刃动全城

攝 Photo Eduardo Martins
继去年成功举办首届之后,本地乐队刃记将再次为澳门带来集音乐、文化及美食于一身的Blademark Festival 2016
去年九月,澳门首次出现以摇滚为主题的音乐节。由本地乐队「刃记」主办、作為乐队十週年庆祝活动之一的音乐节Blademark Festival,不只是一个音乐盛会,更邀请了一些希望展示自己独特作品的本地文创机构去一起参与。
 
由于去年的成功,刃记今年决定再接再励,于11月12至13日在婆仔屋举办Blademark Festival 2016。
 
今年的表演嘉宾包括欣蒨、马曼莉、青原、BPC、Catalyser、Experience及Zenith等。除了音乐节目外,今年的Blademark Festival亦会加插「潮流时尚市集」、「视觉艺术展演」、「街头美食摊位」和「电影放映」。其中更展出刃记主唱百强的10幅作品。
 
在去年的Blademark Festival期间,刃记为观众带来了三首乐队的新歌。而今年Blademark Festival的入场观众,将能够率先欣赏到刃记为一套即将上映的电影所作的配乐。
 
当谈到去年的首届Blademark Festival时,四位刃记的成员都表示他们对当中的演出及活动的成效十分满意。
 
刃记的低音结他手Raimundo Nogueira (Raymond) 说,去年的音乐节中最让他享受的部分,是与其他音乐人在台上及台下的交流。
 
结他手福岛章嗣也觉得上届音乐节「挺好玩的」。
 
「澳门并没有太多这类音乐节,所以(第一届的) Blademark Festival其实是一件很新及很有趣的东西。它不只是一个乐队的表演,也有展览在里面,集合了很多不同的事物。」
 
而刃记的鼓手高迪云Darren就觉得澳门需要更多类似Blademark Festival的活动,让澳门各路本地创意团体及机构能够有机会聚一聚。
 
百强也同意澳门需要更多这种活动,并且对于澳门的音乐活动于近年逐渐减少而感到可惜:「澳门并没有太多这类型的活动,更不用说是摇滚音乐节。很多这里的音乐节都是很正式的。但近年甚至连流行音乐节也开始减少。例如前几年澳门会有HUSH!!以及一个五一沙滩音乐表演,但去年都已经被合并在一起。」
 
 两天音乐盛宴
 
今年的Blademark Festival将由一天延长至两天。第二天的舞台将如去年一样会有完整的摇滚演出器材佈置。而第一天则主要是在器材上及曲风上都比较轻巧的音乐,并请来了几位流行歌手参与。
 
对于这个新安排,百强解释说是与今年的主题「返朴归真」有关。
 
「音乐表演不一定需要一套重型器材。一把木结他及一个歌手已经能够带来一场出色的表演。我们很希望传递出『回归真我』的讯息及想法。」
 
这位刃记主唱也说,所有参与Blademark Festival的人,包括台上的音乐人及在台下展出自己作品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去争取,就是为了达成自己的梦想。
 
他补充:「我们没有一个人会从这事上赚到很多的钱。我们只是追求一个有质素的生活及更好的未来。而我觉得澳门也需要这些。」
 
 拉阔需求
 
Blademark Festival的其中一个目标,当然是希望让观众感受到现场音乐的威力。可是在最近却传出了一个坏消息:澳门现场音乐协会(LMA) 正在为其现场表演场地的前途作考虑。
 
四位刃记的成员都因为这个消息而感到十分难过,特别是因为现场音乐表演在澳门可谓「买少见少」。
 
Darren说他十分支持现场音乐表演,并认为其十分重要:「如果你只听流行音乐或摇滚音乐,你只会看到(音乐世界)的一小部分。像LMA这种独立场地会从加拿大、德国及芬兰等的地方带来不同的乐队。这些乐队虽然可能都不是很有知名度,但他们的音乐都是十分有趣的,而且成员们都十分努力,希望把自己的音乐带给世界。」
 
他认为澳门的现场音乐表演场地正在逐渐消失,令到表演音乐越来越难。Darren希望澳门人在未来会变得更懂欣赏现场表演,让LMA及类似的场地可以继续筹办现场音乐表演。
 
关于刃记的未来发展,福岛章嗣说他们正在从事不同范畴的音乐创作,包括为电影配乐。乐队也会于新的录音室完成后,开始制作新的demo。
 
对于刃记开始涉猎其他与乐队音乐无关的创作工作,百强说这其实是要让其他人明白,在澳门成立乐队的人不只是为了娱己,亦有很专业的一面。
 
「我们希望人们觉得摇滚乐手及乐队音乐人都是专业人士,都应该在社会受尊重。」
 
他的愿望是大众在将来会明瞭到摇滚乐及另类音乐的价值。
 
 
 
 
百强 Fortes 
— 主唱 
 
百强是来自单亲家庭的小孩,是反叛少年,是终日无所事事的边青,是浪子回头,是社会栋梁......他一直在时光里穿梭着,他的人生秒秒可变,他的创作灵感不受时空限制,来自于过去的经历,对未来的幻想,当下的感受,他一边跌碰却一边吸取人生经验。作为刃记乐队的主脑和主唱,他的思想引领着刃记朝向那越来越陌生又越来越无边无际的神秘的国度,一直探索者,冒险着!而在这漫无目的,惊心动魄的旅程里,其实百强跟刃记都在这无边际的宇宙里修行着,
颂唱着来自他们最真挚的歌韵。
 
 
 
福岛章嗣 
结他手 
 
音乐多面人。二十一岁那年从日本福冈移居澳门,年少的他怀着对音乐的热诚加入了刃记并成了其结他手。在Aki来澳门定居之前他也是乐队的结他手,其乐队风格跟当时刃记的重金属类有着极大的差异,但Aki可是个罕有地全面的音乐创作人,不同类型音乐风格和演绎方式Aki都能灵活地转换,这也是他的过人之处。在舞台上的Aki也深受现场观众朋友们所爱戴,他全情投入的表现是其魅力所在。
 
 
 
 
高迪云
鼓手 
 
来自加拿大的音乐浪人,最终扎根澳门并加盟刃记。Darren早年活跃于欧美各地四出巡演,后因工作原因被所属公司派往澳门公干。因为工作需长时间暂居澳门,Darren也顺理成章于澳门组织起自己的乐队Music Boxx,乐队成员均是来自世界各地,在Darren的领军下Music Boxx除扩阔了一众本地乐队的视野。乐队解散后,Darren应邀入伍,成为刃记成员之一。
 
 
 
Raymond 
低音结他手 
 
我行我素,不折不扣的土生澳门人。Raymond,跟众多的土生葡人一样,身体里运行着的不是中国人的血也不是葡萄牙人的血,而是土生葡人族群的血,这血统的后裔或多或少也承传着两大古代航海大国的气魄,我行我素,沉默寡言却在沉稳中散发着激情。十六岁曾属本地英式摇滚乐队MZ的低音结他手,后也曾为其他乐队担任低音结他手,拥有极为丰富的乐队智慧与经验。
 
 
 
除了是刃记的主唱外,百强另外的身份是艺术家,也会出售不同的商品。他最近在忙着准备今年Blademark Festival展出的作品外,还有在设计服装。 百强在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其实是在一间服装公司内为设计师们提供平面设计的支援。他于是就用上了那一份经验,把自己的插画放到一些商品上,包括服装、电话保护壳、贴纸及背囊等。 他解释道:「那些插画中有很多其实是特别为刃记的一些歌及口号而创作的。所有的创作,包括商品、音乐、画作及插画,其实都互相有关连。每次我开始创作时,我其实可以造出一系列不同的东西。例如在我写了一首歌后,我也可以同时造出一套插画,然后又把这套插画放到其他产品上。」 
 
在音乐方面,百强透露他于最近半年都在筹组一间音乐公司,名为「麻雀」。而他以后在这间公司内将负责创意的方面部分。该公司的录音室设于水坑尾百老汇中心三楼的文创村中,同时也是刃记排练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