应该百花齐放、百家争鸣。
 
但最重要的,还是不忘初心。

 

黎小杰 - 艺术家
 
十年前的我已经从北京的中央美术学院本科毕业、正攻读同校研究生课程,但我却已经很清楚自己会继续朝着成为全职艺术家的方向继续迈步。
 
我这十年的变化是,我现在更加镇定了。虽然说从前的自己想这样一路向前走,但其实那份怯意一直都萦绕不去,也没有什么自信,因为从前真的看不到出路。虽然看到很多人都成功了,却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做,只能一直做着自己的事。
 
以前在生活上会有一种很不稳定的感觉,即使自己在思考时也会有种不知所措,想着自己为什么还没有想到该怎样做。
 
至于澳门的当代艺术界,其实几年前曾经出现过一段断层,没有太多新的艺术家出现。可是在最近几年的情况就开始有变,城中亦出现了不少新的艺术工作者。
 
要说澳门艺术界的机遇,夸张一点就是这里乜都冇(什么都没有),所以有很多空间发展。
 
当国内的艺术圈已经成熟到整个体系,从博物馆处理展览的成熟度、艺术家的功力,以至整个艺术圈环环相扣的紧密程度都很高。但澳门好像除了艺术家创作出作品外,其他环节,甚至连关注的观众都不多。
 
澳门在艺术方面的这一份『无』,大概是因为社会关注的只有金钱,而且艺术品的价值亦没有得到体现,以致本地人只愿购买一些价钱较低的作品。澳门的节奏也变得很急,连坐下都做不了,又谈何去欣赏艺术品?
 
所谓全职艺术家,就是可以用艺术养活自己。我对未来的希望是我们整个社会的艺术家都可以这样生存。要达到这点,就需要有更多人觉得艺术是生活所需之物。
 
如果想踏入澳门艺术界的话,我的建议是要坚持,一心一意做好自己的作品。艺术界就像一座金字塔,受人注视的顶端是那么的高,但只有极少数人能够登上。艺术家们能做的,就是坚持走自己的创作之路。 」

 

麦颖茵 飖酒师
 
自从我在澳门旅游学院毕业后,澳门出现了不少变化。从前一片荒芜的路凼出现了很多新酒店,而且服务的质素亦大幅提升。大量的专家及有声誉的人都从海外来到这里工作,这些人中有的是曾于闻名世界的酒店及餐厅工作过。
 
从前澳门其实没有正式的品酒师,只是有些在这个行业里很有经验的人,或者那些品尝过好酒以及了解某些牌子的人,会去做一些推荐及采购。
 
在服务方面,人们在从前会直接开瓶、倒酒,之后会说「这酒挺好」,然后完事。现在我们真的需要一些受过训练、知道如何待酒的品酒师:待酒的温度、酒杯的种类、检查酒的情况等。人们现在更专注于更多细节:到底你知不知道某种酒呢?你是不是真的受训过、获得专业资格呢?
 
同时间,客人的知识也有在提升,即使本地客人亦是如此。所以你必须有一定知识去引导他们,就着他们的口味去提供选择。
 
我最骄傲的事就是成为像永利皇宫这如此尊贵的地方的首席品酒师。有此机会去负责一个酒窖实在是很富挑战性。所有我过去的学习及发展都帮助了在今天我踏上这个位置。当然,我依然有一段路要走。我还是很年轻,还要去继续改善和发展自己。
 
我依然觉得自己在学习当中。去到首席品酒师这个层级,其实是一个管理职位,所以不只是关于你自己向客人提供的服务。你需要与一个包括不同人的团队合作,既要训练人,又要管理好一个酒窖及里面的存货。
 
在这个城市的生活其实非常之好。每个人都有好的工作及好的薪金,可是我希望看到它变得更多元及有更多活动在进行。另外,在除了赌场以外其他不同的领域中培育人材也是一件好事。
 
为这个业界而言,在澳门的一大挑战在于人力资源。我们看到很多人都对饮食业的训练有兴趣,可是对于葡萄酒却不然。很多人都会以受训者的身份进来,但过了几个月后他们就一个个地离开,因为他们实在觉得太艰辛了。一开始的时候你要做尽一切比较艰难及肮脏的工作,而且轮班也很辛苦。即使要成为品酒师,也需要对工作有非常大的投入。
 
可是,餐饮业界的工作其实都很精彩。那些喜欢吃喝的人都十分有趣,可是你需要愿意去担起那些辛苦的工作,并且要克服困难。如果你真的喜欢的话,这为你将是一个好玩的工作界别,而当你能够克服困难时,你将会迈向成功。特别是在澳门,因为这里并没有太多人以专身份投身餐饮业。这个行业裹面的技巧其实可以助你到海外工作,这亦是一样有趣的事。
 
可以离开澳门去到外地赚取经验绝对是好事,所以我的建议是:虽然澳门需要你,但你可以到外面获得更多经验及知识,然后再回来帮助提升这里的业界,因为它还处于一个起步的阶段。

 

陈俊明 - 环澔緁士
 
澳门拥有雄厚的经济实力及大量的人才,而且面积又小,所以在推动环保项目时应该可以很有成效。可是我们在环境保护上的投入,一直都没有与我们的资源成正比。
 
澳门的法例比邻近地区其实走得更前,例如澳门早在回归以前已经有《环境纲要法》,而保护古树的法律及回收政策等的出台时间也很早,只是成效一直不显著,有点是在象征性地推行而已。说是没有做何任工作又不是,只是在经济环境急速变化的情况下,政策不能跟随时代的步伐,也没有一个长达规划。即使在数年出推出『澳门环境保护规划(2010-2020)』,可是在中期评估的时候,依然有多个项目不达标。
 
澳门过去十年的环保成效是不合格的。
 
政府与环保团体其实很少沟通,有很多团体在过去亦不认为自己会对政府的施政产生影响。可是近年出现的那些关于土地的争拗、山体的破坏及各样的污染事件中,都可以看到环保团体出来发声,希望可以影响政府的决策,而且又有成效。所以有越来越多的市民发现,要保护自己的环境,就要自己走出来发声。
 
而最让我高兴的,并不是办成了什么环保工作或项目,而是市民会主动联络我以及传媒,希望一起去为某些议题为声。
 
展望未来十年,我对于澳门的环保工作其实有看到些曙光。例如我发觉最近两年各项环保工作进度好像有所加快,而且政策的提及也更多,所以澳门未来的环保工作应该会更理想。
 
另外,世界旅游文化的转变,也令到更多游客希望看到一个地方自然的一面。这也为澳门提供更大的诱因去保护本地的自然环境。
 
对于那些想为本地环境出一分力的人,我希望他们知道自己对环境的热爱。
 
环境保护工作其实是一场斗争。环境不会为自己辩护。所以如果真的想投身环保事业,就一定要有为环保付出的这颗心。 」
 
澳门在环境保护方面需要很多人才,而政府就吸纳了不少这方面的人力资源。可是这些在外面读完书,带着知识加入政府的人,由于得不到上级的支持,未必能够很快就在政府中发挥所长,实现自己的鸿图大志,最后可能会意志消沉。
 
我希望这些人不要放弃自己对自然的热爱。慢慢有一天,当旧的一批官员离开后,而你依然能够保持这份热​​诚的话,你就可能是改变未来的那个关键人物。

 

徐欣羡 - 电影人
 
我在约十年前从中学毕业,然后就到了台湾修读电影。可是那时候没有人真到想过会读电影的,因为在这个行业在澳门没有得到什么支持,亦没有人会想到你可以在这里成为一个电影人。所以为我来说这只是图个好玩而已。我当时想即使回来后不能从事这行业,还是想要试一下。
 
但现在很多东西都不同了。现在有很多人在影片制作和商业拍摄方面都会自己出来接工作,所以如果你想在澳门拍些东西,比起在十年前已经容易很多。
 
另外,今天的政府也变得更愿意支持。随着赌场的发展,政府的收入多了很多,因此他们可以为创意工业提供更多支援。我觉得在未来将出现更多机会,因为现在政府依然在支持我们。所以为新的本地导演来说,这实在是很好的开始,因为你可以用那些钱来尝试吸引更多人支持你。如果你是一个缺乏资金的新晋导演,其实是很难有人会信任你的。可是如果可以有一些钱的话,事情就会变得容易办一点,但也只是比较没有那么难而已,不是真的容易。
 
这里的机遇就是去探索如何去与香港及中国大陆合作更多。要澳门的电影只靠本地观众来回本其实基本上是没有可能的。我们需要从其他像香港及中国等地方赚钱。只有本地支持会是非常困难的。除了政府的支援外,赌场及酒店都不是太对投资电影有兴趣,除非你请到一位很出名的明星,因此本地电影都很难靠自己来寻求支持。
 
发行其实也是相当困难。如果你不知道这事当中的窍妙,那你的电影就可能只会上映一、两次而已。可是要写剧本其实不难,因为这个行业还算很新,所以有很多故事都还未被讲出来。
 
《骨妹》其实是关于我自己对于90年代的回忆以及我对从前澳门的印象,并将其与今天的澳门作比较。但在下一个电影里,我希望可以讲一个关于今天澳门以及在这里的赌场工作的人的故事。其实有很多电影都是关于赌场的,但他们都没有聚焦于里面的职员身上。我其实觉得在赌场里工作是会令人改变的,因为当你要轮班时,你真的会变得没有生活,只有工作和睡觉,没有时间去生活。所以我下一部电影可能会专注于赌场的不同面貌之上,会是一个比较关于人的故事。
 
我希望在以后的日子里,如果有人有故事想分享的话,他们可以更容易与投资者联系,去选择到底是与本地、香港、中国以至欧洲的投资者合作。这其实已经在发生,而我就希望这事变得更频繁。
 
我最骄傲的成就可能就是我担任助理导演的最新电影企划《帝皇酒店》。这有点像是梦想成真,因为这套剧情片将会在香港及澳门上映。我也有参与过其他微电影及纪录片,但未做过虚构剧情片。
 
如果你想成为一个电影人,最好就是走出澳门。这不一定是指去读电影,而是去看一下世界。同时,当你想念你的家乡时,你就可以在回来时把它看得清楚一点;到底它有什么好与不好的地方。你会对自己的家乡更敏感,从一个不同的角度去看它。体验不同的文化也会对你的创作过程产生正面的影响。

 

吴国权 - 拳手
 
我从十三岁开始就参与格斗运动。其实当时本地的文化并没有把格斗运动细分为专业的拳击、泰拳或自由搏击。基本上就是有人在体育会中练习,然后去参加一些体育会或公司举办的格斗比赛。但其实体育会基本上都只是一个让人娱乐的场地,就与足球场一样,并没有人会期望自己打出什么成绩。
 
澳门这十年间在格斗运动方面的进步其实不明显。我们的教学模式、设施等都比邻近地区落后。加上澳门人不需要靠格斗运动谋生,纯粹把格斗运动当成娱乐活动,加上不太需要在金钱上付出太多,所以很容易会放弃。
 
不少教练其实亦有另一份全职工作,只是下班后才会到体育会教授学生。
 
相比而言,澳门整个体育界其实在不断进步之中。
 
澳门在过去十年已经承办了多场大型运动项目。而为了挑选代表澳门的运动员,就出现了更多体育会之间的赛事及公开赛,亦有大型度假村所赞助的马拉松及拳赛等商业赛事。以致有更多人愿意投资和关注运动,希望成为运动员的人也有所增加。
 
可是澳门的全职运动员依然不多,因为缺乏商业赞助。
 
要成为职业运动员,一定会牵涉商业工作和广告代言。有些公司可能会觉得,请一个香港的二流明星来做广告,都好过请一个本地运动员,因为请前者的广告效益可能比较高。
 
但其实澳门的运动界在最近几年已经多了很多人才,运动质素有所提升,而且训练也变得越来越系统化。
 
我希望澳门市民愿意经常去运动,也会花钱在运动上面,并且加认识运动带来的好处例如对身体一些小毛病的改善等,并能够从运动中找到目标。
 
至于我的自身目标,则是在三十岁之前夺得一个包括世界拳击理事会在内的世界四大拳击组织的亚洲冠军。
 
虽然这个目标在拳击界中好像很不值一提,但从我的角度或者从澳门人的身分而言,都是从未有人达成过。老实说,这其实是颇困难的,但亦是一件我有把握的事。
 
对于那些希望在澳门成为运动员的人,如果只是想普普通通的话,其实只要肯每天抽出几个小时训练就可以。但为一些想做出成绩的人,就要耐得住寂寞,耐得住离开自己的朋友、嗜好等,甚至可能因此而情绪崩溃。

 

莫倩婷 - 表演艺术家
 
澳门表演艺术界,也经历了无穷幻变。
 
「从2002到2017年,澳门表演艺术界的一个明显改变是这里的人都有一份步向专业的希望。即使本地的表演艺术工业依然未成形,但很多人都正在向着专业的范畴发展,例如到外地寻找专业的教育。
 
可是也有一样东西没有大改变,就是观众的数量,也就是说,虽然演出团体及演出数目多了,在观众拓展方面还是需要努力的。而且现在的表演依然未有离开文本的演出,相对比较主流。我就希望看到更多样的演出。
 
另外,澳门也缺乏了一个出外看演出的文化。在澳门,看演出是一件很特别的事,需要有特别的原因才会做。但是在外国,看演出是一个周末的消遣节目,一家大小都会参与。
 
其实我在两年半前才重回澳门,之前我去了比利时的拉萨德国际戏剧学校进修了两年,成为我就读期间全样唯一的亚洲学生。完成这个课程可算是我过去十年间一件很骄傲的事,因为教学是以法语进行的,所以在集体创作和沟通上会有难度,但我依然能够顺利完成,而且也有很多收获。
 
至于未来十年,我会希望澳门的艺术家都能够以自己的力量去维持自己的生活。其实生计也可以算是我们行业所面对的挑战,现在澳门的表演艺术界很大程度上都是比较依靠着政府的资助来支撑,而且艺术工作者们都要以其他工作去养活自己,这情况在全世界都有。
 
与此同时,我们有很多人都到外地修读艺术专业课程,然后选择回到澳门。这些人与澳门到底如何可以互相为对方提供所需之事,这还需要继续摸索和思考。但我的希望是有更多忠于自己又敢做创作的人出现在澳门。
 
还有的是,澳门的艺术教育其实是一个空洞。我从前在中学与艺术相关的就只有美劳和音乐两科,我一点都不觉得它们有趣,甚至让人觉得艺术很枯燥。其实教育应该帮助下一代去明白艺术是一件有趣但不奢侈的事情,这样的话学生就会离艺术越来越近,从而直接影响整个表演艺术的发展。
 
至于我自己,我就希望在未来十年自己的身体和思维继续属于自己,可以真诚地以创作去与观众沟通。
 
为那些希望踏入表演艺术界的人,我的建议是不要害怕失败。既然选择了艺术,就不要怕别人的目光,对于自己想发表的议题就要勇敢去不断尝试、推翻、考问然后再实行。 」

 

徐雅婷 - 时装设计师
 
我从小就梦想着要开一间店,卖自己设计的衣服,并已经开始自己会画一些衣服的画。但真的要说有兴趣就是在去了英国之后,在高中时读了一科纺织品设计,里面有很多关于衣服及设计的内容,所以就对这些产生了兴趣,并且在选科时选择了时装设计。
 
为我来说,设计是一个无穷无尽的挣扎,在物料、设计概念及剪裁上作选择和自我争斗,这样才会有好的成果。
 
我刚回来的时候,其实也有一边打工,一边接在设计的工作,而当时在澳门的设计师前辈们很多都是设计礼服以及高级衣服的订制,业余的设计师反而好像多一点。
 
在最近几年,澳门出现了更多本地品牌。他们中有些已经营运得很成功,并且有自己的店铺,所以入行的人其实多了,到外地修读这个专业的人数也有上升。
 
事实上,澳门的圣若瑟大学已经开设了时装设计学士学位课程,生产力暨科技转移中心亦有提供与时装设计相关的课程。
 
在过去十年间,最令我引以为傲的事情是在去年四月开设了第二间店铺,令我真正觉得时装设计成了我的事业,而不只是玩票性质。
 
开始的时候,我们店内还会卖其他外地的衣服,而且有些客人会质疑我们衣服的出处,怀疑有些我们的出品是否真的出自我们的设计,需要我们慢慢解释。但渐渐就加入了很多我们自己设计的东西,并且开始有客人和朋友在开季前就追问我们什么时候出新款,又会介绍给其他朋友。这真的令我很有成功感。
 
展望未来十年,我认为澳门时装设计界将有更多人加入并且创立自己的品牌,当中更有令市场变得更多元化,拥有更多不同风格的品牌。因为一个地方只靠两、三个出名的品牌是没有可能吸引到外面的人到来的。我们要有很多时装界的人聚在一起,让这个城市变得更加时尚,令到游客们都会在旅游时到访一下我们设计师,看一下我们的设计。
 
但其实澳门时装界也在面临营运的问题。创作出一个系列的时装并不难,难的是后续的销售,特别是在发展海外市场上面。因为如果要令澳门的设计出现在一些知名的时装展,就需要长期在不同的地方参与贸易展览,令到世界各地的买手可以看到我们的设计,但这其实是一件后「烧钱」的事。
 
对于那些希望入行的人,我会劝他们去先打工。因为在我刚回来的时候那段工作经历,实在对于我日后的营运很有帮助,因为它帮助我能够对于现实看得更清,并可以在大企业中学到营运的技巧,对我往后的事业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