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随君便」

Photos Eduardo Martins
澳门俄籍艺术家君士坦丁举行最大规模个人展

毫如艺术创作无界限,其实连展览场地也可以天马行空,让艺术爱好者耳目一新。

无疑问,俄籍艺术家君士坦丁不仅是澳门数一数二的艺术大家,亦是亚洲最为最出色的艺术家之一。

君士坦丁于1_ _9_ _6_ _4_ _年出生于前苏联,毕业于海参崴美术学院,主修古典油画创作。自1_9_9_3_年起移居澳门并从事艺术创作至今。数年来他曾在东西方多个艺术馆举办展览,揽获数个奖项,而作品亦被世界各地多个美术馆、政府机构及私人藏家所收藏。

今年十一月,在为期六个多月的准备之后,这位艺术家在澳门艺术博物馆举办近年来最大型个展「A_d_ _L_i_b_ _」,展出包括绘画、雕塑、装置及多媒体在内的三十四件/_套近作。

展览名称「A_d_ _L_i_b_i_t_u_m_」其实是君士坦丁从太太的乐谱上信手拈来的。这个符号多由作曲家标记在琴谱上,意在建议演奏者按照其个人对音乐大理解而作即兴表演。 _

这次展览君士坦丁并未设定特定主题,而是用自己的蕴含深意的作品,风趣而又深入地揭示、剖析和调侃了许多有趣甚至荒诞的社会现象,带领观众从不同角度切入问题并发人深省至于如何理解则「敬随君便」,一如展览题目所示。

于艺术爱好者而言,享受君士坦丁作品的最大的乐趣和挑战,在于如何去辨别其创作灵感的来源、发掘作品背后蕴含的深意。

君士坦丁的作品以幽默、反讽、戏仿和嘲弄见长,作品背后蕴含着他哲学家般的沉思、对于人云亦云观点的挑衅及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而启发他创作灵感的来源亦颇广,观者可从从中找到哲学、文学、音乐、历史、政治、神学、电影、音乐、新闻报道甚至是漫画的蛛丝马迹。

康士坦丁尤其喜欢挑战既定成俗的观点。在他的作品里, _日不落帝国的铁腕君主维多利亚女皇,被描绘成一个热衷于美容、化妆、钟意美甲、接眼睫毛和收集日系少女喜爱的亮晶晶的饰品的、内心充满少女风的女士。

而在历史上被视为权力、欲望及放荡的代名词、常以黑色阴沉的画像出现在世人面前的格里高利·拉斯普丁,则被康士坦丁的笔画成了粉红色。画家称这是向「七十年代的迪斯科乐团B_o_n_n_y_ _M_._的同名歌曲《拉斯普丁》致敬」,而且「他的眼睛使用了施华洛世奇的水晶,走近一点的话还可以看到他对你眨眼。」

「这整个系列的概念就是发人深省,不要人云亦云的简单评论这个人好,那个人不好。」康士坦丁说,「可以从历史的角度看一个人,也可以从人性的角度来看。你其实永远看不到历史的真相为何。」在本次展出的一个装置作品中,君士坦丁把卡尔·马克思所嘲讽的「商品拜物教(C_o_m_m_o_d_i_t_y_ _f_e_t_i_s_h_i_s_m_)」以巨大的字体印在一个黑色的铂金包上。 「商品崇拜其实是一种廉价的把毫无价值之物变成所需的方式。这本来只是一块皮革而已,但是已经被品牌宣传打造成远超其原本价值的东西。于是我就反其道而行之,把这个信息放在包上,立刻就改变了它自身的价值。」艺术家介绍道,「我其实就是想嘲笑一下完全沉迷于商品的人。」

这场展览不只将观赏者留在室内。其中的一个装置艺术, _一辆内有乾坤的古董车,将在展览期间走出博物馆,轮流进驻澳门的一些公共广场和休憩区。届时民众可透过近距离接近这个颇具实验性的迷你艺廊,在传统的艺术空间之外享受到当代艺术的活力和趣味。

展览的场刊也颇有看头:一丝不苟的仿照杂志样式,包括编辑语录、采访、封面、甚至仿照的广告页。 「就是一本戏仿的杂志,」君士坦丁说,「虽然为了它而要做很多额外的工作,但是很有趣。」

在本次的展品中,若仔细观赏,参观者有还会发现藏在字里行间的一些调侃「政治正确」的信息。 「质疑和发问正是艺术家的工作之一,」君士坦丁道,「我觉得我们所生活的世界出了问题,而我也觉得自己有责任指出这些问题的存在。我有自己的世界。如果能有一两个人能理解我的作品,我很开心, _但如果没有认人懂,也没关系,我自己也很享受做这件事。」

君士坦丁坦言这半年来一直专注于这场展览,甚至「没有售出任何作品」。而如何平衡经济开支,仅仅是这位艺术家所面临的诸多挑战之一。

「当你的作品总是被别人认出是你的,那你只是将自己品牌化了而已。我的作品事实上是无法归类的,因为我总是在做不一样的尝试。而我的目标永远是下一个挑战。」君士坦丁说,「我并非对所有事物都一直满意。但是,只有当你站在一个台阶上,你才会想要站得更高,你才会想要攀登。」